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被遗忘的锋线名将还在默默坚持…

无论是职业生涯进入暮年的老将,还是年少成名的新人,失去存在感的前锋,难道就真的丢失了自己在足球世界的价值和意义?

40岁,听起来似乎是一个已经告别职业足球的年纪,在门将位置上踢到这个岁数似乎还比较“合情合理”,但身为前锋还能在绿茵场上征战且状态尚佳的则不多见。在德国转会市场网站身价排名前15的生于1982年的现役球员中,有半数是守门员,而刚刚回归老东家桑德兰的迪福则是前锋阵营的代表。

自从2019年转投苏超格拉斯哥流浪者后,迪福似乎就淡出了主流媒体的视野。不过,他在球场上的表现却短暂地焕发了职业生涯的“第二春”:2019-20赛季,他在联赛中出战20场打进13球。此后,“年事已高”的迪福雄风不再,出场和进球数都急速下降。在随队夺得上赛季苏超冠军后,英格兰前锋与球队协商解约,于冬窗重返“黑猫”。迪福自己接受采访时表示想签下他的球队有很多,出于情感上的考虑,他最终选择了桑德兰。虽然离开顶级联赛恐怕会让迪福的“存在感”再下一档,但享受足球才是这位老将现在的心之所属。

如今在中文搜索引擎上输入“格雷罗”三个字,绝大多数资讯都归属于现效力于多特蒙德的葡萄牙后卫拉斐尔·格雷罗。但在十几年前,这个名字在德甲赛场的第一关联球员则是秘鲁国脚、曾在拜仁和汉堡留下足迹的保罗·格雷罗。

年纪轻轻便来到拜仁的格雷罗虽然没能在巴伐利亚企及自己同胞皮萨罗所创造的成就,但在2006年夏天加盟汉堡后表现不俗,保持着相对稳定的进球效率。2012年,格雷罗结束了自己的旅欧生涯,返回南美大陆签约科林蒂安,还帮助球队赢得了世俱杯冠军。和俱乐部生涯相比,格雷罗更为人所熟知的还是国家队经历:5次参加美洲杯,其中有3次荣膺最佳射手;2018年世界杯开赛前,在同组对手队长FIFA网开一面的情况下得以禁赛缓期执行,圆了参加世界杯的梦想,并在对阵澳大利亚的比赛中传射建功帮助球队取胜。2019年美洲杯,他率领的秘鲁队在决赛中1比3不敌东道主巴西,无缘捧杯。去年夏天,格雷罗因伤未能实现连续6届参加美洲杯的壮举,如今暂时赋闲在家,处于无球可踢的状态,不知道在年底的卡塔尔,我们还能否再次看到这位老将出现在世界杯的舞台上。

本赛季西乙联赛进行至第31轮,埃瓦尔以62分暂列积分榜榜首,虽然现在就说他们下赛季将重返西甲尚且为时过早,但球队在局势复杂、强手林立的西乙赛场具备相当不俗的竞争力还是毋庸置疑的,不过阵中锋线岁的老将,赛季至今还没有进球入账,他就是费尔南多·略伦特。

去年夏天告别乌迪内斯后,略伦特一度面临没有下家的窘境,之所以能在赛季中途自由身转会埃瓦尔,有一部分原因是球队现任主帅加里塔诺上赛季在带队毕尔巴鄂竞技时就打算让略伦特“叶落归根”,遗憾最终未能成行。过去几年在尤文、热刺和那不勒斯,略伦特收获了荣誉也留下了不少遗憾,加盟乌迪内斯前他曾信誓旦旦表示:“希望能在这里找回状态,也和C罗、伊布一样在意甲大杀四方。”结果只能以14场进1球的数据黯淡收场,“有心无力”一词用来形容这位昔日射手似乎再恰当不过了。

近年来提起沙恩·朗,似乎除了2019年4月对阵沃特福德时的那一粒英超历史最快进球,再无其他深刻的记忆点可寻。在2015-16赛季英超联赛进球数上双之后,这位爱尔兰前锋再也没能重现当年的状态。

作为圣徒阵中资历最深的球员之一,“龙哥”这些年在中锋位置上所贡献的进球数不如佩莱、英斯、奥斯汀等人,但身高并不占优势的他在身体对抗、第二落点拼抢等方面都有着不错的表现,即便不是锋线上最为亮眼的那一人,沙恩·朗也能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2016-17赛季联赛杯半决赛对阵利物浦的绝杀进球就是最好的例子。伴随着年龄的增长,上赛季被租借至伯恩茅斯的他并未在英冠赛场找回状态,如今回到南安普敦的沙恩·朗出场时间更是寥寥无几。英超第26轮对阵埃弗顿的比赛中,替补登场的沙恩·朗头球建功,时隔两年终于在英超赛场破门。不知道这一次,他能否在自己职业生涯的后期,留下更多的亮点?

从2019年离开利物浦远赴土耳其的那一刻起,斯特里奇似乎就已经彻底告别了自己职业生涯的巅峰。相当多红军球迷至今都在怀念他和斯特林、苏亚雷斯一起所向披靡的“3S”岁月。然而“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是,刚刚登陆土超没多久,斯特里奇又因涉嫌违反投注条例被英足总禁赛,特拉布宗体育也与其友好“分手”,刚刚年过而立的他瞬间变成了“待业中年”,职业生涯形势急转直下。

在长达一年半的时间里,这位彼时在英超赛场所向披靡的英格兰前锋处于无球可踢的境地,随曾一度到马洛卡试训,但最终未能签约。直到去年10月,斯特里奇加盟澳超珀斯光荣,得以重返赛场。英超、土超、澳超,斯特里奇已经远离了世界足坛的中心,也不再是球迷们关注的焦点,近期为数不多刷得存在感的新闻还是未向帮其找回宠物狗的人支付3万美元的酬劳而摊上官司。

除了连续几个赛季上双的进球数,乌贾此前在科隆令人印象最深刻的便是进球后拽起俱乐部吉祥物——山羊“亨尼斯八世”的羊角疯狂庆祝了。2016年夏窗,辽宁宏运花费创纪录的1150万欧元将这位兴致高昂的前锋从德甲带到中超,然而在短暂的一个半赛季里,乌贾只为辽足打进10球,与他的身价和薪资并不匹配,球员本人似乎也不适应在中国的生活和中超联赛环境,2017赛季结束后,乌贾返回德国,加盟美因茨。离开辽足后的乌贾曾经对媒体吐露心声,表示来中超踢球确实是为了钱,相比于在德国踢球更高的薪水可以让他远在尼日利亚的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当然,有些时候钱也不是万能的。

现在效力于柏林联的乌贾因膝伤缺席了整个2020-21赛季,本赛季截至第26轮,伤愈复出的他也只有两次出场经历,曾经的那个尼日利亚锋霸恐怕难以找回从前的状态了。

俄罗斯前国脚科科林是一位早年场外新闻远多于场内的球员,从被女演员放话要一起来场马拉松到酒后殴打他人被判入狱18个月,这位妥妥的问题球员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并不缺少流量和存在感。

在辗转于圣彼得堡泽尼特、索契和莫斯科斯巴达克后,科科林于去年冬窗职业生涯第一次离开俄罗斯,登陆五大联赛,转投意甲佛罗伦萨。原本以为可以开启全新人生的他没想到自己迟迟无法得到机会,因为伤病和其他多方面原因,拿着高薪的科科林上赛季只为球队出战4场联赛,加盟球队一年来总出场数堪堪达到两位数,以至于球迷、媒体甚至前东家都一致对其口诛笔伐,丝毫不留情面。此前有报道称紫百合在与科科林协商提前解约并愿意支付遣散费,但本赛季冬窗已经过去,早就将天赋挥霍的俄罗斯人依然留在队中。

和本文前面几位球员相比,伊哈塔伦的职业生涯才刚刚开始,“存在感为零”、“失去关注度”、“伤仲永”等词汇似乎不应该与其相伴。但真实情况是,这位已经成名多年的荷兰新星,在去年夏天离开埃因霍温后就没能适应亚平宁半岛的足球环境,无论是在尤文图斯还是在桑普多利亚,都没有得到哪怕一分钟一线队的出场机会。有媒体报道,球场失意加上父亲去世令当时不满20岁的他患上了抑郁症,无心继续自己的职业生涯,离开球队玩起了失踪并萌生出退役的想法。

本赛季冬窗,伊哈塔伦租借加盟阿贾克斯。来到新东家的他将先跟随青年队训练以恢复身体状态,希望回归荷兰踢球的他能够抓住这次机会,尽快走出内心的阴霾,以免荒废大好时光,年纪轻轻就泯然众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