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鲁王子:从王室金童到“丑闻王子”

8 月 10 日,安德鲁王子在 95岁的女王陛下抵达巴尔莫勒尔一天后,也去了那里和妈妈一起度假——就在美国发生的一场轰动性诉讼指控他性犯罪的 24 小时后。

8 月 9 日,伊丽莎白女王在城堡大门外的一个小型仪式上受到仪仗队的欢迎,这是她自 4 月份 99 岁的丈夫菲利普亲王去世以来首次前往巴尔莫勒尔,开始她的传统暑假。

女王前脚刚到,二儿子约克公爵安德鲁王子于晚间抵达巴尔莫勒尔。这位四面楚歌的英国王室成员和前妻约克公爵夫人莎拉驱车进入女王的苏格兰私人庄园,一小时前,他的狗乘坐另一辆车抵达巴尔莫勒尔,看来安德鲁王子要在这里呆上一阵了。

安德鲁通常乘坐私人飞机前往阿伯丁郡的巴尔莫勒尔,由于丑闻在身,对他的正式指控已经公布,这次他采取了措施避开摄影师,他显然是飞往另一个机场,甚至有可能是全程开车,从英国南端行驶 800 公里到达英国北端。抵达城堡时,61 岁的安德鲁亲自驾驶着路虎揽胜,表情严肃,而前妻约克公爵夫人坐在后座似乎在说着什么。

安德鲁可能会因为前妻莎拉陪伴他前来而感到安慰。然而,在一天前弗吉尼亚·罗伯茨于美国对这位英国老王子正式提起民事诉讼后,安德鲁与母亲会面时,他们的谈话可能会很尴尬。

人们一直沉迷于一个问题:女王的四个孩子——三儿一女中,究竟谁是女王的最爱?女王自己当然不会说出来,几个儿女也不会去讨这个没趣,但是在热播剧《王冠》第四季“宠儿”剧集中,可能向我们透露了一丝线索。

在剧中,伊丽莎白女王试图搞清楚,她最喜欢与四个孩子中的哪一个单独共进午餐。老大查尔斯王子过于情绪化、复杂化和自我,不合她的口味,女儿安妮公主太火爆了,三儿子爱德华王子复仇心太强。直到二儿子安德鲁王子在开着一架直升机上下班后出现,女王终于展露了灿烂的笑容。虽然是电视剧,但无风不起浪,女王对安德鲁的喜爱可以通过真实生活中的一些细节得到印证。知情人都说女王最宠爱的儿子是安德鲁王子,尽管查尔斯王子是王位继承人。

在查尔斯王子出生 11 年、安妮公主出生近 10 年后1960 年 2 月,安德鲁出生了。当时 34 岁的伊丽莎白女王已经在位 8 年,作为英国君主的地位更加稳固,因此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刚出生的儿子,还有 4 年后出生的小儿子爱德华王子也得到母亲的照顾。

女王有更多的时间教安德鲁字母表和如何报时。她常常和一名保镖出现在学校,有时自己开车。她会参加运动会和各种比赛。女王本人似乎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偏爱,她在安德鲁出生后不久就给表妹寄了一封信:“这个孩子很可爱……我敢肯定,他会被我们所有人宠坏的。”

一直以来,女王都原谅了自己宠爱的二儿子,即使在安德鲁与爱泼斯坦关系的报道刚刚成为新闻后,女王仍然支持她的儿子。

2011 年,女王将安德鲁召唤到温莎城堡,并在一次私人仪式上授予他维多利亚皇家骑士团骑士十字勋章,这是女王颁发的“个人服务”的最高荣誉。

2019 年,安德鲁王子因与爱泼斯坦的丑闻而宣布辞去王室职务后不久,女王在温莎与安德鲁一起骑马,以此表明她对儿子的支持。即使是现在,女王与她最爱的儿子的关系仍然很密切。

自父亲菲利普亲王去世以来,安德鲁王子一直是陪伴在女王身边最多的那个孩子,他仍然是女王最喜欢的儿子。

他是父亲去世后第一个到母亲身边的人,从那时起,他大部分时间都与母亲在一起,不能陪伴母亲的时候就每天给她打电话。女王宠爱安德鲁这件事儿,王位继承人查尔斯内心是相当清楚的,女王的偏袒曾在家族内部造成查尔斯和安德鲁之间的“裂痕”。在媒体的眼中,安德鲁是“丑闻王子”,几十年来他一直是最具争议的王室成员。媒体给他起了“兰迪·安迪”的绰号,以对应他“花花公子王子”的名声。

安德鲁走了一条与他哥哥不同的道路。他没有上大学,而是加入了皇家海军。他曾在 1982 年备受争议的福克兰群岛战争中服役,被认为是一位战争英雄,而查尔斯则没有这样的声誉。

1986 年 7 月 23 日,安德鲁王子和莎拉·弗格森在威斯敏斯特大教堂举行了婚礼,但这段关系并没有持续多久。他们生了两个孩子,比阿特丽斯公主(出生于 1988 年8 月)和尤金妮公主(出生于 1990 年 3 月)。

两人于 1992 年分居,1996 年离婚,但关系依然非常亲密。正如女儿尤金妮公主所说,“他们是我所知道的关系最好的离婚夫妇。”

安德鲁抵达巴尔莫勒尔之际,正是他真正惹上烦的时刻。但王子的沉默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任何人都不应该低估母子关系的力量。安德鲁处理离婚的方式给女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将对他的公开羞辱抛在一边,确保女儿比阿特丽斯和尤金妮尽可能过上最好的家庭生活。

至于他对前妻莎拉·弗格森的不懈支持,女王认为这是忠诚的体现。女王同时也非常欣赏莎拉与自己的儿子离婚后对王室的忠诚,因为她从来不说任何王室的坏话。约克公爵夫人成了她前夫温莎的皇家别墅的常客。女王对她与安德鲁保持的亲密关系印象深刻。

8 月 10 日,已经 38 岁的罗伯茨指控这位英国王子在她十几岁的时候殴打和性侵犯她的诉讼案的严重性浮出水面时,那张声名狼藉的照片再次萦绕在他心头。

然而,即使爆炸性指控的细节成为头条新闻,约克公爵依然保持沉默,他和他的法律团队对此毫无评论。但是他那种什么都不说的策略受到了质疑。显然,这条来自纽约的消息有一种刻意的炒作痕迹,但 61 岁的安德鲁没有做出任何回应的危险在于,他有可能在舆论法庭上败诉。这不是罗伯茨第一次提出这些指控,但这是她第一次直接起诉安德鲁。

这是现代有史以来对英国王室成员最严重的指控,拒绝合作也会损害王室甚至是英国的形象。他说他当时不可能与罗伯茨发生关系,因为当晚他和女儿比阿特丽斯在沃金的比萨饼店。他还说,在福克兰群岛战争期间被枪击造成的身体状况让他“无法出汗”,这对罗伯茨的说法提出了质疑,她说当他们在伦敦夜总会跳舞时,他“出汗很多”。

但最具争议的是,他没有为自己与爱泼斯坦的友谊感到任何不妥,至关重要的是,他对受害者表现得毫无同情心。

而事件中的重要人物,始作俑者杰弗里·爱泼斯坦在2019 年 7 月被捕入狱后,自杀了。安德鲁并不是第一个在公众的喧嚣面前把头埋在沙子里的王室成员。多年来,王室成员的第一本能往往是采用鸵鸟的方式,寄希望于如果他们什么也不说,事情就会过去。

但爱泼斯坦事件残酷地暴露了这一策略的无效。安德鲁一次又一次地被揪了出来,因为聪明的美国律师和狡猾的公关团队精心制作了一个故事,在这个故事中,这位王子被描绘成最糟糕的样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