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 拿破仑帝国的拐点——1812年卫国战争之换将

全文共5815字,配图11幅,阅读需要15分钟。本文曾于2020年7月8日首发于TTH。

北线战场节节胜利的俄军在维特根斯坦的指挥下继续向南发起攻击,拿皇得知乌迪诺被击败的消息后,抽调了巴伐利亚第六军的步兵和炮兵在圣西尔的指挥下增援乌迪诺,第六军的骑兵部队则继续跟随拿皇的中路大军前进

8月17日上午,乌迪诺和圣西尔共32000人部署在波拉茨克附近。波拉茨克是德维纳河沿岸的一个乡村城镇,是俄罗斯北部一个重要的公路交界处。乌迪诺认为俄国人太虚弱,无法攻击联军,他在德维纳河两岸部署了他的部队,但是联军过于分散,很容易受到攻击。

维特根斯坦发现了联军部署的失误,并希望利用这次机会对德维纳北岸的巴伐利亚人进行猛烈的攻击。同时,指挥巴伐利亚军队的圣西尔渴望赢得元帅仗。

巴伐利亚第19步兵师:1个营的巴伐利亚轻步兵、6个营的巴伐利亚战列步兵、3门六磅步兵炮

巴伐利亚第20步兵师:2个营的巴伐利亚轻步兵、7个营的巴伐利亚战列步兵、巴伐利亚六磅步兵炮1个连、巴伐利亚十二磅步兵炮1个连

先遣部队:2个营的俄军轻步兵、1个营的俄军骠骑兵、2个营的哥萨克骑兵、1个连的六磅骑兵炮

主力步兵部队:4个营的俄军战列步兵团、2个营的俄军轻步兵、2个连的六磅步兵炮、

主力部队:3个营的俄军掷弹兵、2个营的俄军掷弹兵预备队、1个连的六磅步兵炮、1个连的六磅骑兵炮

预备队:4个营的俄军战列步兵团、2个营的俄军轻步兵、2个连的六磅步兵炮、2个营的胸甲骑兵、2个连的六磅步兵炮

清晨,由维特根斯坦率领的部队袭击了斯帕斯村附近的联军部队,迫使联军后撤。乌迪诺派出援兵在村中心进行反击,到了晚上,联军和俄军都设法保住了阵地,乌迪诺肩膀被子弹打穿后将指挥权交给了圣西尔,次日早晨,圣西尔进行了一次大的攻势。他进行了几次佯攻,误导了维特根斯坦,突然攻击左翼和俄军阵地中心。

进攻一开始获得了巨大成功,联军击溃了俄国人,缴获了7门大炮。当战败似乎即将来临时,维特根斯坦组织了一次骑兵反击,这引起联军的恐慌,他们停止了攻势,撤退了。维特根斯坦撤退到了德里萨。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法国人和俄国人都没有试图攻击对方。

联军损失6000人。俄国人损失了5500人,巴伐利亚的高级指挥官损失惨重,第19步兵师师长迪罗伊将军重伤后身亡,第1步兵旅旅长西宾将军身亡,第2步兵旅旅长拉格洛维奇受伤,第20步兵师的第1步兵旅旅长文森特负伤、巴伐利亚军队的步兵指挥官损失了50%,联军中元帅乌迪诺受伤,新组建的第三旅旅长瓦伦丁受伤被迫返回法国。

俄罗斯将军贝格,哈门和卡扎奇科夫斯基受伤,联军向圣彼得堡前进的脚步再度停了下来。

第一次波拉茨克战役结束后的4天,在里加方向的达亨基兴,普鲁士和俄军爆发了一场战斗,战争的爆发地点在拉脱维亚的道加瓦河附近的一个村庄,雄心勃勃的普鲁士指挥官奥斯特·冯·霍恩指挥的部队发起攻击,但是普军最终被俄军击退,普军参战1450人,损失过半,伤亡801人,普鲁士军队被迫撤退到了米陶,俄普两支军队再次陷入对峙

俄军在节节抵抗中不断撤退,并且与联军展开消耗战。俄军撤退时,烧毁大部分村庄,并迫使居民携带必要物资,并带着他们的牲畜逃到莫斯科。

对于联军来说,撤退和焦土战略非常麻烦。到9月份,拿皇的军队已经减少了一半以上,再加上由于哥萨克骑兵的无情袭击,联军士兵们的战斗意志因俄军的焦土政策而大幅度动摇。

俄国人相当反对一个外国人被任命为俄军总司令,随着俄军不断的撤退,俄国民众也指责巴克莱的懦夫行为。他承受着下属和皇帝的巨大压力,开始了斯摩棱斯克会战,但是最终俄国的圣城被联军占据,巴克莱遭到了将领,民众和内阁的强烈抗议,以致亚历山大一世也无法再置之不理。

其时巴克莱已几乎无威信可言,如巴格拉季昂亲王和康斯坦丁大公,甚至是士兵、平民,都公开表达对统帅撤退战略的不满。

俄军再次计划反击,军需官托尔选择了选择了多罗戈布日作为俄军大本营,8月25日,巴克莱,巴格拉季昂,托尔和康斯坦丁大公对选址进行了视察,但是此地不适合作战,巴克莱曾经将决战地点选在察廖沃-宰米谢。但是此地也遭到过巴格拉季昂反对,缺乏水源,有利于联军骑兵和炮兵的发挥,两翼更是没有依托的工事,容易被合围。

最终,内阁决定了库图佐夫上将为俄军总司令,皇帝同意了,尽管皇帝与库图佐夫完全无法相处,但库图佐夫在朝臣和人民中却有极高人气。卸任后的巴克莱继续担任了西部第一军团的指挥官。同时,本尼格森被任命为总参谋长。

8月20日,库图佐夫接任俄军总司令,29日到任,俄国人高兴地迎接库图佐夫。只有亚历山大,认为他依旧需要对奥斯特里茨的失败负责,没有庆祝库图佐夫的任命。

几天后,库图佐夫和本尼格森在维什尼-沃洛乔克村偶然碰面,一同来到了察廖沃-宰米谢村庄,在那里,库图佐夫接过了指挥权,评估战局后,军队撤退到莫扎伊斯克,将民兵部队充实到俄军中,最终选择了距离莫斯科124公里的博罗季诺作为决战地点。

对库图佐夫打击最沉重的是,根本没有那么多的预备队,本指望米罗拉多维奇能派60000人加强集团军,实际只来了16000人,而且都是未受过训练的士兵。罗斯普钦答应派来75000人,实际只派出15000人。

面对俄军的博罗季诺防线,拿皇决定首先攻击防线左翼的突出部舍瓦尔金诺堡,这里是俄军为保护前线左翼而建立的一个孤立的堡垒,博罗季诺村位于新斯摩棱斯克路,一条连接斯摩棱斯克和莫斯科的道路。博罗季诺坐落在科洛查河的北岸,这条河向东和东北流过战场。这条河平行于博罗季诺以西的河流,然后经过东北弯曲的村庄流入莫斯科河。

新斯摩棱斯克公路穿过博罗季诺以东的河流,继续向东抵达莫斯科。俄军最初的计划是为了捍卫科洛查河,假设拿皇会沿着新斯摩棱斯克之路前进。俄罗斯军队的左翼将因此朝河南边的舍瓦尔金诺延伸。大多数俄军高级指挥官很快就明白,局势将会使他们的左翼危险地暴露。

旧斯摩棱斯克路平行于新路,但向南两英里。联军可以很容易地用老道进攻俄军侧翼,使他们处于一个非常脆弱的位置。库图佐夫决定建立一个从博罗季诺村向南的新左翼,利用一些低矮的山丘来部署军队防御。与此同时,在同名村庄南部的一座山丘上修建了一座防御工事舍瓦尔金诺堡垒,为俄罗斯军队的左翼提供掩护,9月4日晚上开工建造且进展缓慢。

战斗开始的时候,堡垒有一个1.5米的未加固的墙,但是在沟渠上的工作才刚刚开始。这座堡垒地理位置不算太好,西南200米有一座山丘,这座孤立的堡垒无法得到俄军阵线的火炮支援,所以更多的意义在于为主阵地的防御建立而拖延时间,丢失仅是时间问题

拿皇决定立即发动攻击。波尼亚托夫斯基第五军的第16师和第18师将在森林的南侧通过进行一次侧翼行动,但主要的攻击将由达武军的第5师和蒙布伦的骑兵展开。这五个编队大约有34000到36000人,不过在战斗开始时并不是所有人都参与进来。俄军司令苏沃洛夫元帅的侄子安德烈·戈尔恰科夫亲王指挥了这次战役。

在战斗开始时,俄军有近8000名步兵,4000名骑兵和36门炮。大部分步兵来自内维罗夫斯基将军的第27步兵师,后者部署在堡垒的后面。步兵背后是第2胸甲骑兵师。

战斗开始于中午,当时波尼亚托夫斯基的部队与俄军在该堡垒的西南部发生小规模冲突。他们的进展很小,因此对战斗的主要部分影响不大。

联军将领孔潘在波兰人攻击后不久就也开始攻击。越过了卡拉沙,并袭击了该堡垒以西的多罗尼诺的俄军轻步兵。俄军骑兵袭击了联军步兵,但直到联军骑兵抵达才解围成功。多罗尼诺很快就被攻占了,但是俄军有秩序地撤退了。

下午5点左右,孔潘开始攻击俄军堡垒。他的四个步兵团被排成一排。111团在左边。接下来是第25团,直接攻击舍瓦尔金诺村,孔潘第57团和第61团,攻击了堡垒的南部。联军迅速占领了多尼诺山的高地,俄军堡垒守军和第27师在联军的沉重压力下开始撤退。

第二西部方面军炮兵主任卡尔·费奥多罗维奇·冯·勒文施泰因向巴格拉季昂报告的同时下令开始撤退。勒文施泰因重新集结了第27师,但无法阻止联军夺取该堡垒。之后勒文施泰因用第27步兵师的一个旅发动了反击,并重新攻占了这座堡垒。

孔潘准备了两个后备营,以自己的反击作出回应,在这次攻击的关键时刻,孔潘动用了了预备队,第57团和第61团进入了堡垒,重新将其攻占。

晚上7点左右,戈尔恰科夫与巴格拉季昂指挥俄军进行了大规模的反击。这是从辛比尔斯克步兵团和小俄罗斯掷弹兵团开始的,但很快就扩大到包括第2掷弹兵师和第2混合掷弹兵师四个营。俄军第二胸甲骑兵师也开始卷入这场战斗,联军111团损失严重,失去了一些火炮。但是俄军骑兵最终被弗里昂师的西班牙骑兵击退。

大约10点30分,波兰人终于从南方逼近,库图佐夫决定结束对堡垒的防御,当俄罗斯步兵撤退时,联军骑兵企图攻击他们。当联军骑兵部队接近时,戈尔恰科夫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孤立的位置。俄军骑兵正在前来,但无法及时到达。

戈尔恰科夫命令敖德萨步兵团轰轰烈烈地喊出“万岁”,好像增援刚刚到来一样,这突如其来的噪音干扰了联军骑兵,俄军步兵及时逃脱。双方在这场战斗中伤亡惨重。据说俄军损失大约6000人,其中一半是内维罗夫斯基将军的第27师。

联军损失了4000-5000人,而孔潘的部队受到的影响最大。拿皇最大的担忧是在战斗中俘虏的人很少,这表明俄军依然在拼死抵抗。

1812年9月7日,莫斯科以西124公里处,俄法战争中最为血腥的博罗季诺战役爆发

双方在这片战场上投入兵力在250000人以上,死伤接近了70000人,拿破仑在博罗季诺地区的军队非常强大,兵力在120000到135000人之间,包括了584门各种火炮,其中包括了203个营84000多人的步兵部队,230个中队的20000多名骑兵,16000人的炮兵部队和工程兵部队,步兵军队的组成中法军部队占了70%,包括144个步兵营,剩下的军队包括24个波兰步兵营,16个威斯特伐利亚步兵营和5个意大利步兵营,剩下的14个步兵营自符腾堡、黑森、西班牙、葡萄牙和克罗地亚。

骑兵部队中法军部队也占据了绝大多数,兵力为总兵力的55%、第二多的是波兰、接下来的分别是巴伐利亚、符腾堡和意大利,威斯特伐利亚,萨克森和普鲁士也有少部分骑兵参与。

第十、十一师各8门步兵炮和6门骑兵炮,二十五步兵师16门炮,骑兵师6门骑兵炮,后备炮兵部队同上

意大利近卫军18门炮,普雷辛-莫斯的骑兵有6门炮,步兵师各8门步兵炮和6门骑兵炮,后备炮兵部队28门炮

帕若的第二轻骑兵师,皮埃尔·瓦蒂尔的第二胸甲骑兵师、德法斯的第四重骑兵师

其余部队有近卫军工兵部队、两个连的近卫军海军陆战队和海军陆战队工程兵部队

拉耶夫斯基的第七步兵军:2个步兵师,72门火炮中48门炮调给预备炮兵部队

一场决战即将到来,但是此时联军可动用的兵力已经出现了大幅度下降,大军需要派出部队看守交通线,沿途驻守,随着逃兵,非战斗减员和作战伤亡的不断增加,可动用的兵力已经从44-47万人下降到了13万人,此时,距离俄国的冬天实际上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

“燃烧的岛群”是一个专注于太平洋战争和中日战争回顾的军史网,首创于2000年5月,2005年至今论坛在线年转战各种自媒体平台。本站力求依据翔实准确,点评角度独到,不吹不黑不喷,已完成作品包括珍珠港11篇、中途岛7篇、巨兽之亡14篇、制胜神器3篇等,欢迎新老朋友们持续关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