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德国足协归化克罗地亚边卫失败球员自断后路里外不是人

“或许不用多久,博尔纳·索萨就会意识到:比埃尔霍夫和他身后的顾问团队,促使他做出了职业生涯最为错误的决定!”在得知索萨有意投靠德国队后,一位名叫达尔科的克罗地亚教练曾在社交媒体上如此断言;相比克罗地亚足协和国家队主帅达利奇的克制,他的表态更贴近普通球迷的看法,也更加符合这出“肥皂剧”的最终走向——经过审慎的评估之后,德国足协主管比埃尔霍夫公开表示:依照国际足联新规(代表原足协参加的最后一场正式比赛,不得超过21岁),即使索萨如愿拿到德国护照,也无法为德国队出战。

现年23岁的博尔纳·索萨,出生于萨格勒布一个名叫普雷奇科的街区,他的父亲戈兰·索萨和母亲韦斯娜,都来自波苏谢——一个克罗地亚族占多数的波黑小镇。除此之外,他的家族还与阿根廷有一定的关系:“索萨其实是一个阿根廷姓氏,而我的家族都来自波黑的波苏谢,我还有亲戚在那里生活,我每年夏天都会回去。”

作为“98一代”的代表人物(同期球员包括申佩尔、莫罗、卡拉伊察以及布雷卡洛),索萨自幼天赋异禀,在8岁就加入萨格勒布迪纳摩的青训营。在时任主席兹拉特克·马米奇和时任主帅佐兰·马米奇看来:他也是继安特·乔里奇之后,迪纳摩青训营最为出色的天才球员。

2015年3月,年仅17岁的索萨在对阵萨格勒布NK的克甲联赛中上演职业首秀,但因为有约瑟普·皮瓦里奇的存在,他还无法在一队站稳脚跟。2017年夏天,皮瓦里奇远走基辅,虽然萨格勒布迪纳摩对位引进扬·莱恰克斯,但当赛季的三位主帅——茨维塔诺维奇、尤尔切维奇和别利察,都把索萨视为左后卫位置的首选。随后,米夏埃尔·雷施克(时任斯图加特技术总监)成功说服马米奇兄弟,仅花费650万欧元就把索萨带到奔驰竞技场。

效力斯图加特的前两个赛季,索萨霉运缠身,先后经历五次重伤。因为左闸人手紧缺,主帅马塔佐拉甚至不得不启用卡斯特罗亦或是克林顿·莫拉。同为左后卫所困的克罗地亚主帅达利奇,则只能对达里奥·梅尔尼亚克(现效力于里泽斯堡)这样的二流角色委以重任。

本赛季,索萨的出勤率显著提升,在马塔佐拉的3-4-2-1体系中,他的传中优势更是发挥到极致——截止到目前,索萨已在本赛季录得10次联赛助攻,纵观五大联赛所有的边后卫,只有尤文图斯的夸德拉多可以与他并肩。

或许正是这样的表现,让索萨有了改换门庭的勇气;在欧洲杯到来前,他借由长辈们的关系着手申请德国护照(外祖父在乌尔姆开了40年公司,母亲在柏林出生,父亲和叔叔都在外祖父的公司工作过),并公开表示要代表德国队出战:“我快24岁了,但我还没有成年国家队的出场纪录,我在德国踢了三年,我决定要为德国队出战。”其决绝的态度,更是令克罗地亚球迷愕然:“这事没有挽回的余地,我不会更改自己的决定,稍早前,我也已经告知克罗地亚足协和达利奇。”

为了免受道义上的指责,索萨还公开数落达利奇和克罗地亚足协对自己的漠视:“我早就意识到,克罗地亚队并不指望我,在我的位置上,他们有了更好的球员,我尊重他们的态度和意见,我本人也并不生气。我不是那种非常被动的人,如果我觉得有必要又对自己有利,我会着手推动。这个赛季,我还没有与克罗地亚足协接洽过,也没有人与我取得联系。今天早上,有关我转投德国队的消息已经公开,我才与达利奇进行了首次沟通。”

有消息指出:达利奇曾向索萨保证,会让他在对阵马耳他的世预赛中上演首秀;而曾经的首席助教奥利奇(已经改任莫斯科中央陆军主帅),也多次前往奔驰球场观看他的比赛,对此,索萨全部予以否认:“这不是真的,达利奇没有跟我说,他会让我在对阵马耳他时上演首秀,这只是外界的猜测而已,我也从未正式收到克罗地亚足协的征召。据我所知,奥利奇并没有来过,他只是通过第三方告诉我,我原本应该在三月入选国家队。”

很显然,索萨对达利奇的指控完全站不住脚——早在2018年夏天,初出茅庐的索萨就被达利奇列入世界杯初选名单,之后多次落选,则与他的伤病以及比斯坎(U21国家队主帅)求情要人有关。参考卡利尼奇在俄罗斯世界杯被除名的先例,索萨怕是与达利奇的克罗地亚队也彻底无缘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