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最长寿的钢琴家!最年长的纳粹大屠杀幸存者她相信“音乐将我拯救”

豁达、乐观、包容成就了传奇老人爱丽丝赫茨索默(Alice Herz-Sommer)的美丽一生。

这个短视频是以爱丽丝一生传奇经历为题材的纪录片的宣传短片,该纪录片曾荣获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奖。正如视频中所见,在爱丽丝的身上,你丝毫感受不到通常历经苦难之后,留下的长久仇恨或是苦痛;相反,温和爽朗的笑容始终挂在她脸上,对生活的乐观和热爱感染着身边的每一个人。而这份力量的来源,拿她自己反复提到的话来说,音乐陪伴了她一生,也拯救了她一生。

她是全世界最长寿的钢琴家,独居在伦敦市中心的一个小小公寓中,每日都会坐在钢琴前,弹奏着她心爱的舒伯特和贝多芬。

尽管由于健康原因,她只能用八个手指弹琴了,但她还是会挥挥手笑着说“我现在移动这两个手指出了点麻烦,除此之外,敲木头,一切正常。”

她的外表、谈吐和行为并没有隐藏她的年龄。她的思路清晰连贯,讲话幽默风趣,

钢琴是她最好的伙伴。她每天坚持练琴3个小时,每天吃一样的食物,只喝热水。

她另外的身份则更富传奇色彩——她也是全世界已知的,最年长的二战犹太人大屠杀幸存者。

在爱丽丝的身上,你丝毫感受不到通常历经苦难之后,留下的长久仇恨或是苦痛;相反,温和爽朗的笑容始终挂在她脸上,对生活的乐观和热爱感染着身边的每一个人。而这份力量的来源,拿她自己反复提到的话来说:音乐陪伴了她一生,也拯救了她一生。

1903年11月,爱丽丝出生于奥匈帝国时期布拉格的一个犹太家庭,父亲是一名商人,母亲受过高等教育,并跻身知名作家圈。

当时的许多大家,比如奥地利作曲家古斯塔夫、奥地利著名作家斯蒂芬·茨威格、奥地利小说家弗兰兹卡夫卡都是索默家的好友。

爱丽丝7岁那年在姐姐艾尔玛的影响下开始学习钢琴,她感到自己似乎是“为钢琴而生”,一开始练习就停不下来,很快便能熟记每一首学过的曲子。

16岁时,爱丽丝顺利考入布拉格德国音乐学院,成为当时年龄最小的学生。21岁便举办了首场独奏音乐会。很快爱丽丝便闻名于整个欧洲中部,频频受邀举办音乐会和录制唱片。

事业如日中天的同时,爱丽丝也收获了美满的爱情,1931年她与音乐家利奥波德索默结婚,6年后有了儿子拉斐,生活非常幸福。

20世纪30年代早期,爱丽丝赫兹索默已成为布拉格最著名的钢琴家,并收获美满婚姻。

1939年希特勒的军队攻占了捷克斯洛伐克。纳粹禁止犹太人在公共场合表演和教学

更糟糕的是,因犹太血统,爱丽丝一家,于1942至1943年相继被送进了纳粹集中营。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天,我72岁的老母亲背着沉沉的行李,步履凄凉,头也不回,一步步走进纳粹集合犯人的大楼,渐行渐远。我站在人群外,什么都不能做,什么都不能,那是我人生中最无助的时刻。那天后,我再也没见过她。”

爱丽丝的父母在被转往奥斯维辛死亡集中营后遇害,丈夫后来也因斑疹伤寒,死于另一个集中营里。

特雷辛集中营里,犹太名人和知识分子被允许作曲和开音乐会。作为纳粹政治宣传的一部分,他们被纳粹拍进电影,以显示犹太人的待遇有多好。

在那里她和其他音乐家为集中营中的囚犯和纳粹士兵表演了超过100场音乐会。

爱丽丝演奏了所有记忆中肖邦的24首练习曲。尽管身陷囹圄,但不管是演奏者还是听众,音乐所在的那一刻,都暂时忘掉了周遭的苦难和折磨,仿佛身在天堂。

对于在集中营的表演经历,爱丽丝后来回忆:“每当我知道我将有一场音乐会时,我还是会很高兴。音乐具有魔力,来看我们演出的大厅能容纳150名观众,这些或年迈、或绝望、或被病痛和饥饿折磨着的人们,此时为音乐而活,音乐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是食物,如果他们没有来听我们的音乐会的话,可能他们早就死去了。而我们也是一样。”

在被压抑与恐惧笼罩着的集中营里,音乐保存了她的理智,同时也为他人带来了巨大的精神力量。时常来听音乐会的一位纳粹军官,也因为音乐对她的感激,帮助她免于被送往死亡集中营,儿子拉斐也在她的保护下活了下来。

音乐使她最终等到了走出集中营的那一天。黑暗年代,音乐完成了对人性的慰藉和救赎。

因为音乐,儿子拉斐成年之后,记忆里竟然没有多少关于特雷辛的黑暗记忆。他后来提到在集中营的那段生活时,曾写道:“母亲在地狱里给我建了一个伊甸园。”

1945年5月8日前苏联红军解放了爱丽丝所在的集中营,42岁的爱丽丝和儿子重回布拉格。当时的布拉格已满目疮痍,他们原来的房也已被人占据。

1949年3月,在姐姐的帮助下,爱丽丝终在以色列与幸存的家人团聚。此后40年她一直在耶路撒冷音乐学院任教。

作为纳粹大屠杀的幸存者及家中独子,本可免服兵役的儿子拉斐,出于对在他们无家可归时伸出援助之手的以色列的感激和热爱,后来也入伍了,并在军队演奏音乐。退伍后,拉斐去伦敦进修大提琴,他的音乐才华很快得到了世界认可。

1986年,83岁高龄的爱丽丝在儿子拉斐的一再请求下,搬到伦敦和儿子一起生活。并做了乳腺癌清除手术。

2011年,在距索爱丽丝98岁生日还有13天的时候,64岁的儿子拉斐在完成一场音乐会演奏后因心脏病发去世。

很多人认定拉斐的离世对她的打击是致命的,但爱丽丝却说,“拉斐是我这辈子最杰出的作品,这辈子他只让我伤心过一次——就是他走的那天。不过,我还是很感激,他走得很平静,没受什么罪,也无需再经历年老体衰。他人生中的最后一天很美好,最后的记忆全是音乐……我还可以在电视上看到他的表演,他住在那里。”

这里离她的大家庭很近,每天她最亲密的朋友们,他的孙子和孙媳妇也都会来看望她。

虽然独自生活,但她却有着让人艳羡的好心境和好脾气,她始终强调乐观才是她长寿的关键。

尽管已百岁高龄,她的记性出奇的好。她自己处理自己的约会、烹饪、购物,每天散步两次,每天坚持弹奏钢琴,与在世的朋友们交谈。

不论是在忘我弹奏舒贝特、巴赫、贝多芬,与友人下棋、交谈,还是当年在琴边或与丈夫或幼子留影,爱丽丝都挂着天真开怀的笑颜。

2011年马尔科姆克拉克用了一周多的时间在爱丽丝的小公寓了拍摄关于她生活和经历的纪录片《六号女士:音乐拯救了我的生命》,并花了两年的时间才完成制作,该纪录片全长38分钟,于2013年夏天公映,2014年3月该片一举赢得第86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奖。遗憾的是就在纪录片获奖的前一周,爱丽丝因病去世。

2014年2月21日,爱丽丝赫茨索默因为身体不适住进了伦敦的一家医院。两天后平静的走完了自己美丽的人生,享年110岁。

“我们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一个礼物,一种馈赠,我们更应当珍惜那些美好,并把所有好的东西传递给我们所爱的人。”——爱丽丝赫茨索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