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了725万人44岁当总统!史上最成功大忽悠连孙宇晨都服了

最近有个学术奇人,短短5年,在一篇顶级期刊都没发表的情况下,就把国内外各大科技奖项拿到手软。

在微博上,他坐拥725万粉丝,粉丝量可以跟现在顶流偶像时代少年团一较高下。

在现实生活中,他横跨商界、金融界、学术界、政界,号称区块链概念在中国最早的布道者之一。

不仅成立了一个和联合国没有半毛钱关系的山寨国际组织,成功骗过了北大、清华、复旦等一众中国名校。

向凌云最爱显摆的,是自己是联合国科学技术组织(UNSTO)的执行主席这个称呼。

毕竟,“联合国”、“科学技术组织”、“执行主席”,随便单拎出来一个,都足够给自己贴金。

不仅煞有介事的设立了理事会、秘书处、国际事务处、耶稣基金会、国际经济促进会等等,还设立了 10 个专家理事会和 10 个产品检测中心。

“联合国科学院”对外声称,自己要新增院士,还设置了门槛:每年只举行一次,每个学部每次增选不超过5人。

结果,首次评选,清华大学和中国科学院大学各有2名联合国科学院院士,北大、交大、川大等26所双一流高校也都有一名学者当选。

对于学术界的人来说,能当选中科院的院士已经是仰视了,这下直接迈入联合国科学院的大门,直接原地起飞。

作为全河南省唯一拥有当选联合国科学院院士的高校,河南理工大学的牛教授还特意安排上了微博热搜。

但很快,有清醒的网友就觉得味儿不对,一个“联合国”的奖项,一共53位,光华人占了47位,占了88%。

比如中国工程院院士赵春江、清华大学脑与认知科学研究院首席科学家陈世卿等等,都是各大院校的骄傲。

但大多数,要么是全国排名二三百名高校的学者,要么是没有学术头衔的企业人。

最先清醒过来的是咱们中国科学院院士,北大遥感和地理信息研究所所长童庆禧。

他说,自己是被一个人介绍进入的,但是他注意到,这个所谓联合国院士名单里,国人越来越多,一些人还以联合国科学院院长,秘书长自居,他就觉得事情不靠谱,之后没再关注。

向凌云也没管人家童院士拒不拒绝,一个月后,童庆禧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的就成为了这个 “ 野鸡 ” 联合国科学院院士。

就这样,向凌云创造的联合国科学院,先后放倒大批清华北大浙大教授,骗过无数媒体做宣传。

谷歌这个地址你就会发现,它同时是一家电玩城,一家卖大闸蟹的和一家家政服务公司和一家网络公司的注册地址。

2020 年 9 月,向凌云在浙江绍兴召开了 “ 联合国科学院 ” 的第一届 “ 国际院士大会 ” ,国内各大高校的教授专家均有出席。

江苏大学高分子材料研究院院长李松军曾回忆,自己不记得这会议是谁举办的,向凌云是谁自己也没见过,就以为是一场普通的学术会议。

打开这个山寨组织的官网,最让人拍手称奇的,是向凌云除了仿冒联合国下设了一系列机构,还居然建了个千禧王国。

旗子与瑞典国旗都有几分相似;会徽上面镶着金边,头顶王冠,显得异常的华丽;一本看似正儿八经的护照,应该也是仿照的美国护照。

申请国家代码为 “ MK ” ,并且以圣经作为国家法律,首都就定在充满宗教神秘色彩的耶路撒冷。

早在2016 年,向凌云还是深圳国投融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最终控股人,大肆宣传“网络黄金”。

最终,这个 “ 野鸡 ” 公司就被国家开发投资公司告上法院,向凌云赔偿了8 万元。

国内低端的骗局走不通了,向凌云明白了一个道理——只有用更大谎言,才能骗更有能力的人。

向凌云山寨联合国徽标,明明是在联合国下注册的一个咨商,这个咨商不需要任何技术,都可以注册。

跟美国常春藤高校普林斯顿大学只有一字之差,这所学校的所在地为“Diamond Bar”(钻石酒吧)。

还以我国爆炸力学奠基人,郑哲敏院士的证书为模板,给自己P了一张《 小行星命名证书 》。

至于他获得的世界卓越华人金像奖、国家科学进步奖、重大技术革新发明奖等多项国际大奖,不用多说,也都是如法炮制。

区块链技术,按照加密应用原理,恰好是防骗子的,怎么总是能沦为学术骗子的重灾区?

虚拟货币本身并没有价值,但如果通过共识,让人人都认可他的价值,愿意用钱交换,就有了价值。

号称睡一觉起来赚了2个亿的比特币首富李笑来说过,不要管用什么方法,只要创造共识就行,即使是SB的共识,也是有价值的。

别说向凌云这个“好消息”币离谱,更离谱的是有一款神奇的货币,叫做马勒戈币,只有土豪才能玩儿,背景是神兽羊驼。

用马勒戈币领养属于你自己的、能通过自我学习形成自我意识并在马勒戈币云系统中觉醒的一匹数字羊驼。

而向凌云这个“好消息”币,对外发行30亿,根据白皮书,可以通过向“耶稣基金会”捐款的方式获得代币,也可以直接下单购买,1美元一个币,差不多价值近200亿元人民币。

比如,这个所谓的“联合国”组织,居然对区块链情有独钟,还在网站主页直接建了国。

再比如,这个组织内部被尊称为“向主席”的向凌云,还自称“圣普洛斯彼罗侯爵向凌云陛下”。

这些“假学术大师“”看起来可笑,但无一不是人性高手,并且为之做足了“相当大”的人设准备。

一个普通的女人郭平,敢拉山寨的“中科院”站台,一节熟蛋返生的课能卖到6万;一个论文都没正经发的向博士,却先后忽悠了不少名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