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一场独角戏与两场宫斗

本文首发于“体坛加”。除特别授权(球迷直播室), 严禁其他任何平台转发。如有发现,不排除采取法律行动的可能性。多谢合作。

一切尽在预料之中,德甲赛季刚落下帷幕,正式结束拜仁工作的弗利克便重返德国国家队。德国足协今天官宣,他们与这位56岁的“六冠王教头”签约3年,即到2024年欧洲杯之后。今夏的欧洲杯结束后,弗利克就会从勒夫手中接过德国队帅印。9月初的3场世界杯预选赛——客场对列支敦士登、主场对亚美尼亚与客场对冰岛,将标志着德国队进入新时代。而接下来的这一个多月,刚经历高层地震的德国足协,可以将全部精力放在欧洲杯上,以帮助勒夫圆满谢幕。

从3月9日官宣勒夫在欧洲杯后辞任德国队主帅,到如今跟弗利克签约,整整经历了11周。从表面上看,花了11个星期才完成换帅工作,负责选帅的德国队主管比尔霍夫效率并不高。但从头到尾关注这部肥皂剧的观众都很清楚,其实从一开始,甚至在勒夫还没有主动提出解约的时候,弗利克就是比尔霍夫心目中的唯一人选——早在去年11月德国队客场0比6惨败给西班牙之前,当勒夫的下课依旧遥不可及的时候,比尔霍夫就在接受Sport1专访时表示他坚信弗利克胜任德国队主帅职务。回过头来看,在勒夫请辞之后一度引发过热议的朗尼克、克洛普、昆茨、马特乌斯等人,甚至连陪跑都不算。

在勒夫宣布辞职的时候,德国足协强调过不会去主动接触那些跟俱乐部有长期合同的教练。随后,拜仁董事会主席鲁梅尼格也对足协这番态度表示赞赏,让很多球迷误以为弗利克根本不可能是接替勒夫的人选,毕竟他明明在去年4月初才跟拜仁续约到2023年。但剧情很快就发生了180度的转变——弗利克归心似箭!就在勒夫官宣后仅仅3天,弗利克就在对不来梅的赛前新闻发布会上接了记者的话,并给出了令所有人都兴奋的答案。他说:“我在德国足协度过了非常非常好的时光,特别是跟勒夫共事。”这番话,让人感觉到他恨不得立即回德国足协工作。

尽管弗利克同时强调,他与拜仁有长期合同,而且在拜仁过得很开心,没有什么顾虑,但更重要的是他随后的发言——他证实自己与体育董事萨利哈米季奇之间有矛盾!弗利克是这样说的:“在婚姻当中,在合作当中,总会有意见分歧的产生。”说得很温婉,但其实已经和盘托出。

早在勒夫请辞之前,德国各路媒体便时不时披露弗利克与萨利之间有矛盾,但当时并没有太多人相信这会导致正在享受巨大成功的弗利克离开。结果在勒夫把德国队帅位腾出来之后,拜仁这场将相失和的闹剧便突然全面公开化并愈演愈烈,不再是媒体恶意搬弄是非与捕风捉影那么简单。此后媒体披露了更多冲突的细节,而弗利克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公开场合看似委婉却又来者不拒地证实确有其事,包括两人之间在世俱杯回来后大吵过一架,弗利克用粗言秽语“问候”过萨利,后来他承认自己犯错并向对方道歉。

3月国际比赛周之后,弗利克被伤兵满营的现状彻底逼急了。与巴黎圣日耳曼的欧冠1/4决赛首回合主场2比3落败之后,他冲着明知故问的记者发了火。随后在对柏林联盟的赛前新闻发布会上,他又发表了“去年那支球队强于今年”的言论,矛头直指主管组军事务的萨利哈米季奇。尽管鲁梅尼格出面“灭火”,但此时的弗利克去意已决。

当拜仁这边覆水难收,德国足协那边也闹得不可开交。去年10月,媒体披露了德国足协主席弗里茨·凯勒与秘书长库尔蒂乌斯之间的权力冲突。“0比6”之后,凯勒曾多次“试探”勒夫,想在欧洲杯后跟他提前解约,导致两人之间关系破裂。关键在于,庞大的足协主席团也不支持凯勒的想法,暴露出这位弗赖堡前主席是一个相当弱势的足协主席。到了3月底,凯勒与库尔蒂乌斯两派彻底决裂。各地方足协无法继续忍受这场“宫斗”,联署了一封抗议信,要求凯勒下台的声音越来越多。

4月13日被巴黎出欧冠后,弗利克向拜仁董事会请求提前解约,并在17日做客沃尔夫斯堡的联赛之后擅自公开这一决定。拜仁立即与纳格尔斯曼以及莱比锡RB接洽,并在4月27日火速敲定了换帅事宜,让弗利克得到了想要的自由身。随即,德国足协发表了非常简短的声明,表示很快就会与弗利克接洽。5月7日,即主场对门兴格拉德巴赫的赛前新闻发布会上,弗利克证实已经与比尔霍夫开始接洽,又强调自己手头还有其他选择。

与此同时,德国足协的“宫斗”也进入高潮。凯勒在4月23日的主席团会议中抨击与库尔蒂乌斯属于同一阵营的第一副主席赖纳·科赫,将身为专业法官的科赫比作臭名昭著的纳粹法官罗兰·弗赖斯勒。这个严重跨越底线的比喻,成为压倒凯勒的最后一根稻草。足协道德委员会要求凯勒前往体育法庭参加听证会。5月初,在各地区足协的不信任投票中,凯勒与库尔蒂乌斯双输,后者立即间接表达了请辞的想法。而一开始还坚决表示不会辞职的凯勒,也最终服软,在5月11日宣布会在17日的体育法庭听证会结束后下台。

与门兴的比赛开球之前,拜仁因当轮率先登场的莱比锡输给多特蒙德而“躺冠”。随着拜仁锁定德甲9连冠,比尔埃霍夫再也没有任何顾忌,并公开提出了要在欧洲杯之前就敲定勒夫接班人的目标。果然,在德甲收官战的赛前新闻发布会上,弗利克承认与比尔霍夫之间只剩下“一些小东西”要谈,“当所有事情都处理完毕,很快就可以官宣了。”无论是对门兴赛前,还是对奥格斯堡赛前,弗利克都说了一句几乎相同的话——“每个人都知道国家队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因此,即便他的话总是夹杂一些不确定因素,总是不把话说满,但旁听者都非常清楚他所要表达的核心意思是什么——非德国队不嫁!

《踢球者》披露,西甲两大豪门巴塞罗那和皇家马德里都向弗利克抛出过橄榄枝。不久前重新当选巴萨主席的拉波尔塔跟弗利克通过视频电话,希望游说对方,而皇马主席弗洛伦蒂诺更是直接找到弗帅。不过,弗利克一早就情定德国队。一方面,他视执教国家队为莫大荣誉,另一方面在于他担心前往西班牙执教会有语言障碍,导致工作无法充分展开。

最终,弗利克将德国足坛两大组织——德国足协与拜仁俱乐部的两场“宫斗”巧妙地结合了起来,炮制出一部年度大片。在临时顶替凯勒的两位第一副主席科赫和彼得·彼得斯,司库奥斯纳布吕格以及比尔霍夫的陪同下,弗利克在为期3年的德国队主教练合同上签字。据报道,他的年薪会略低于在拜仁的待遇,可能在500万欧元左右。

从2006年世界杯之后加入德国队出任勒夫的助教,到2014年世界杯夺冠后改任足协技术总监,再到2017年1月以家庭理由请辞。时隔4年半之后,弗利克将重新在德国足协工作。尽管在这期间经历了在霍芬海姆短暂且失败的体育总经理工作,也经历了在拜仁同样短暂却空前辉煌的主教练工作,弗利克依旧算是继承了德国队助教上位的优良传统——他是德国队(含西德队)历史上第11任主帅,也是继赫尔贝格、舍恩、德瓦尔、福格茨、里贝克与勒夫之后,第7位拥有国家队助教履历的主帅。

弗利克与里贝克一样,都是在离开国家队助教位置后,在经历过拜仁的执教后才回到国家队担任主教练。里贝克在拜仁执教21个月期间(1992年3月到1993年12月)一无所获,在国家队的两年执教(1998年10月到2000年6月)也是一塌糊涂。而弗利克尽管在拜仁主帅位置上待的时间更短,但一口气为俱乐部带回7个沉甸甸的冠军奖杯或奖盘,成就德国足球前无古人的“六冠伟业”,86场正式比赛拿下惊人的70胜,打进260球!

弗利克能将在拜仁的神奇执教表现复制到德国队吗?去年8月,拜仁在葡萄牙里斯本举行的欧冠八强战中连克巴塞罗那、里昂与巴黎,令人坚信弗利克深谙赛会制比赛之道。而且既然他能将刚刚进入“后罗贝里时期”、一度在尼科·科瓦奇手下失去统治力的拜仁立即带回巅峰,人们也完全有理由相信,他可以让经历2018年世界杯惨败、目前仍处在痛苦重建期的德国队重新具备竞争力,在2022年世界杯,特别是2024年本土欧洲杯上争夺冠军。更不用说,在勒夫公布的欧洲杯26人名单上,足足有8人来自弗利克的拜仁。

弗利克表示:“我们有一切的理由对于未来几届大赛,包括2024年本土欧洲杯感到乐观。以我的经验,我知道比尔霍夫会是一个强大、值得信赖的搭档,而幕后团队也会提供帮助,让我们不用很长的时间就可以步入正轨。我还期待着将自己的一些想法灌输给国家队和足球学院。但此时此刻,9月的事情并不重要——我会在8月准备好一份详尽的报告。如今重要的是接下来的大赛,我祝勒夫、佐尔格、科普克和球队好运。勒夫绝对应该在其美妙的国家队教练生涯当中拥有一个伟大的结局。”

尽管弗利克已决定接手,但新一届的德国队教练组人选还没有敲定。据《踢球者》报道,弗利克想带上拜仁助教丹尼·勒尔,以及科学与体能主管霍尔格·布罗伊希。不过与另外两名已确定赛季结束后告别拜仁的助教格尔兰和克洛泽不同,主要负责录像分析工作的勒尔与萨利哈米季奇以及新帅纳格尔斯曼的谈话非常积极。无论是留在拜仁还是去德国队都很有吸引力,他目前还没有做决定。布罗伊希也跟纳帅谈得很好,预计会继续留在拜仁工作,甚至已经着手为新赛季做训练计划了。

身兼国家队与德国足球学院主管的比尔霍夫指出:“我们拥有一个主要的共同目标:重返世界之巅。身为足协的竞技高管,汉西除了领导成年国家队的竞技事务,还会参与到各级别国家队、教练培训和德国足球学院的其他项目和倡议。”当然,德国足协最后也不忘感谢拜仁成全。科赫表示:“我们感谢拜仁及其管理层,他们非常合作与支持地铺平了弗利克出任国家队主教练的道路。”至于此前盛传的会安排一场国家队与拜仁之间的友谊赛作为对拜仁的经济补偿,足协尚未给出这样的说法。

【更多资讯】查阅更多德国足球资讯,请浏览德国足球在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