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布莱恩:特朗普第四位国安助理

9月18日,在美国洛杉矶国际机场,美国总统特朗普(右)与罗伯特·奥布莱恩登上“空军一号”专机。

美国总统特朗普18日任命国务院分管人质事务的总统特使罗伯特·奥布莱恩担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接替此前“被炒”的博尔顿。

奥布莱恩将是继弗林、麦克马斯特和博尔顿之后,特朗普的第四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在强硬的博尔顿被解职后,这位律师出身、有人质谈判经验的新任国安助理能否给美国对外政策带来变化受到舆论关注。

奥布莱恩现年53岁,毕业于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是洛杉矶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创始合伙人,出身法律界但从政履历也很丰富。

据报道,奥布莱恩早期曾在联合国安理会一个委员会任高级法律官员。2005年,他被美国时任总统小布什任命为美国在联合国大会的一名代表,与当时任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的博尔顿有过合作。2008至2011年,他作为总统任命成员在一个有关文物交易的咨询委员会任职。此外,他还曾在小布什和奥巴马执政期间负责过美国国务院有关阿富汗司法改革的公共私营合作事务。

2012年美国总统选举期间,奥布莱恩曾担任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的竞选顾问。4年后,他又成为两位共和党总统竞选人的外交政策顾问。但他的服务对象最终不是竞选失利就是提前退出。

奥布莱恩于2018年5月起担任美国国务院分管人质事务的总统特使,负责要求别国释放关押的美国公民。

虽然从政履历不短,但美国舆论对奥布莱恩是否适合担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一职有一定质疑。美国《外交政策》杂志一篇文章写道,与他的三位前任相比,奥布莱恩更加低调,但从政经验不足。美国《政治报》网站也说,奥布莱恩在美国国家安全和情报界中知名度非常有限。

博尔顿“被炒”后,特朗普曾对外宣布了5名接任者人选。奥布莱恩之所以能脱颖而出被认为有以下几个原因。

首先,特朗普对他在现职上的表现充分肯定,曾在不同场合予以赞扬。奥布莱恩在担任人质事务特使期间促成了土耳其释放美籍牧师布伦森。上月,他前往瑞典旁听了美国说唱歌手拉基姆·迈尔斯的审判。迈尔斯在瑞典卷入一场斗殴而被逮捕,特朗普一度出面为其“说情”。最终,法院判定迈尔斯攻击他人罪名成立但免于刑事处罚。

其次,有分析认为,特朗普有自己的想法,比起政策建议者来,他更需要的是一位执行政策的助手。曾于奥巴马时期在国家安全委员会任职的洛伦·德扬·舒尔曼说,特朗普此前的国安助理们具备的经验和政策偏好反而成了他们的不利因素。而奥布莱恩则没有这样的“不利因素”。

再次,奥布莱恩在特朗普政府内人缘不错,性格与博尔顿截然不同。美国《》援引一位美方官员的话说,奥布莱恩与所有人都相处得不错,被认为是特朗普选择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最安全的人选”。

此外,美国媒体还认为,特朗普此时任命奥布莱恩或许有利于明年竞选连任。《》称,目前摩门教群体正对特朗普产生越来越多的怀疑,而奥布莱恩现在成为特朗普政府内职务最高的摩门教徒,这对一些州的摩门教选民来说是“重要里程碑”。

奥布莱恩的外交政策主张与共和党主流一致,是前总统里根“以实力求和平”政策理念的支持者。他曾在2016年出版的一本书中批评奥巴马政府在外交上“软弱无能”,反对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这与特朗普的观点相似。但他强调美国盟友对美国利益的重要性,这又与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有一定冲突。

在出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后,奥布莱恩首先要面对的是一触即发的中东局势以及停滞不前的朝核问题。舆论认为,博尔顿在包括这两个问题在内的诸多问题上过于强硬和好战,与希望取得外交成果的特朗普发生冲突,是其被解职的主要原因。外界期待奥布莱恩上台后这些问题的解决能出现些许转机。

此外,多家美国媒体分析认为,奥布莱恩出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将使国务卿蓬佩奥在特朗普政府中的地位更加巩固。《》援引知情人士的话报道,奥布莱恩在国务院工作期间与蓬佩奥建立了紧密关系,他的晋升使蓬佩奥在白宫多了一个盟友,加上与中央情报局局长哈斯佩尔和国防部长埃斯珀长期的交情,蓬佩奥在特朗普政府外交决策中的中心地位得到了加强。

沙特阿拉伯两处石油设施14日遭无人机袭击事件持续发酵。沙特18日公布袭击事件初步调查结果,并展示了在袭击现场收集的伊朗导弹和无人机残骸。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同日表示,已派专家组赴沙特调查袭击事件。

沙特国防部18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沙特石油设施遇袭事件初步调查结果。国防部发言人图尔基说,调查显示,袭击中使用了18架无人机和7枚导弹,其中包括伊朗生产的无人机和导弹。这些攻击“毫无疑问”得到伊朗支持,确切发射地点仍待确定。

图尔基还说,袭击现场的弹道痕迹证明袭击是从沙特北部而来,而非胡塞武装宣称的也门。他表示,沙特有能力捍卫其基础设施,同时呼吁国际社会对袭击者采取“必要和严厉的措施”。

古特雷斯18日在联合国举行记者招待会时表示,联合国专家组已赶赴沙特调查袭击事件,调查结果将向安理会报告。古特雷斯再次对袭击表示强烈谴责。他说,此次袭击造成海湾地区局势“戏剧性升级”。国际社会绝对有必要制止此类局势升级,绝对有必要为避免海湾地区出现严重对抗创造条件。

沙特阿拉伯两处石油设施近期遇袭,海湾局势再度紧张。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18日谈及对伊朗政策时说,美方手头有多个选项,除战争外,还有其他选项。

特朗普18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市告诉媒体记者,美国对伊朗政策“有许多选项,既有终极选项,也有程度较轻的选项。我们走着瞧。我所说‘终极选项’是指战争”。

特朗普经由社交媒体“推特”发布消息说,已经命令财政部大幅增加对伊朗制裁措施。他18日告诉媒体,将在48小时内发布对伊朗追加制裁的更多细节。

伊朗政府经由外交渠道警告美国政府,如果伊朗因沙特阿拉伯石油设施14日遇袭事件遭攻击,必定还击。

伊朗共和国通讯社18日报道,伊方16日经由瑞士驻伊朗大使馆向美方发出照会,重申伊朗与沙特石油设施遇袭事件没有关联。

伊方照会“拒绝和谴责”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国务卿迈克·蓬佩奥称伊朗方面参与袭击,“强调如果对伊朗采取任何行动,伊方将立即反击,反击范围不仅限于(伊方)所受威胁的源头”。 (综合新华社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