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曼联球星西比尔斯基18岁女儿自杀 众人难解

继阿德巴约在安哥拉卡宾达遭遇枪击事件后不久,另一位曼城人也遭遇了死亡惨剧。前曼城球星西比尔斯基18岁的女儿西拜莱,近日被发现吊死在自己的公寓里。警方在勘察现场后确认,西拜莱的死亡是自杀行为。

西拜莱的父亲安东尼·西比尔斯基只有36岁,2007年退役前效力于英超曼城队。他身材高大技术出众,能胜任中前场多个位置,曾是法国21岁以下国家队国脚。他的足球生涯是从他家乡的里尔队开始的,1992年,年仅18岁的西比尔斯基首次在法甲联赛中出场亮相,随后他便成为了队中的绝对主力。1996年他转会加盟欧塞尔队,两个赛季后加盟南特队,在1999/2000赛季,他在法甲联赛中出场28次,攻入13球,这也是他职业生涯进球最多的一个赛季,那一年,他帮助南特队夺得法国足协杯赛冠军。2000年夏天,西比尔斯基离开南特,加盟朗斯队,在随后的三个赛季中,他代表朗斯队在法国甲级联赛中出场89次,攻入23球,是队中的主要得分手。

就在不久前,西拜莱刚从西比尔斯基价值150万英镑的豪宅中搬出,住到了自己的公寓中。1月31日,西拜莱被警方逮捕,原因是怀疑她介入到一起斗殴事件中,她被指控殴打自己的男友,但随后就被释放了。

2月1日,西比尔斯基由于无法联系到西拜莱,非常担心女儿的安全,因此决定报警。当警察冲进西拜莱价值20万英镑的一居室公寓时,发现她已经吊死。2月2日晚上,警察将西拜莱的死亡一案呈交给独立监察委员会,因为在自杀数小时之前,她还跟这里的警官有过接触。

西拜莱在钱德尔和马普尔预科学院上学,在学校,她是一位相当优秀的学生,心理学、社会学、法语和西班牙语成绩都是“A”。在此之前,西拜莱曾就读于曼彻斯特的圣比德书院,这是一所每年学费8000英镑的罗马天主教学校。学校的网站上描述了他们是如何以基督教的教义为基础,为虔诚的基督教学生提供受教育机会的。

这名在学校中总成绩为“A”的高才生,同时还是一位天生的派对达人,酷爱组织各种聚会。这位公开场合被称为“西比尔斯基小姐”的18岁少女,热衷于夜生活,在曼彻斯特的各大夜场经常能看到她的身影。在上周四的另一条Facebook网站留言中,西拜莱明显表现出吸毒的迹象,她在其中这么写道:“皮肤,女郎日记,达美乐饼干,BongBong声,很多的香烟,还有热可可……一个女孩的需求是多么真实。”在当天的另一篇中留言中还出现这样的句子:“哈哈,当我变得冰冷时……我变得那么那么冰冷。”

西拜莱还曾在Facebook网站上写下留言,表示圣诞节时她度过了自己认为很糟糕的假期,因为她的男朋友不在身边,她只能在父母那里过节,一位朋友在其中问:“你之后没和你的父母住在一起了?”她的回答是:“没有了。感谢上帝。”不过西拜莱的一位朋友透露:“她深爱着自己的父母,但她也是那种典型的年轻人,希望和朋友在外面玩。”曹丽娜

学校2月3日将为西拜莱这位昔日的学生举行一个特别的弥撒。2月2日,西比尔斯基和他的妻子伊莎贝尔对于发生在爱女身上的悲剧十分伤心。除了西拜莱,他们还有一个女儿阿克塞拉和一个儿子阿历桑德罗。在Facebook网站的悼念网页上,西比尔斯基的妻子写道:“西拜莱是我们最亲爱的女儿,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她,她将永远与我们同在”。一个朋友艾玛·维多利亚写道:“到现在我们还是没法接受你已经走了的这个事实,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选择这样做,因为在我们眼中,你一直是一位非常阳光快乐、幽默风趣、招人喜欢的女孩。”

警方在勘察现场后确认,西拜莱的死亡是自杀行为,而非他杀。此案的进一步调查已经交给了验尸官。她的朋友们都对她的死亡感到震惊,她在一个温暖的家庭中生活,在从自己的家中搬出后,西拜莱与她的男朋友、18岁的亚当·同住在自己的公寓里。他们曾被看到喝得烂醉,而1月11日西拜莱还在社交网站Facebook上发布过帖子,说自己“很幸福”。曹丽娜

恩克原本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2004年,恩克的妻子特蕾莎为他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恩克给她取名为拉拉,但不幸的是,拉拉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出生72小时她便接受了一次手术,此后恩克又带着女儿四处寻访名医,一共接受了四次手术,但遗憾的是,恩克的努力最终还是没有挽回女儿的生命,2006年9月17日,年仅2岁的拉拉在一次手术后不幸夭折,手术那天,恩克从球场回到医院,像往常一样睡在女儿床边。次日早晨,他被护士查房时慌乱的声音惊醒:女儿的眼睛永远地闭上了。他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我就睡在旁边,为什么没有发现?”从此以后,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尽管医生和护士反复劝说,就算他醒了,也无能为力。但他根本不可能接受医生的看法。

这是恩克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刻。尽管当时他在家人和朋友的鼓励下顽强地挺了过来,但女儿的夭折还是成为了恩克一生挥之不去的阴影,2009年5月,恩克和他的妻子领养了一个名为莱拉的女儿,但这并没能让恩克抚平心中的伤痛,有一次他沮丧地说:“如果人们知道这个女孩的养父是个重度抑郁症患者,他们会怎么想?”他因为自己的病而自卑,害怕收养机构因为这个原因收回他的抚养权。最终在2009年11月10日的傍晚,恩克驾车出门,再也没有回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