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在头条上呆了一天二战此人解放了意大利罗马却如此悲催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安齐奥登陆战中,1944年2月18日,德军向安齐奥滩头发起强攻,目标是正前方1公里处一座由英军死守的公路铁路两用桥梁。只要拿下这座大桥,盟军已经打到千疮百孔的防御体系就会彻底崩溃,德军便可以直抵海滩,将盟军统统赶下大海。德军以整师整团建制投入进攻,“虎”式与“豹”式坦克冲开血路,碾过公路东侧的美军阵地,推进到大桥前的开阔地上。德军步兵随同坦克前进,负责清理这些阵地上被孤立的掩体。许多盟军士兵战死在掩体中,活下来的人依然坚守阵地,向德军拼命射击。

盟军的舰炮再次发挥了巨大威力,一支由5艘巡洋舰和8艘驱逐舰组成的舰队一天时间内发射了2万发炮弹,与架设在海滩上的地面火炮一起,构成一道无可逾越的火力网。数以千计的德军士兵被炮弹炸死在距大桥不足1000米的开阔地带。德军完全不计伤亡,一波进攻被击退,另一波又如潮水般冲上来。防守一方的盟军也忽略了伤亡,士兵们的枪管打到发红滚烫,仍死战不退。整整一天,大桥前弹坑遍地,开阔地上铺满了德军的残肢断臂和盟军士兵残缺不全的尸体。

夜幕再度降临,德军又开始夜袭。盟军炮火一刻不停的封锁德军的进攻路线,只有小股德军渗透进盟军阵地,多个地段爆发了惨烈的白刃战。安齐奥的血战将近一个月了,最后时刻即将来临。滩头阵地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盟军将滩头的厨师、司机等勤杂人员甚至连海滩上操纵吊车的工人都武装起来,准备投入战斗。战役进行到此时,完全成了一线士兵意志力的较量。双方拿出了最后的勇气,在暗夜中展开殊死的搏斗。这种时刻,就看谁绷紧的神经最先断掉了。

2月19日破晓,天气阴沉而寒冷,眼窝深陷、神情疲倦的盟军士兵眺望工事外面布满尸体的战场,透过淡淡的晨雾,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德军正在远处的硝烟中遁去。

盟军当时并不知道,正是由于那一天一夜的拼死战斗,让他们赢得了安齐奥战役的胜利。德军投入了最后一批预备队,拼光了全部力量,还是没能将盟军赶下大海。德军南线总司令凯塞林心中清楚:接下去,一切都不可能了。

盟军又在接下来的几周里击退了德军数次小规模的进攻,并成功发动了几次反击,迫使德军全线后退。希特勒终于明白,在安齐奥德军已经无法取胜了。他指示凯塞林:不要再发动进攻,驻意德军应转入全线固守,阻止盟军的推进。.

(凯塞林在安齐奥前线日,安齐奥滩头的盟军在500门大炮的掩护下全线装甲师的坦克驶过已成废墟的奇斯泰纳尔镇,成功切断了7号公路。5月26日,登陆安齐奥的美军第6军与正面突破“古斯塔夫防线集团军主力会师。从防线集团军和安齐奥正面的德军第14集团军退路已被切断,即将面临灭顶之灾。就在这个关键时刻,美军第5集团军司令克拉克竟然下令第3步兵师独立完成切断6 号公路的任务,他本人亲率美军主力朝西北方向兼程进发,沿7号公路进攻罗马。

一切显而易见,克拉克渴望那顶“永恒之城解放者”的桂冠,为此他根本不关心能否全歼德军两个集团军。美军第3步兵师兵力薄弱,自然不足以完全封锁6 号公路。德军两个集团军的残部突破美军的阻击,撤退到意大利北方,坚守从圣马力诺到卡拉拉一线的“哥特”防线,继续与盟军作战。这条防线月纳粹德国无条件投降都未能被盟军突破。

不过,这条新闻只在报纸头版上停留了一天。6月6日,所有报纸的头版无一例外刊登了另一条更具爆炸性的新闻:盟军在法国北部的诺曼底海岸登陆。

参考文献:《第二次世界大战史大全》 [英]阿诺德·托因比 《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 [英]温斯顿·丘吉尔 《希特勒战争密令》 [德]瓦尔特·胡巴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