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的假画制造者史上最大的骗子连纳粹头目都敢骗!

1947年,二战结束不久,荷兰的一份报纸做了一次民意调查:在我们的国家,你最喜欢谁?结果显示:新任首相位列第一,王子殿下排第三,二者之间,违和地插入了一个叫 汉·凡·米格伦的骗子。

米格伦,荷兰著名的伪画制造者。他伪造的荷兰著名画家维米尔的画作完全能以假乱真,骗过了大众,骗过了评论家,甚至骗过了希特勒。

1889年,米格伦出生在荷兰一个叫迪文特(Deventer)的小城。18岁那年,在父亲的逼迫下,米格伦前往代尔夫特理工大学学习建筑。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米格伦虽然只是一个助理画师,但在肖像类画作上的天赋和对颜色的敏感,使他很快在荷兰艺术界崭露头角,第一次画展就广受好评。

可惜好景不长,在随后的几年,米格伦在艺术上未能取得突破性的成就,评论家将其评价为“二流画家”。听到如此评价的米格伦十分受挫,恰逢当时的艺术界正在为“荷兰国宝级画家维米尔是否画过一系列圣经场景”而争论不休,内心受到10000点伤害的米格伦决定借此机会伪造维米尔的名画,报复那些尖刻的评论家。

米格伦很清楚,作为荷兰最伟大的画家之一,维米尔的绝技无法模仿。所以他选择了大师极少涉猎的宗教题材,《戴珍珠耳环的少女》那样有着超高技术水准的东西,他碰都不敢碰。

为避免被发现是伪作,米格伦尝试使用维米尔可能会用的颜料。他狡猾地将酚醛树脂混入油彩里,完成油画后将其放在110℃烤箱中加热使它硬化,待冷却后将作品表面朝外卷,这样就能让作品干漆表层出现极细的龟裂细纹,并让细尘夹在裂纹中,使作品蒙上一层灰而显得老旧。完成后等几天,再用铁钉钉上画框,这样就可以以假乱真了。

有了一定的名气后,米格伦受人委托画一幅宗教画《以马忤斯晚餐》,维米尔、委罗内塞、卡拉瓦乔等人都有这方面的名作。米格伦潜心研究“黄金时代”的荷兰绘画技法和颜料配制,他不是在临摹,而是借用昔日大师的风格,完成了一次创作。

画作完成后,米格伦锁定了一个叫布雷迪乌斯的艺术评论家,对方是鉴定维米尔的艺术界权威。依照米格伦原来的打算,一旦伪作受到承认,便立刻公布真相,以此来羞辱那个曾经羞辱过他的圈子。布雷迪乌斯果然中招,认定《以马忤斯》是真迹,而且赞叹该画良好的保存状态“就像刚从工作室拿出来一样”。

报复了曾经看不起他的艺术评论家后,米格伦似乎有些膨胀。二战期间,德军占领了荷兰,米格伦找到了纳粹“二把手”、空军元帅赫尔曼·戈林,声称手中有一幅维米尔的传世之作《耶稣和通奸的女人》,售价62万美元。作为“元首的亲密战友”,戈林自然知道维米尔画作在希特勒心中的分量,毫不犹豫地用在荷兰掠夺的200幅名画与米格伦交换。

“冤大头”戈林一直被蒙在鼓里,坚信他获得了一颗“闪耀的珠宝”。直到在纽伦堡的监狱等待处决的时候,才听说他花大价钱买来的维米尔画作是伪造的。据说,当时戈林整个人都懵逼了,“看上去像是第一次发现真的有邪恶存在于世界上。”真是骗子不可怕,就怕骗子有文化。连希特勒都敢调戏,米格伦算是在艺术战线上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作出了贡献。

可惜好景不长,二战结束后,恼怒的荷兰政府把米格伦告上法庭,罪名是出卖国家文化财产,以及勾连敌国军方。在死刑的压力下,米格伦终于说出真相:“纳粹手上的不是维米尔画的,而是我米格伦画的。”这句话犹如一颗重磅炸弹,投向了整个艺术圈。要知道,那副《耶稣和通奸的女人》已经被众多艺术评论家肯定过。

为了证实自己的话,米格伦只能在狱中演示伪造名画的全过程。于是,在记者以及陪审团的见证下,米格伦花了六个月画了其人生中最后一幅假画《少年耶稣与长老》。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荷兰政府还成立了由著名化学家、物理学家和艺术史家组成的国际鉴定小组。鉴定小组在米格伦出售的多幅画中都发现了酚醛树脂,这种材料的出现这比维米尔生活的年代至少晚250年以上。另外,鉴定小组又发现了一种在欧洲19世纪才开始使用的无机合成颜料钴蓝。

基于这些证据,米格伦一夜之间成了骗倒纳粹帝国元帅的英雄,法庭仅以伪造罪判他入狱一年。出狱后不久,米格伦的心脏病发作,于1947年12月30日去世,享年58岁。

2009年,米格伦的传记《制造维米尔的人》出版,揭露了由安德鲁·梅隆(AndrewMellon)捐赠给华盛顿国家美术馆的两幅维米尔画作其实是米格伦仿制的伪作,引起艺术界的震撼。至今,各大博物馆和收藏界仍在为米格伦的伪作所困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