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洗车行动”洗掉5位总统

巴西是拉美头号大国,面积、人口均居拉美第一,世界第五。巴西同时也是20国集团和金砖国家组织的成员国之一。2014年3月,巴西启动大规模反腐调查“洗车行动”。

最初,警方只是注意到巴西议会几公里以外的一家加油站老板卡洛斯·哈比卜·沙特尔参与洗钱等非法活动。但随着调查深入,警方发现沙特尔与洗钱案犯阿尔贝托·优素福有勾结,而优素福曾为巴西石油公司前高管保罗·罗伯托·科斯塔买过一辆路虎汽车。此后,优素福、科斯塔向检方认罪,开始供出更多案情,由此揭开了一项大规模反腐调查的序幕。

据调查显示,巴西石油公司高管层败,利用外包工程虚抬报价收受贿赂,还有政界人士向巴西石油公司推荐承包商并从中收取好处费。巴西“洗车行动”开始5年多来,已有3位巴西总统或前总统落马,另有秘鲁2位前总统被调查,多名巴西政客和公司高管被判刑,目前还有不少人正在受调查或接受法庭审理。此外,由于巴西大型企业的业务范围往往遍及拉丁美洲,除巴西外,多个拉美国家也根据巴西方面提供的调查线索,各自在国内展开了与此相关的反腐行动。

作为巴西第一位工人出身的总统,卢拉在2003年至2010年执政期间,通过在福利政策方面的大幅调整,使得约3000万巴西人成功脱贫,大大缩小了巴西的贫富差距。也是在卢拉执政的7年里,巴西经济经历了腾飞式发展。这个拉美最大的经济体不仅在全球深陷金融危机期间信用评级逆市上升,也正是凭借在这一阶段的抢眼表现,巴西赢得了2016年夏季奥运会的举办权,成为南美洲第一个获此殊荣的国家。到卢拉离任时,他的民众支持率依然高达87%。

然而,随着卢拉的继任者,将其视为“政治导师”的巴西前总统罗塞夫2016年遇到“麻烦”,并最终遭弹劾下台后,卢拉也在巴西国内遭到越来越多的非议。2016年3月,因涉嫌受贿,卢拉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2016年10月,巴西联邦最高法院宣布对卢拉正式进行调查。巴西检方称,卢拉执政期间收受了巴西建筑公司OAS约110万美元的现金贿赂,还包括一栋奢华的海滨别墅。2017年7月12日,巴西联邦最高法院宣布,前总统卢拉因贪污罪被判9年6个月监禁。卢拉就此成为自1988年巴西宪法生效以来,首位遭到判刑的巴西前总统。

2018年10月7日巴西再次举行总统选举。此前分析人士认为,卢拉是否会在2018年大选前被终审定罪,将成为左右2018年选情的关键因素。如果上诉被驳回,根据巴西法律,卢拉将自动失去竞选资格。届时,卢拉所在的劳工党将很难找到一个影响力和支持率能与其比肩的候选人。反之,如果卢拉最终被判无罪,那么他将再次扮演“悲情英雄”的角色,借此提高大选胜出概率。

当地时间2018年7月15日,巴西前总统卢拉现身国内的一个2018年大选竞选集会上。自巴西2017年7月27日联邦最高法院以贪污罪和洗钱罪判处卢拉9年6个月有期徒刑以来,这是其第二次公开露面。在集会上,卢拉再三强调,不会停止2018年的竞选之路,并对支持自己的民众表示:“你们将决定我的命运。”对于有关其本人的指控与判决,卢拉则继续坚称自己无罪,并指责司法机关的定罪没有任何证据,有关判决是政治角力的结果,目的是为了“故意”阻碍他的政治生涯。毕竟,凭借留给巴西政坛的遗产,卢拉此前在2018年大选候选人的民调中一路领先。

2018年1月24日,巴西联邦地区法院二审维持一审判定的罪名,并将刑期增加至12年零1个月。5月10日,巴西联邦最高法院否决释放前总统卢拉的申请。根据巴西《清白档案法》,卢拉入狱服刑,将不能参加总统选举。

从2003年年初卢拉执政开始,巴西劳工党连续执政了13年,其中卢拉执政了8年,罗塞夫执政了5年多。卢拉执政期间,其采取稳健务实的经济政策,控制通货膨胀和财政赤字,鼓励生产性投资和工农业发展,加强金融监管,使巴西经济逐步走上稳步发展道路。2010年年底,卢拉卸任时,巴西成为世界第七大经济体。劳工党政府推出了一些重要的改革措施和社会发展计划,使约3800万人脱贫,成为新兴中产阶级,使巴西贫富差距一度缩小,在中下层民众当中赢得了广泛支持;外交方面,巴西以新兴大国姿态走向世界,积极倡导世界多极化和国际关系新秩序,推动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同时借助“金砖国家”的集团优势,扩大了巴西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

2011年6月,罗塞夫政府又推出“巴西无贫困”的目标,提出要消灭赤贫家庭,使巴西成为“中产阶级的国家”。应该说,劳工党执政的头十年,在政治、经济、社会和外交方面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那么为什么罗塞夫会遭到国会弹劾?概括地讲,近些年来,巴西政坛频繁曝出政商勾结的丑闻,与巴西石油公司有关的一系列腐败案件,更是被称为“巴西历史上最大的贪腐案”。针对这一系列案件的反贪行动,即“洗车行动”,使总统罗塞夫因卷入此案而遭遇了她政治生涯中的滑铁卢。

卢拉是巴西第一个来自工人家庭的总统,罗赛夫是巴西第一个出身平民的女性总统,他们是政治上的盟友,罗塞夫则一直视卢拉为自己政治上的导师。没有卢拉的提携,就没有罗塞夫政治上的辉煌;没有卢拉的失败,也就没有罗塞夫的下台。卢拉与罗塞夫关系密切,巴西司法机关在侦查卢拉案件的同时,也开始了对罗塞夫的调查。总检察长罗德里戈·雅诺特以“组织有组织犯罪团伙”等罪名向联邦最高法院起诉卢拉与罗塞夫。雅诺特在诉状中指出,2002年至2016年,卢拉、罗塞夫等巴西劳工党8名要员通过操控巴西石油公司等国有企业,收取大约4.8亿美元贿赂,涉嫌组织有组织犯罪团伙、腐败和洗钱等。

雅诺特指控“卢拉是这个犯罪组织的重要领导人”,理由是他担任总统时有权任命公职人员,甚至在卸任后仍通过对罗塞夫施加影响继续掌控这种权力。雅诺特说,这个“犯罪组织”还指向另两个政党——进步党和现任总统米歇尔·特梅尔所属的党。他说,特梅尔上任后,党成员接手了这个组织。2016年罗塞夫因被指责犯所谓“违反预算法”而被弹劾下台,而这次是她首次受到刑事罪名指控。

罗塞夫遭弹劾下台后,副总统特梅尔继任总统。自2014年3月巴西启动“洗车行动”大规模反腐调查到特梅尔继任总统时,已有150多名政界、商界人士被定罪。特梅尔虽然当了总统,2017年时仍成为调查对象,遭检方起诉。特梅尔被奥德布雷希特公司前副总裁马斯奥·法里亚实名举报,称特梅尔还是副总统竞选人时,接受过该公司4000万美元的“政治献金”。检方称,特梅尔从事公务40年间“经营”一个“犯罪组织”,收取或安排贿赂合计金额超过18亿雷亚尔(约合4.75亿美元)。但国会众议院因总统拥有“临时豁免权”,表决不予停职、不交予司法审理。

特梅尔2018年年底结束任期,不再享有在任总统特权。2019年3月21日,他因涉嫌领导一个“犯罪组织”收受巨额美元贿赂而在圣保罗被捕。特梅尔和其余涉案人员否认犯罪。巴西高等法院第六专门小组3月25日做出临时决定,因继续羁押缺乏法律依据,给予前总统特梅尔人身保护令,将其立即释放。这一临时决定将在里约热内卢的刑事法庭法官签字之后生效,特梅尔暂时重获自由。

特梅尔虽走出了监狱,但不等于有完全的自由。第六专门小组决定采取有关预防性措施来替代对他的监禁,这些针对特梅尔的措施包括禁止他与其他正在接受调查的人员接触、禁止变更住址或出国、要求上交护照、要求不得与该案有关的法律实体接触等。

2019年5月8日,里约热内卢第二联邦法院决定撤销特梅尔的人身保护令,判决他应再度被监禁。5月9日,特梅尔自行前往巴西联邦警察局圣保罗分局接受处罚。

秘鲁两位前总统亚历杭德罗·托莱多和奥良塔·乌马拉大概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一天他们会“栽”在巴西人的“洗车”上。2017年7月13日,因前总统奥良塔·乌马拉及其妻埃雷迪亚涉嫌洗钱等罪名,秘鲁司法当局决定对两人实行18个月的“预防性监禁”,防止他们外逃。奥德布雷希特公司前首席执行官马塞洛·奥德布雷希特曾承认,用300万美元资助过当时的秘鲁总统候选人乌马拉。该公司驻秘鲁前代表也向秘鲁司法部门承认,曾经向乌马拉送钱。据此前秘鲁检方的调查,除了“洗钱和同谋罪”,乌马拉夫妇还涉嫌从巴西的奥德布雷希特建筑公司的建筑项目中获取非法利益。

相对于已经被控制的乌马拉,另一位同样卷入奥德布雷希特公司受贿案的前总统亚历杭德罗·托莱多让秘鲁司法当局头疼得多。2017年2月7日,秘鲁检方以“洗钱和贩卖影响力”的罪名对托莱多正式提起诉讼;2月9日,秘鲁最高法院宣布对托莱多实行18个月的预防性监禁。2月10日,秘鲁政府宣布,托莱多因涉嫌巴西奥德布雷希特公司行贿案,已被列入国际刑警组织发布的红色通缉令名单。据负责此案的检察官透露,秘鲁检方不仅有巴西检方提供的证人供词,而且通过初期调查及搜查托莱多住宅,已掌握了后者犯罪的证据。

那么,托莱多在哪里呢?早在秘鲁检方提起正式诉讼时,托莱多就已远在法国巴黎,自称是在参加经合组织(OECD)的一场活动。他在接受秘鲁电视四台电话采访时坚决否认罪名,称这些都是政敌的迫害行为。托莱多当时表示,他会返回秘鲁配合司法部门的调查,但他未提及何时返回秘鲁。随后,秘鲁官方透露,有可靠信息显示托莱多抵达美国旧金山,并可能前往以色列避难。在得到以色列不会允许托莱多入境的许诺后,秘鲁政府引渡托莱多的行动却在美国碰上了钉子。在两国总统通话后,美方表示因证据不足,不会逮捕托莱多。直到此时,身在美国的托莱多还在社交网站上表示,自己不会“畏罪潜逃”。

秘鲁检察官汉密尔顿·卡斯特罗说:“一旦被认定有罪,托莱多将被判处最高15年监禁。”在托莱多掌权时期,巴西奥德布雷希特公司为获得秘鲁跨洋公路工程项目,向其政府行贿2000万美元。后来,被要求说明这笔巨款的来源时,托莱多一度声称是从岳母处借得,并称他的岳母作为犹太人大屠杀幸存者获得巨额赔款。但这一说法被他曾经的副手驳斥并不属实,而且还连累老太太也一度被指控洗钱。

“洗车行动”已洗走巴西3位总统或前总统,洗走了秘鲁2位前总统。想继续洗下去面对多大阻力可想而知。2017年1月19日,巴西最高法院法官、“洗车行动”的主审官特奥里·扎瓦斯基,在乘坐一架小型飞机从圣保罗前往里约热内卢途中,飞机失事坠海。他生前负责的正是巴西最大规模腐败案调查,这个案件牵涉到巴西总统特梅尔、前总统卢拉和其他数十名政府要员。扎瓦斯基突然丧生空难,导致线索中断,案件审理进展受阻,巴西社会也一片哗然,纷纷猜测背后有人捣鬼。2017年4月中旬,接替扎瓦斯基继续审理此案的官爱德森·法新批准调查108名政治人物。这份名单涵盖了几乎所有党派的主席候选人,巴西内阁多名部长及4位前总统均在其中,这份“高层名单”在政坛掀起轩然。

巴西“洗车行动”还在路上,世界上没有哪一个国家的反腐行动像巴西“洗车行动”一样,使那么多的现任或前任国家元首、那么多的内阁部长、那么多的政党领袖、那么多的商界大腕受到调查;使反腐倡廉的风暴,不仅席卷了巴西,还席卷到了秘鲁等邻国。虽然卢拉前总统被调查、被判刑;罗塞夫总统被调查、被弹劾,他们作为巴西左翼的代表人物,明显具有被右翼势力故意打压的因素;但总体来说,“洗车行动”敢于向腐败行为亮剑,震慑了、权力寻租等腐败行为,确实惩处了一大批腐败分子,就这点来说,仍值得肯定与点赞。(文-袁南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