菲一国会议员引渡美国 司法部长涉嫌受贿官位难保

有千万富翁之称的希姆奈兹系菲律宾人,早年去美国经商,在美国和南美洲国家之间经营电脑生意发迹。1999年,他被美国联邦政府指控涉嫌逃税、伪造文件以及非法政治捐款等罪名,受到通缉。希姆奈兹与菲前总统埃斯特拉达关系甚密。1998年5月在埃斯特拉达当选总统后,希姆奈兹就携家眷跑回菲律宾居住,并受到埃氏的庇护。埃斯特拉达倒台后,希姆奈兹参加了新一届国会竞选。他凭借自己雄厚的资产,通过收买贿赂低层选民,顺利当选马尼拉市第六区众议员。

根据1994年美菲双方签订的司法引渡条约,美国于1999年6月18日正式向菲提出引渡要求,并在此后一直向菲律宾政府施压,要求尽快将希姆奈兹引渡到美国受审。然而,当选众议员后的希姆奈兹以金钱为手段,广交政治盟友,并利用法律漏洞,竭力阻止和逃避引渡案。而在希姆奈兹重点拉拢的政治人物中就有现任司法部长佩雷斯。

希、佩两人曾是对头。两人的交往始于一个颇具争议的经济合同。这是一桩有关阿根廷伊姆普萨公司与菲国家电力公司就拉古纳省一家发电厂改造工程签订金额达62亿比索(相当于12亿美元)的合同经济案。据称,这家阿根廷公司为了赢得合同,答应向时为总统的埃斯特拉达支付1400万美元的回扣,但此合同的最后批准却是在阿罗约掌权之后。两个多月前,菲参议院提出要对这个合同案背后所隐藏着巨额的黑金交易进行调查,引发了希姆奈兹与司法部长佩雷斯之间一场近乎你死我活的争斗。

作为埃斯特拉达总统的南美事务顾问,希姆奈兹是促成上述合同的主角。据菲律宾主要媒体披露,当时他为了尽早使合同得到司法批准,曾竭力游说司法部,并答应给佩雷斯200万美元的好处费。当该案被调查,从而连带使引渡案提上桌面时,希姆奈兹将佩雷斯抛了出来。他称,他的家庭经常受佩雷斯的恐吓,直到去年2月他将200万美元存入佩雷斯在香港顾资银行里不以佩雷斯的名字开设的一个账户内,才太平下来。佩雷斯坚决否认这些指控,并说希姆奈兹作出以上指控是为了拖延他被引渡到美国的司法程序。顾资银行有关人员称,该行没有佩雷斯的账户。

于是,围绕这200万美元,如此这般,你来我往,希、佩之间吵了一个多月。直到上周,马尼拉一个低等法庭作出裁决,命令希姆奈兹在12月26日向美国自首,如果他在当日午夜前不离开菲律宾,他将被逮捕,强行引渡。与此同时,佩雷斯则因受贿的指控,总统令其休一个月长假。

在这场争斗中,希姆奈兹最终没有斗过佩雷斯,未能逃脱被引渡的命运。从这个意义上说,他输了,而且输得很惨,如果美国司法部对他提出的诈骗、逃税、非法政治捐款等指控中任何一项罪名成立的话,他至少将被判五年徒刑。希姆奈兹本想将离境日期拖到明年1月,以便能在12月31日在祖国度过他56生日,但这一要求被断然拒绝。

不过,希姆奈兹在输了官司的同时,也扳倒了司法部长佩雷斯。在舆论的强大压力下,阿罗约总统只好下令,让他休长假,以便让他提供证据,为自己辩护。但如今,一个月的假期已满,佩雷斯却没有拿出任何有说服力的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鉴于这种情势,阿罗约总统不得不再次宣布延长他的假期,具体时间不定。

此间分析人士均认为,佩雷斯将一去不复返,因为有关佩雷斯贪污一案已进入司法调查程序。此外,总统反贪委员会还指控佩雷斯涉嫌妨碍司法调查罪,因为在希姆奈兹指控他勒索200万美元后,他指示移民局不要公开他的旅行记录。据称,他当时确在香港,这就很难解释他与200万美元无关。

然而这场政治斗争似乎并没有结束。身穿菲律宾传统礼服,并在领子别着议员徽章的希姆奈兹在临上飞机前放话,“我还会再回来的!”这位众议员表示,他预期可于明年1月返回菲律宾,因他在美被控的罪名均可保释。同时,他还称,他和他的朋友将设立一个专门网站,揭露菲律宾政治中的案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