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根一家在布莱尔宫下榻之时他们的朋友和支持者早已布满全城

南希已经成为一派象征,为许多中年妇女注目并乐意仿效。她希望像三十年前的杰奎琳·肯尼迪一样成为追求时髦的美国妇女的楷模。六十年代,当南希在她最喜欢的贝弗利山庄的阿梅利亚·格雷的商店购物时,她曾经常谈到杰基,谈起这位年轻的把体面和风度带进白宫,影响了整个一代妇女的穿着。虽然南希公开否认此说,但却以自己的行为证实她企望成为八十年代的肯尼迪夫人,肯尼迪夫人进入白宫时比南希现在年轻二十九岁。杰基当年在白宫的新闻秘书利蒂希亚·鲍德里奇已经来到华盛顿,自告奋勇为南希服务,装点在白宫东厢的办公室,向华盛顿介绍南希。南希甚至邀请鲍德里奇暂居白宫一段时日。南希一生喜欢衣饰,现在她终于几乎可以得到她所要得到的一切了。多年来她在洛杉矶的詹姆斯·加拉诺斯的店子里购置衣服,那是美国要价最贵的服装设计师之一。

加拉诺斯是一个气质高傲的寡合之人,他对南希的要求经常显得厌倦甚至不耐烦,但是总统就职庆典,他捐赠南希一件白色长服,衣服上镶有设计成雅致的羊齿植物形状的水晶珠宝制成的装饰物。这件华服少说也值一万美元,需女缝工做几周才能完成。在就职庆典前的一个月里,南希在贝弗利山庄的罗德奥大道的商店里出现,引人瞩目。几个月前,在爱德华兹·洛厄尔皮毛商店,她已买了一件皮毛镶边的、价值一千美元的衣服,然后罗尼为过圣诞节又给了她一件开价一万美元的马克西米利安貂皮大氅。她想不需购新的皮毛衣服也就过得去了。而在罗德奥大道的商店里以及其他商场,她又得到了一件阿道夫外衣和一套女服,一件比尔布拉斯晚礼服,一双戴维·埃文斯鞋等衣物,总值为二万五千美元。从加利福尼亚乘飞机来华盛顿后,里根一家下榻在布莱尔宫。

南希特别留意她们在就职庆典的衣箱是否得到妥善保管和衣服是否挂了起来。她还察看了宫邸内供外国元首们通常使用的房间。另外,双人床也已经被搬入一间为南希的母亲和继父洛亚尔·戴维斯医生准备的卧室中。帕蒂将睡在有四根蚊帐杆的卧床上,南希事先把一盒香烟拿走,以免冒犯她那不吸烟的女儿。房子里还设有一套维多利亚式的卧室,那是南希的小儿子罗恩和他的新娘子多丽亚的。另外还为罗尼和他的前妻收养的儿子迈克尔·里根和儿媳妇科利恩,孙子卡梅伦及里根的另一个女儿莫林准备了房间。同时,也为南希的理发师朱利叶斯·本特森和南希的帮手利蒂希亚·鲍德里奇各自安排了房间。罗尼留下一些散装的零星的东西让南希收拾,他从妻子帽箱里取出他母亲内利的一本旧圣经。这本圣经已经被用得破旧不堪了,用透明胶纸贴上才没有散架,这是他下周宣誓时要用的。罗尼边说边打开书,翻到他母亲生前所写的一首十四行诗,那是仿照埃德温·马卡姆的题为《梦》的一首诗写成的。

当我考虑如何度过来生,大部分作为将能证明,在他身边每日追求上进,胸怀崇高向高峰攀登,于是,使尽上帝给我之力,去安慰那穷苦不安的魂灵,让他们走正道,莫入邪径,我思我想我言我行,要能在一生中活着的每一天,确证上帝威力浩大无边。罗尼读完这首诗,眼睛里已经噙着泪水。里根一家在布莱尔宫下榻之时,他们的朋友和支持者早已布满全城。罗尼的前公共关系合作事务负责副手彼德·汉纳福德做东道主,主持“加利福尼亚人来了”宴会的当天夜晚,迈克尔·迪弗就在他的新城住所挂起了加利福尼亚熊旗。倘若你是接近里根的加利福尼亚人,最少也会受到邀请去参加一次宴会。俄勒冈的参议员马克·哈特菲尔德,和一个里根在加利福尼亚的老朋友南希·雷诺兹——现今是彭狄克斯的副董事长——为欢迎迪弗和他的妻子卡罗林备了星期日早午餐。那些非常重要的客人们都挤进了哈特菲尔德的在乔治城的家里,同时还有其他人等着要进去,华盛顿的社会名流也是不会不到的。

南希和怀亚特·迪克森为里根的老朋友阿尔曼·多伊奇斯在他们的宫邸举行了宴会。即将就任的总统和马上成为的南希参加了在杰基·肯尼迪童年时的住宅举行的高雅的宴会。南希的一个朋友马里恩·乔根森在华丽的赛马骑士俱乐部,为她的同乡们举办午宴。她用马里兰蟹饼款待杰里·蔡普金、贝特西·布卢明代尔和哈里特·多伊奇,使他们对新的烹饪术感到兴趣。在华盛顿最好的餐馆——多明里克的莱昂德,或者是水门的琼·路易斯——私人的午餐和晚宴应接不暇,盛况空前,使得那些不是加利福尼亚人的外乡人伸长了脖子,睁大了眼睛,争相看个够。菜谱中有新鲜水果和加利福尼亚美酒,明显地表现出西海岸的风味。这是节日,喜庆的日子,是名人露面的时候。里根派似乎已摆脱了纯政治的辛劳。但是,即使里根已被选为总统,里根派人士也得自己去搞票。将近四万参加庆祝活动的体面人聚集在首都车站,据说在那里可以买到庆祝活动的票。里根派人士发现他们也置身于极度混乱的人群之中,就连里根派的老朋友,那些后勤人员和马撒·莱尔斯,也为他们的门票万一落空焦急万分。

里根派人士来到华盛顿,心想他们是一帮新贵,但在此却要一站几小时去等那实际上是搞不到的门票。他们因此对庆祝活动的联合主席、国际通讯社的新任社长威克,及共和党公共关系新任执行主席罗伯特·格雷甚为不满;罗伯特·格雷在华盛顿的庆祝活动中,也和普通人一样无能为力。当他们发现几乎所有庆祝活动的门票出售数量大大超额之后,威克和其他人这才不得不考虑无论怎样拥挤,也得为他们的朋友、有特殊利益关系的集团,从计算机系统中抽出几百张票。至少有三十九家饭馆和十九家酿酒厂供应免费食物和饮料。里根派这才领略到了真正的“美国口味”。城里的乞丐、又丑又脏的流们,看到一处施舍汤粥,才知有这样的去处。他们满怀着对主办者的热情,奔向参观者中心,站着品尝佛罗里达的浓虾羮、捕虾隼……饱尝了食用蜗牛。在预定的庆典活动之外,还有为当选派另加的一百多个宴会。宴会中有宴会,宴前又有饮宴。宴会后还有宴会,有州宴、鸡尾宴、招待宴等。早午餐和午餐之后唯一要做的事,是在午后晚些时候仍穿得整整齐齐再度去赴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