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利的游戏》权游最凶残的三个人最后一个毫无人性

俯瞰整部剧《权利的游戏》、剧中人物设定水平很高。大多数角色都有多个面孔 感情。不过总有这么几位,简直就是阴暗面的代表,罪恶的形容词。

乔弗里、“伟大的尊贵的维斯特洛大陆的乔佛里”到死都认为自己是拜拉席恩家族的血脉,一个彻头彻尾的变态。名义上的父亲,劳勃骁勇善战,任何人也不会否认劳勃是一名极其优秀的战士和统帅,只不过不是一名合格的国王罢了,但是他在世之时也镇得住七国。亲生父亲,詹姆英俊帅气,武力值爆棚,虽然与其姐姐关系为人所不齿,但是没有人能否认他的优秀。但是这个乔弗里国王,或者殿下没有继承到两位的任何优点,一点都没。一个只敢和屠夫的儿子比剑的人,别人用的还是木剑。

普通人也就罢了,无论他是怎样的不合适还是继承了劳勃的王位,也就是至少是一位王。这是一个内心极其没有自信和安全感的人。即位之初在答应了母亲瑟曦和珊莎的情况下依旧杀害了奈德.史塔克,果断的为自己的统治树立了生死之敌,想要得到任何一切承认他国王存在人,获得自我满足,接下来更是蠢事连连,以欺凌他人,残忍取乐。

屠杀了奈德以后,强迫珊莎看自己的父亲的惨状;命名日之时,想要杀掉迟到骑士;在得知罗柏死后要在婚礼之时把罗柏的人头送给珊莎;杀掉哪怕是婴儿的劳勃的私生子;种种恶行数不胜数,并且以此取乐。但是乔弗里面对敌人,黑水河之战时瑟瑟发抖,一个渴望到妈妈怀抱里取暖的可怜小孩,真是让人怜爱至极。

卡斯特,卡斯特居住在绝境长城以北,真正的北方。卡斯特,傲慢、自私、自大、贪婪,毫无人性,不对,他连都没有。世界上最低级的词汇也不足形容卡斯特。

长城以北条件极其恶劣,时常受到野人甚至异鬼的攻击。卡斯特周围所有的人群也已经消亡或者逃跑,只有他存活了下来,并且还生活很不错。这是一个靠欺凌压榨女性活下来的坏蛋,卡斯特会娶了了自己的女儿,然后生下来女儿再娶了自己的孙女,以此循环,至于男孩(99个男孩)在他们出生之后就会被送到异鬼的手中。这也是他可以立足于此的最大保证,用自己的所有的男性婴儿换取自己的“幸福生活”。

在面临回来的守夜人之时,也是极尽侮辱。卡斯特只舍得拿出来充满木屑的面包,最低级的食物,最烂的休息环境。纵然如此他已经觉得自己无比慷慨,对于守夜人来说简直是一种恩赐,自作孽不可活可以说是对他的最好诠释了

拉姆斯是恐怖堡波顿的私生子,虐待、他人的恐惧可能真的可以给他带来快乐吧。沉迷于此,且擅长此道。拉姆斯的第一战是进攻临冬城救出布兰和瑞肯,活捉席恩。从此席恩就过上了惨不忍睹的生活,当然背叛了史塔克家族的席恩也有点罪有应得的意思。

类似于所有的私生一样,小剥皮也是无比渴望得到其父波顿的认可的,然而并没有,无论他做了多少做了什么。普通的私生子或许可以忍受,在其一生扮演好私生子的角色。但是拉姆斯怎么可能,野心勃勃的拉姆斯在得知波顿有孩子的时候,毫不犹豫干掉了自己的父亲,并且杀掉了恐怖堡的女主人,和其刚刚出生的婴儿。

在拉姆斯得到珊莎以后,侵犯了珊莎,企图要一个孩子。因为史塔克家族,古老且根深蒂固,虽然临冬城变成了废墟,罗柏、奈德、凯特琳都死了,不过并没有消逝史塔克家族在北境的恐怖影响力。侵犯,欺凌

拉姆斯、卡斯特、乔弗里、佛雷、魔山、瑟曦、红袍女、等所有人一起对比,这三位也稳居前五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