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公里之外:1976年以色列特种兵奔袭乌干达机场解救人质

世界格局苏攻美守,国际共运欣欣向荣,东风压倒了西风,左倾激进思想一浪高过一浪;亚非拉第三世界国家,掀起了民族独立运动高潮,革命与解放成了当时最激动人心的口号。

这两种大势,前者催生了极左型恐怖组织,如日本赤军、秘鲁光辉道路、意大利红色旅、德国红色旅等,后者催生了民族宗教型恐怖组织,如巴解下面的“人阵”、“黑九月”,库尔德工人党等。

这两类有各自的追求:前者要搞世界革命解放人类,后者要实现本民族独立与解放。人类解放和民族解放,有共通之处,所以这两类有合作基础和合流趋势。

比如,日本赤军就曾大力支援“崇高的巴勒斯坦人民解放斗争”,德国红色旅也曾与巴解“人阵”合作搞恐怖活动。

今天要讲的故事,便是德国红色旅与巴解“人阵”劫持法国客机,以色列特种部队奔袭4000公里之外的乌干达恩德培机场,解救人质的过程。

1976年6月27日,法国航空公司139次航班,从以色列特拉维夫起飞,经雅典飞往巴黎。

此时,迟钝的希腊航空交通管制人员还没反应过来,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却发现了异常——飞机可能被劫持了。

第三次中东战争以来,针对以色列的太多了,劫持飞机事件更是屡见不鲜。

以色列的老对手“人阵”(全称巴勒斯坦人民解放阵线),就特别喜欢搞飞机,他们声称:“劫持一架飞机所引起的轰动效应,远远大于我们在战场上杀死100个以色列士兵。”

最猛的时候,他们曾一次性对5架西方客机下手,把300名乘客囚禁于沙漠中。

所以,当法航的这架“空中快车”与地面失去联系时,摩萨德的本能反应就是飞机被劫持了。

摩萨德一面上报情况,一面指示世界各地的情报网,搜集与此次航班失踪相关的情报。

在内阁会议上,以色列总理拉宾宣布政府进入紧急状态,成立由总理亲自挂帅的应急指挥小组,命令相关部门24小时待命,迅速抽调人员,研究对策。

以色列被阿拉伯国家所包围,险恶的生存环境,让他们产生了强烈的危机意识。一旦有风吹草动,以色列各个部门能高速、高效运转起来,其动员速度在世界上罕有其匹。

下午5点多,摩萨德基本搞清楚了状况:飞机确实被劫持了,它掉头去了利比亚,在班加西机场加油后,又飞走了,策划指挥劫机的可能是“人阵”头目哈达德。

晚上8点,摩萨德驻伦敦特工搞到了更详细的情报:劫持飞机的是4个人,其中1男1女是德国人,另外2人是阿拉伯人,劫机者把飞机上的犹太人和其他乘客分开了。

原来,飞机上有个机智的英国孕妇海曼,她用小刀划破了自己的大腿,谎称有早产先兆,在班加西加油时,把她放了。海曼飞回伦敦后,摩萨德特工来到她家里,搞到了情报。

凌晨3点,摩萨德送来了新情报:飞机在乌干达首都恩德培机场降落了,乘客被关押在一座废弃的候机大厅内。

情况更复杂了,支持这次的,不仅有利比亚的卡扎菲,还有乌干达总统阿明。

阿明是个神经病,他在国内虐杀无数反对派,下令将7万多名亚洲人赶出乌干达,还在联合国大会上号召灭绝以色列人。他干得最狠的事是公开吃人肉,反对他的人和给他戴绿帽子的人,都是他的美味。

阿明由此获得了一连串标签:独裁者、疯子、暴君、屠夫、虐待狂、食人者,吃人狂魔。关于他的烂事,3天3夜也说不完。不过,这不是今天的重点。

以色列建国前,有个“第二建国方案”:如果不能在巴勒斯坦地区建国,就在乌干达建立复国基地(1903年英国人曾提出在英属东非乌干达划一块土给犹太人建国)。

建国后,为了留条后路,以色列一直在对乌干达进行经济和军事援助,乌干达空军就是以色列人教出来的,以色列还在乌干达有400多人的军事顾问团。

1972年,阿明想对邻国坦桑尼亚发飙,时任以色列总理梅厄夫人拒绝向乌干达提供军事支援,两国关系恶化并断交,阿明转而支持以色列的对头巴解组织。

这次,就是阿明和“人阵”、德国红色旅合伙搞的。阿明提供场地,“人阵”头目哈达德负责策划和辅助执行,德国红色旅成员温弗里德·伯泽负责现场指挥。

劫持飞机的4个人,分别是伯泽和新入伙的德国女西普曼,以及2名“人阵”成员。飞机在恩德培机场降落后,6名“人阵”分子赶来汇合,增加为10人。

6月29日下午2点,用乌干达国家广播电台,向外界喊线点前,释放被关押在以色列、西德、法国、肯尼亚等国的53名“同志”,否则杀死所有人质。

这53名,有40人关押在以色列,6人关在西德,5人关押在肯尼亚,其余2人分别关在瑞士和法国。日本赤军骨干分子冈本公三,也在被要求释放之列。

答应,还是不答应,这是一个问题。但对以色列而言,这不是一个问题:干就完了。

一直以来,以色列政府在类似问题上都持强硬立场,武力解决是首选,除非武力解决可能性为零,否则,以色列政府不会同谈判交易。

当年慕尼黑惨案,黑九月组织劫持以色列运动员,要求释放巴勒斯坦囚犯,梅厄夫人回应的是拳头——“绝不向妥协!”

道理很简单:和谈判交易,他们会得寸进尺,以后频繁绑架以色列人质,提各种要求,以色列将永无宁日,只有断了他们的非分之想,才能更好的保护以色列人。

以色列国防部长佩雷斯忽悠阿明,如果阿明协助拯救了人质,他将可能获得诺贝尔和平奖,阿明非常渴望得到世界的认可,还真说服释放了分两批148名非犹太人质,只留下了94名犹太乘客和12名机组人员(机组人员为保护乘客,主动留下)。

得知飞机被劫持的那一刻,以色列总参谋部,就开始研究武力营救人质的方案了。

从以色列特拉维夫到乌干达恩德培,有4000公里之遥,其间要经过埃及、苏丹、索马里、埃塞俄比亚等国家,这些都是清一色的敌对国家。

即使飞机侥幸没被雷达发现,中途怎么加油也是一个问题,即使解决了加油问题,怎么解决机场的乌干达守军也是一个大问题·······都是问题。

7月2日,总参谋长古尔和特种部队司令希姆龙制定了一个十分大胆的营救计划——“霹雳行动”(也有的翻译成“雷霆行动”)。

第一次中东战争时,拉宾作为一名旅长在前线指挥战斗,第三次中东战争时,拉宾任总参谋长,以色列军队的作战计划,都是从他这里出来的,此人既能带头冲锋,又能运筹帷幄,有着非凡的勇气和魄力。

拉宾虽然退役了,但军人本色不变,他认为“霹雳行动”大胆归大胆,但有搞头。

摩萨德头子胡菲,早就派特工潜入了乌干达,特工化装成恩培德机场的清洁工,用隐藏在拖把里的微型相机,把机场建筑拍了个遍,还侦察到了乌干达军队在机场的部署情况。

更巧的是,恩培德机场就是当年以色列帮助乌干达修建的,以色列建筑公司还保留着设计和施工的图纸资料。

根据这些情报,以色列按1:1的比例,复制一座恩德培机场模型,精确程度连台阶级数都一样。特种部队在模拟环境里,反复演练、分析、改进、完善,力求剔除一切多余动作,最短时间内解决战斗。

4架C-130运输机也在进行强化训练,一遍一遍急加速、急减速、强俯冲、强着陆,为即将到来的高强度飞行做准备。

加油问题也解决了。在线人的帮助和美国的斡旋下,肯尼亚政府答应,让以色列飞机在肯尼亚停留加油,条件是把飞机伪装成民用包机,行动时摧毁乌干达战机——肯尼亚和乌干达是敌对关系,乌干达的米格战机对肯尼亚构成了很大威胁。

4架C-130“大力神”运输机负责运输突击队员,8架F-4E“鬼怪”战机在高空护航,2架波音707中,1架在恩德培上空盘旋指挥,1架搭载医疗设备在肯尼亚机场待命。

行动的总指挥官是特种部队司令希姆龙准将,现场带队的是“野小子”(总参谋部直属侦查营)指挥官内塔尼亚胡中校。

为了躲避雷达,4架运输机关闭了无线米低空飞行,时而直接冲入气流中,经过7个多小时艰苦飞行,运输机队神不知鬼不觉飞抵恩德培,比预计时间晚了1分钟。

晚上23点30分,第一架运输机在恩德培机场降落,紧接着1辆奔驰轿车和2辆路虎越野车驶出了飞机——情报显示,阿明曾多次乘坐奔驰和2辆路虎看望人质,为了麻痹乌干达军队,突击队伪装成了阿明的车队。

各小组分头行动:主攻部队快速向候机厅强攻;掩护小组抢占有利地形,用无后坐力炮和装甲车封锁机场通道,阻击乌干达机场守军和从别的地方赶来的援军。

爆破小组兵分两路,一路负责摧毁停放在机场的米格战机,这既是防止撤退时被乌干达空军追击,也是兑现对肯尼亚的承诺,一路负责拆卸机场内的苏制雷达装置,带走研究。

强攻过程没有悬念,突击队干掉了在候机楼外放哨的后,跳下车冲进候机厅,与混战。

1名突击队员用希伯来语反复喊道:卧倒,卧倒。以色列人质听到母语,就地卧倒,听不懂希伯来语,仍在持枪战斗,被瞬间击毙。

从第一架运输机着陆,到载着人质的运输机起飞,整个过程只有53分钟,比原计划提前了2分钟。

突击队击毙了45名乌干达士兵,5名“人阵”成员,以及2名德国红色旅成员。

105名人质中,3人死亡,还有1人在因在医院,没被救出来,事后被阿明报复杀死。

现场指挥官约尼·内塔尼亚胡中校,在带队冲锋时中弹牺牲,是这次行动中唯一的阵亡者。

约尼·内塔尼亚胡有两个弟弟:伊多·内塔尼亚胡写了本一书《约尼的最后一战》,详细描述解密了恩德培行动,以纪念他哥,另一个弟弟本雅明·内塔尼亚胡,是现任以色列总理。

关于恩德培行动的电影很多,最近的一部是2018年上映的《恩德培》,中文片名是《火狐一号出击》。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脱贫县花715万建牛郎织女雕塑,中标单位7月中标8月建成,还拿下多个项目!当地回应:符合流程

“特斯拉加速电动汽车时代来临”,相隔十年的两次采访,马斯克创办初心从未改变

受《星空》临近发售影响,Xbox Series X主机美亚销量增幅超1000%

半斤机再见 iPhone 15 Pro Max被曝减重成功:手感更好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