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她们:已婚女性被害案为什么“凶手总是丈夫”?

据说,最近看过这部电影的情侣都吵翻了。只要花几十块钱,就能沉浸式体验“恋爱脑摘除手术”。

“家是对女人来说最危险的地方。”这个结论来自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2018年的《女性谋杀案研究报告》。

据统计,每一天,世界各地共有137名女性死于伴侣或亲人手中。仅2017年,世界上共有八万七千名女性丧生,其中,大约有3万人(近40%的死者)是被男友或丈夫杀害的。

“当然了,凶手是丈夫。”“夺回这些街道”运动的联合发起人杰米·克林格勒在Twitter上写道。

埃普索姆学院校长艾玛·帕蒂森和她7岁的女儿莱蒂被其丈夫乔治·帕蒂森杀害,他随后也自杀了。自那以来,埃普瑟姆郡——乃至整个英国——便陷入了恐慌之中。

当真正恐怖的犯罪事实暴露出来时,许多像克林格勒这样的女性很快表示愤慨,但可悲的是,她们并不感到惊讶。

当然,女性也可能是暴力犯罪者,也有少数女性家庭内部谋杀成员的案例。近年来,大约4.9%的男性被害案的受害者是被亲密伴侣所杀害。但是一个简单的、毁灭性的事实是,家庭内部谋杀绝大多数是男性对他们本应施与照顾的女性和孩子犯下的罪行。

在典型的法律与秩序语境中,警方称埃普瑟姆案件是一起“孤立事件”,但显然,事实并非如此。

女子日校信托基金会首席执行官谢丽尔·乔万诺尼在帕蒂森去世后发表的尖锐言论强调了这一点。乔瓦诺尼说:“艾玛的离去提醒我们,作为一个女人,无论你多么成功、多么有成就、多么杰出。只有在你的男允许的范围内,你才是安全的。”

而下一波的媒体反应以不同的方式揭示了这一点。几天之内,小报的头条就变成了恶意的刻板印象和对受害者的指责。乔治·帕蒂森是“英俊”“有礼貌”“令人愉快”的;而艾玛·帕蒂森“野心勃勃”“事业成功”“处在更年期”。《每日邮报》发问:“这起难以置信的悲剧,是否起因于生活在他成就斐然的妻子的阴影之下呢?”

这种构想显然是在推卸乔治·帕蒂森的责任,将责任归咎于他的配偶,本案的受害者。然而要想打破他们的逻辑谬论,得先解构这些充满暴力和报复心的凶手的心理——是什么驱使一个人做出这种令人发指的行为?

大卫·威尔逊是犯罪学名誉教授,也是伯明翰城市大学应用犯罪学中心的创始主任。2013年,威尔逊教授与犯罪学教授伊丽莎白·亚德利以及犯罪学高级讲师亚当·莱恩斯博士合著了一份影响巨大的关于家庭内部谋杀的研究报告。他们分析了1980年至2012年报纸上报道的家庭内部谋杀案件,共发现71起案件,其中59名犯罪者为男性。

威尔逊教授在研究男性施暴者时注意到的一件事就是他们使用暴力的程度。他宣称:“男性会使用更为戏剧化的家庭毁灭方式。他们使用的暴力绝对是表演性质的。”这通常表现在男性犯罪者告诉人们他们计划实施犯罪。

在他们的研究中,威尔逊、亚德利和莱恩斯提出了一个理论,认为可以分辨出四种不同类型的家庭内部凶手。他们把这些不同的类型称为失范型、失望型、自以为正直型和偏执型杀手。

“失范型,这些人通常都有很好的工作。”威尔逊在谈论他所研究的男性犯罪者时说到。他指出,在所研究的59名“灭门者”中,“很明显有一部分人被裁员了,或者破产了,或者陷入了各种各样的财务问题。”这就是“失范型”一词的由来。威尔逊教授解释说:“他们把家庭看作是他们经济成功的延伸,因此家庭也是他们经济失败的延伸。”

威尔逊教授宣称:“他们只把家庭看作一种财产,一种他们可以自行损毁的财产。通过摧毁他们的家庭,通过结束他们自己的生命,他们阻止了对他们的审判。”

尽管这种情况似乎很普遍,但研究人员发现最常见的“类型”是自以为正直型。“这个自以为正义的家庭内部谋杀者责怪他的配偶,责怪所有发生的事情——从家庭、从生活、从他对生活的感受等各个方面——所有的事情都集中在‘这是这个女人的错’上。”

威尔逊教授表示:“许多人误解的关键是,这些人不仅仅是一时冲动杀人。这些人都精心计划了很长一段时间。很明显,帕蒂森事件是经过长期计划的。”

他引用了这样一个事实:据报道,“其家庭关系非常紧张,以至于过去曾经报过警”,他还提到了艾玛·帕蒂森在被杀前几周接受学校采访时的情况。威尔逊教授指出:“我想她说的是‘我丈夫不得不找一份新工作,这是他意料之外的。’”他表示,在他看来,这个案例的情况似乎很清楚,“此案的凶手是一个自以为是的人:‘就是你。我在怪你。都是你的错。’”

尼尔·韦伯斯代尔博士是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家庭暴力研究所的主任。他将这些家庭内部凶手分为“暴怒易动武的”和“民间声誉良好的”两种情况。

在他看来,第一种“类型”有更明显的暴力史。“在这种情况下,杀害家人是一段暴力关系的终点。”韦伯斯代尔说。另一方面,他所说的“有民间声誉的”杀手在外界看来是“安静、低调、受人尊敬、正直的公民”,但他们仍然犯下了残暴的暴力行为。

与威尔逊教授关于失范和失望类杀手的观点非常相似,韦伯斯代尔认为,“这些杀手之所以杀人,是因为他们感到生活失去了掌控,他们意识到自己面临着破产、贫困、家庭破碎或其他灾难的威胁。”

“在家庭内部谋杀案件中,最重要、最一致的主题就是强烈的羞耻感存在于犯罪者的生活中,其中大部分人没有得到认可、被忽视,或者被危险地压抑了。”韦伯斯代尔总结说,对于大多数犯罪者来说,“羞耻感很大程度上源于他们觉得自己没有达到关于男子气概的主流观念。”

不难看出,家庭内部谋杀与更广泛的危机——父权与厌女密切交织在一起。其根源不仅仅在于家庭暴力,还在于日常生活中对男女社会角色的性别化假设,尤其是对强大、成功的男子气概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扭曲而危险的看法。

威尔逊教授证实:“我认为,现在我们面对的情况就是,我们的文化中存在着这样深刻的歧视女性和厌恶女性的观点。这就是我们看到的上升趋势。”

他指出,社媒上有影响力的人物、前跆拳道运动员安德鲁·泰特最近因涉嫌和人口贩卖犯罪而被捕,但他表示,围绕泰特厌女的辩论令他恼火,因为这种辩论将问题归结为单一男性个体的行为和观点。

威尔逊说:“自我出生以来,厌女的安德鲁·泰特就一直存在。”他现在已经六十多岁了,坚信我们仍然“从未真正解决过让安德鲁·泰特产生的环境”。而这就是某些男性为什么会杀害伴侣家人的最终真相。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