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洛事件后续:父母的“重男轻女”才是世间最大的恶

今天,强叔被微博热搜“现实版樊胜美”吸引了,本以为是一种吐槽,没想到却是一个年轻姑娘用生命书写的悲剧。姑娘叫洛洛(化名),1996年出生的她在杭州工作,因为长期遭受家里人的索取,倍感压力很大。2019年10月,原本心情就不好的洛洛,又和男友闹了别扭,便一个人去钱塘江散心,没成想却遇到钱塘江涨潮意外去世。

洛洛去世以后,警方也展开调查并说明其去世原因属于意外身亡,与工作的公司毫无关系,但洛洛工作的公司因为给员工都买的有保险,所以公司便把保险公司赔偿的6万元全数补偿给了洛洛的父母,也算尽了人道精神。

本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也让逝者安息,然而事情过了三天,洛洛的父母突然向公司索赔41万元,至于原因,有知情人爆料是要给洛洛的弟弟买房子,不少网友为了求证爆料的真伪,便开始在社交平台上找出洛洛生前的一些发言,一些状态。

从这些内容中,强叔发现原来洛洛一直被原生拖累,因为自己够努力、因为自己有出息、因为自己的工作能挣钱,就被父母,弟弟这些至亲的人不断索取压榨,直到自己去世后还在被这些所谓的家人拿去当成讹钱的筹码,生而为人,这样的父母难道心里真的不觉得愧疚吗?

事情后续还没有盖棺定论,强叔也不知道结局会如何,只是从洛洛这件事中,强叔看到了人性的恶,也明白父母的“重男轻女”才是世间最大的恶。

同事小秋是一个很努力的姑娘,当初她只身一人来到城里打拼,日子最苦的时候住地下室,吃馒头就咸菜。后来,小秋通过自己的努力,不仅提升了自己的学历,工作能力也得到领导的认可,升职加薪也是理所应当。虽然小秋不用再去住地下室,也不会再担心吃了上顿没下顿,可她仍旧过得很苦。

其实,小秋出生在农村,父母没什么技术,全家的收入就靠着几亩地和打散工挣来的,自从小秋的弟弟出生以后,父母把所有的爱给了弟弟,而小秋就变成了弟弟的“受气包”,从小到大小秋被弟弟欺负了无数遍,小秋身上的伤疤都是来自弟弟的“杰作”。

更让小秋伤心的是,她的成绩明明可以考上大学,可是父母却逼她退学,因为父母要她出去挣钱贴补家用,进城打工以后,父母从来不关心她过得怎么样,只会问她这个月发了多少工资,什么时候寄回来。

后来,父母知道小秋在城里有了出息,挣的钱也多了,他们开始要求小秋出钱给弟弟买房,起初,父母还能商量着来,见小秋不同意,父亲竟然脱了鞋就往小秋的脸上招呼,边打边说:“你这个死丫头,现在长本事了,老子管不了你了,你今天要是不答应给弟弟买房,老子就打死你。”

一旁的母亲并没有阻止丈夫的举动,反而劝小秋答应。看着父母的所作所为,小秋原本就寒了的心,这下彻底寒了。

不管是洛洛,还是文中的小秋,她们原本都可以生活得很好,可是父母的“重男轻女”成为压在她们身上的一座大山,压得她们喘不过来气。强叔无法体会洛洛去世前一刻,她心里在想什么,是对生活的不舍,还是一种自我的解脱。我们本来以为“重男轻女”的思想已经被抛却在时间的年轮中,却不知道它修炼成精,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而这副模样的背后就是为人父母者最大的恶。

写到这里,强叔想和大家谈谈“亲人”这个概念,这个世界上,不是与某个人有血缘关系、有法律关系(婚姻、认养等)的人,都能被这个人打心底里认可并称愿意为“家人”的,他们只是法律意义、生物学意义和社会意义上的家属和亲人。而很多时候,这些所谓的家人,真的还不如一个毫无血缘关系、毫无社会法律关系的陌生人。

真正的家人,并不是指有血缘关系或法律关系,而应该是在物质上相互支持、相互帮助、相互依靠,在精神上相互陪伴、相互慰藉、相互激励、相互依靠,相互给予对方温暖和爱意的人,才能称之为家人。

最后,希望洛洛事件的后续早些结束,好让这位受尽苦难的姑娘早日安息。也希望所有偏心的父母能够自省,不要再让“洛洛事件”的悲剧重演。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2015年男子半年花300万,嫖了160个小姐,小姐:最高一次收费15万

47岁中国女子赴美见男网友,结伴出游后两人均已失踪!中国驻洛杉矶总领馆发声

友商压力大了!小米MIX Fold 3实拍出炉:徕卡双长焦太猛 媲美单反

2025 电动款 MINI John Cooper Works 汽车路测照片曝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