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西尔-比顿 没有人像他这样拍摄女王

“电话铃响了, ‘我是侍女,王后想知道你是否可以明天下午为她拍照 ’……选择我作为她的摄影师,王后的决定非常大胆。几乎很难想象以前的君主会用像我这样的摄影师,当时我的作品仍然被认为是反传统和非常规的。”

塞西尔比顿爵士 (1904-1980) 拍摄的英国皇室的照片,在 20 世纪中叶,是塑造君主制在公众心目中形象的核心。1942 年,当比顿第一次拍摄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时,女王仍然是一个年轻的公主。在之后的三十年中,比顿应邀在许多重要的场合为女王摄影,包括 1953 年的加冕典礼。

后来,比顿将他的皇室肖像档案委托他的秘书艾琳赫斯保管。1987 年,赫斯正式将此档案捐赠给 V&A。这些照片、日记、 私人信件和剪报相结合,叙述着一个皇冠和照相机之间引人入胜的故事。

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塞西尔比顿拍摄,白色客厅,白金汉宫,1968,明胶银盐照片。博物馆号:PH.1925-1987 ,© V&A,伦敦。

塞西尔比顿从很小就开始研究摄影。十几岁的时候,他花了很多时间以他的妹妹南希和巴巴作模特,试图塑造上流社会美丽动人的形象。

他的职业生涯从 20 世纪 20 年代中期开始,为《时尚》杂志提供照片与插图。而1927 年在伦敦的首次个展,确立了他一流肖像摄影师的地位。

比顿在当时,是大西洋两岸最受欢迎的摄影师,专门拍摄好莱坞、 戏剧界和上流社会名人的面孔。

拍摄伊丽莎白王后,的确是比顿职业生涯的一个高峰。恰出版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的两个月后,他的图像展示了一种与战前英国的延续感。几幅战时拍摄的王后和她家庭的照片,既表现了摄影师心目中君主制的不可动摇性,又见证了王后的女儿伊丽莎白公主从女孩到年轻女子的转型。

伊丽莎白公主,塞西尔比顿拍摄,白金汉宫,1945 年 3 月,明胶银盐照片。博物馆号:E.1361-2010,© V&A,伦敦。

伊丽莎白王后,塞西尔比顿拍摄,白金汉宫花园,1939,明胶银盐照片。博物馆号:E.1374-2010,© V&A,伦敦。

1953 年 6 月 2 日上午,300 万人在伦敦的白金汉宫和威斯敏斯特大教堂之间街道两旁,数以千万的观众在电视机面前,见证了皇家金马车队。对于许多人来说,女王的加冕典礼代表了一个新时代的开始。这是一个乐观的和充满活力的时代,新闻界称之为“新伊丽莎白时代”。

塞西尔比顿和其他 8000 位客人出席了仪式。仪式结束后,他回到王宫为拍摄正式肖像做最后的准备工作。

在这张肖像里,女王戴的帝国皇冠是维多利亚女王加冕典礼的皇冠的复制品。女王右手持十字架权杖,左手托著皇权宝球,右手手指上的加冕戒指象征女王与他国家“结为眷属”,双腕上的金手镯标志着真诚和智慧。

1948 年 11 月 14 日,伊丽莎白公主生下了她的第一个孩子,查尔斯菲利普亚瑟乔治王子。在她母亲的建议下,公主选择了比顿拍摄她刚出生的儿子。之后比顿又被委托拍摄她其他孩子的出生纪念照片: 1950 年的安妮公主、1960 年的安德鲁王子和 1964 年的爱德华王子。

比顿拍摄的女王肖像使人觉得温馨可亲。与光彩夺目的加冕像不同的是,这些作品捕捉了家庭生活中更加亲密和轻松的一面。

在安妮公主到安德鲁王子出生的十年间,比顿拍摄皇家肖像的方法有了巨大的变化。几乎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被拍摄者,白色背景取代了以前繁复的洛可可式背景。

伊丽莎白公主和查尔斯王子,塞西尔比顿拍摄,白金汉宫,1948年12月,明胶银盐照片。博物馆号:PH.218-1987,© V&A,伦敦。

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及安德鲁王子,塞西尔比顿拍摄,白金汉宫,1960 年 3 月,明胶银盐照片。博物馆号:PH.1806-1987,© V&A,伦敦

在 1968 年的夏天,比顿为他即将在国家肖像画廊的展览而拍摄女王。在拍摄时,他感到焦虑。在日记中他写到: “困难巨大。我们的观点、我们的口味是如此不同。于是两人相互妥协,把结果交给不可预知的命运”。

比顿选择朴素的白色和蓝色作背景,使形象“鲜明、 清晰和大胆”。这些肖像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它们也是比顿为女王拍摄的最后一批作品。后来他还继续拍摄其他皇室成员,直到 1979 年。

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塞西尔比顿拍摄,白金汉宫,1968,明胶银盐照片。博物馆号:PH.318-1987,© V&A,伦敦。

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身著嘉德骑士团首长长袍,塞西尔比顿拍摄,音乐室,白金汉宫,1968,明胶银盐照片。博物馆号:PH.1893-1987,© V&A,伦敦。

事实上,也有其他摄影师曾荣幸地被女王伊丽莎白二世邀请拍摄,但没有人再像比顿这样,在这个君主制剧烈变革的时期,与女王保持如此持久的关系。

V&A,即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是全球领先的艺术与设计博物馆,其藏品范围及多样性几乎无可比拟。V&A 的建立宗旨是使每个人都能亲近艺术作品,感召英国设计师和制造商。今天,V&A 的藏品跨越五千多年人类创造史,几乎涵盖所有形式的媒介,来自世界各地的藏品不断引起观众兴趣、激发观者灵感,增进文化交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