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臣战争中一位被“封圣”的俄军烈士:宁可断头也不改变信仰

要说现代俄军打得最窝囊的一场战争,当属发生在九十年代中期的第一次车臣战争。

那时的车臣叛军武装,连空中力量都没有,竟然重创了几十倍规模的俄军。要说其中缘由,除了一些境外势力的暗中资助,车臣战场上,更像是资深的苏军,在对付菜鸟俄军一般。

当年以杜达耶夫、马斯哈多夫为首的叛军大佬们,不乏前苏联红军高级将领,他们实战经验丰富,非常熟悉苏/俄军的战术和作战习惯,有很强的侦察和反侦察能力,并坐拥着一定的群众基础;而俄军那边,还没从苏联解体的打击中缓过劲来,工资津贴被长期拖欠,军中各阶层都疲于训练,整天想的都是如何把手中的武器资源“变现”。

在多次惨烈的交锋后,俄军终于被打醒,基层官兵也涌现出了诸多英雄事迹。这里要说的,则是其中唯一一个被封为“东正教殉道者”的俄军烈士——叶夫根尼· 罗季奥诺夫和他的妈妈变卖家产,给儿子寻尸,讨回公道的经历。

1977年5月23日,叶夫根尼· 罗季奥诺夫生于波多利斯克城乡结合部的一个小镇上。

这个波多利斯克距离莫斯科40公里,属于俄首都的南方咽喉区域。今年的一部俄罗斯战争片《波多利斯克学员》,讲的就是在卫国战争初期,为了拖住直逼莫斯科的德军,波多利斯克军校学员不畏牺牲背水一战的悲壮事迹。

作为首都圈的小镇青年,罗季奥诺夫的理想很务实——去莫斯科这样的大城市,当一名厨师。

为了筹备学手艺的花费,1995年罗季奥诺夫加入了俄军,被分配到俄罗斯边防部队服役。

当年底,第一次车臣战争开打,罗季奥诺夫随部队开赴前线,负责车臣—印古什自治共和国边境安检和排查工作。

车臣叛军非常善于伪装,经常以普通老百姓的身份来往边境,偷运军火等战争物资,或者伺机伏击俄军盘查人员。罗季奥诺夫和他的战友们拦下的每一辆车,每一个行人,都有可能是个定时炸弹。

1996年2月13日,罗季奥诺夫和三名战友们检查一辆可疑的救护车时,遭到车上数名叛军分子的伏击。罗季奥诺夫等人进行了激烈抵抗,但还是寡不敌众,被绑上了车,押到了叛军驻地。

此后的一百多天里,四名俄军士兵遭遇了各种酷刑虐待,其余三人先后被折磨致死。

其中最年轻的罗季奥诺夫,酷刑拷打之余,叛军一直试图诱导这个小伙子皈依教,好以此作为宣传范例,来羞辱和打击俄军士气。

面对叛军最后的通牒,罗季奥诺夫仍然不为所动。随即,在摄像机前,他被匪徒刻意用一把非常不锋利的刀切下了头颅,整个过程持续了一个小时。以其说是“斩首”,当时的场景,更像是用钝刀,一点点地锯掉人头。具体情节,后面会细说。

罗季奥诺夫被绑架后不久,他的妈妈罗季奥诺娃收到了俄军通知,说她儿子在前线失踪。

罗季奥诺娃多次向儿子所在部队反映情况,结果又被很敷衍地告知,罗季奥诺夫和其余三个同伴是当了逃兵。甚至,宪兵队还专程开到了罗季奥诺夫的老家,进行了一番搜查和盘问。

在同事邻居们的异样眼光和指指点点之下,罗季奥诺夫的老爸深感羞辱,一口气没上来,猝死在了下班路上。

经历了双重打击的罗季奥诺娃,仍坚信儿子就是被车臣人抓了人质,不顾一切地变卖了房子和家产,踏上漫漫寻子之路。

在各种托关系,找熟人的运作下,经过了9个月游走,罗季奥诺娃终于得到了一个她最难以接受的“线索”——罗季奥诺夫已于5月23日在巴姆特村被杀害。

而且,仔细算来,那天,这位正在寻子的母亲,距离儿子遇害的区域只有7公里!

活不见人,死也要见尸。擦干眼泪后,罗季奥诺娃又找到线人,试图花钱从车臣叛军手中买回儿子的尸体。

这时,一名俄军军官也被这位伟大执着的母亲所感动,同意和她一起冒险去拉回烈士遗体。

谁知,车臣叛军看出了这名便衣男子的真实身份,直接把两人带到了一片雷区,俄军军官被地雷炸死,罗季奥诺娃受了轻伤。

在媒体的报道下,这位散尽家产寻找儿子遗体的母亲感动了整个俄罗斯,帮她的人越来越多,俄军也主动让她搭车进入战区、为她寻找线索。

在踏上寻子之路的第10个月,罗季奥诺娃终于找到了儿子的尸体,然而,那却只是一具无头尸。

回到家中,罗季奥诺娃用最后的余钱,亲手掩埋了儿子残缺的遗体。此时,她也曾试图继续寻找头颅,但变卖家产的钱已经花光,寻子之路只得被迫中断。

此后的几个月,罗季奥诺娃总在梦中见到儿子,哀求妈妈拿回自己的头颅。在俄军的第一期抚恤金发放后,她一刻不停地再次来到了战后已是一片废墟瓦砾的车臣。

几经周折之后,罗季奥诺娃终于如愿以偿。而且,为了弄清儿子牺牲的原委,在赎头颅同时,她又用从车臣线人那里买到了儿子被处死全过程的录像带。

儿子被五花大绑,躺在地上,一名车臣匪徒手持钝刀,正一点一点地割着他的头颅。

第一刀下去,儿子身子便一阵剧烈抽搐。这景象连站在旁边的一位车臣叛军分子都看不下去了,建议同伴一枪崩掉他算了,并在旁边祷告,请求理解。

就这样,罗季奥诺夫被一刀一刀地“锯”掉了头颅,整个过程长达一个多小时。虽然疼得抽搐,但罗季奥诺夫依旧没有屈服。

视频中,一旁监督行刑的叛军队长还对着镜头得意洋洋地说:“这小子原本可以活下来,只要他宣誓放弃自己的东正教信仰,扔掉那个破十字架,皈依我们的宗教…..”

完成心愿的罗季奥诺娃踏上了返程之路。当她在莫斯科转乘火车的时候,负责安检的列车员问她,包里装的是什么东西?

随即,媒体也接着跟进,斩首的录像带被公布,人们这才知道了这个变卖家产,深入战场寻子的母亲都承受了什么。

通过视频,人们才了解到,这名年轻的士兵正是为了维护自己的东正教信仰而选择了慷慨赴死。

由此,罗季奥诺夫的事迹博得了无数俄罗斯人的感动和钦佩,他的遗体最终被按烈士待遇得以隆重安葬。

后来,又有人传说罗季奥诺夫的墓地曾经出现过多次“神迹”(很可能就是一些大气现象)。而俄军官兵们,也几乎把叶夫根尼· 罗季奥诺夫看作了可以保佑他们战胜敌人的神灵。

于是,为了顺应民意,莫斯科东正教大牧首把罗季奥诺夫册封为了新一代的“东正教殉道者”,他那身穿迷彩服的圣像被陈列在了各大东正教教堂之中,接受着人们络绎不绝的顶礼膜拜。

前阵子,我发了数篇关于车臣叛军几代老大杜达耶夫、马斯哈多夫生平相关的文章,在评论中看到了这么个现象,竟然还有很多人为其点赞——他们把这些分裂分子,甚至是头目说成了民族英雄,表示车臣就是应该去独立,因为,车臣是在19世纪才被并入的沙俄帝国。

像美国的德克萨斯州1836年之前,还曾属于墨西哥呢,之后又独立建起了德克萨斯共和国(孤星共和国),1845年才被并入的美国。

苏联时期,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乌克兰、波罗的海三国等叫做“加盟共和国”。而车臣则属于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之一——俄罗斯联邦内部的“自治共和国”,仅类似于俄联邦内部的一个高度自治的民族自治区而已。所以,苏联解体后,当然也归俄罗斯管。

整个九十年代,车臣人在废墟上饥寒交迫的挣扎时,这些所谓的“独立英雄”们,则在倒卖军火和石油中个个富得流油。也正因为如此,到了第二次车臣战争,这帮人完全丧失了群众基础,被赶进了高加索山区打游击去了。而且,此时叛军的武装性质也更加明显,像莫斯科剧院人质事件、别斯兰惨案,这些针对普通民众的恐袭,都是他们一手策划实施的。

另外,对于车臣的立场,中国官方向来是非常明确,俄罗斯境内193个民族,咱们56个民族,都不同程度的受到了“”的侵扰,打击这“”更是早前“上海五国组织”成立的主要目的。

而第一次车臣战争中叛军之所以曾经坐拥了一定的群众基础,是因为老百姓们被打着民族独立旗号的军阀们给迷惑和利用了,他们想反抗的,其实多是苏联时代腐朽的特权阶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