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入灵魂他的音乐会现场令人疯狂

马勒的音乐作品细腻精致,受到世人的广泛喜爱,时而是极致的浪漫与热情,时而是纯净与美好。马勒音乐的迷人魅力让无数指挥家们为之疯狂,音乐家抡起锤子注入灵魂的乐器。

不少指挥家第一次接触马勒的音乐作品时就深受震撼,并促成了他们成为一名指挥的决心。

“音乐让我无法动弹,我不知道如何反应,是哭还是叫,还是瞠目结舌。我那时候很小,才八九岁。我的回忆里面充满着马勒音乐的力量,也有音乐对我幼时情感上带来的力量。”

“第一次聆听的应该是第十。但首次让我震撼的是十一二岁时听的一场第二,我便立志要当指挥了。…首次听到马勒交响曲的现场,都激动得几乎不省人事。”

他的交响乐作品中,总有几件不同寻常,却能给音乐注入灵魂的乐器。比如《第六交响曲》第四乐章中的大锤、《第八交响曲》第一乐章中的管风琴,《第一交响曲》第三乐章中的大锣等等。令指挥家们没凑齐全套乐器不敢贸然演出。

与马勒颇具渊源的指挥家们包括在推广马勒音乐作品上不遗余力的伯恩斯坦,他是20世纪60年代率先灌录完马勒交响曲全集的指挥家,并对马勒作品进入古典音乐的主流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在他的影响之下,大牌指挥家们相继灌录马勒的作品,在80年代引爆了马勒热潮。

阿巴多和马勒也有着不解之缘,当初还名不见经传的阿巴多被卡拉扬看中,并受邀参加1965年的萨尔茨堡音乐节,指挥维也纳爱乐乐团演出马勒的《第二交响曲》。此次演出大获成功,并奠定了阿巴多在国际乐坛的地位。连当年在维也纳爱乐乐团任职、曾在马勒本人棒下演奏过的老乐手都深受感动。之后,马勒的交响曲便成为阿巴多的保留曲目。

1989年阿巴多就任柏林爱乐首席指挥,在执棒的十几年中完成了马勒全套交响曲的灌录。后来因癌症离开柏林爱乐,又在痊愈后执掌琉森音乐节管弦乐团的阿巴多,与乐团继续缔造着有关马勒的神话。其执棒的马勒交响曲被称为继伯恩斯坦之后的又一标杆。

2016年,作为阿巴多的继任者和琉森音乐节管弦乐团新任音乐总监的夏伊执棒乐团完成了素有“千人交响曲”之称的马勒《第八交响曲》,实现了阿巴多与琉森音乐节管弦乐团未能完成的马勒全集,演出当天夏伊发出了“向克劳迪奥致敬” 的艺术宣言。

马勒是公认的器乐编配大师,但是人声音乐在他的创作中同样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他所创作的交响曲中有五部含有合唱或者声乐独唱元素。如果说贝多芬开了合唱音乐的先河,那马勒则将人声作为器乐发挥到了极致。比如号称“千人交响曲”的《第八交响曲》就有8名独唱歌手、两个混声合唱队和一个童声合唱队,阵势空前。

马勒的十部交响乐作品,与他的声乐套曲互为镜像。第一交响曲到第四交响曲应该与《少年魔角》与《流浪者之歌》一起。与第五到第七交响曲相对应的是《亡儿之歌》。《大地之歌》则与第八到第十交响曲呼应。他会将自己的声乐作品运用到交响曲的创作中去。比如马勒的前四部交响曲通常被视为“魔角”交响曲系列,因为其中的许多主题都源于马勒基于《少年魔角》的文本而创作的早期歌曲。

马勒善于用人声的音色来诠释歌词中的诗意图景,音色也帮助他诠释哲学主题。马勒的音乐作品涉及一系列宏大命题,关乎自然、爱情和生死。其音乐内涵包罗万象,传达出的普世价值让聆听过的人感同身受。他是诗人也是隐士,喜欢用诗句表达自己的感受,并用诗歌创作了他的声乐套曲《旅行者之歌》《少年魔角》和《亡儿之歌》,这些作品透露出了他敏锐的触觉和对诗歌的热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