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第一个留名青史的女画家出生于艺术世家作品不输达芬奇

阿特米谢·简特内斯基是活跃于17世纪的卡拉瓦乔派的女艺术家,也可以说是第一个留名青史的女画家。她出生于一个艺术家庭,父亲也是卡拉瓦乔的追随者之一,这种优良的环境使她有机会观看许多文艺复兴时期的重要作品,如达芬奇、米开朗琪罗、拉斐尔等大师的原作。

作为文艺复兴时期的重要女画家,阿特米谢的作品更多地反映当时的时代背景和人们的生活方式。长期以来,女性一直是被人们所忽略的群体,即便在画作中也都以柔弱、美艳的姿态出现;而在阿特米谢笔下,她展现了女性的权益和力量,主张更多地关注女性。这种通过画作传播思想的方式,对于女性人格的变化和革命具有积极的推动作用。

只要看到她就很难移开视线。工作室里灯光明亮,伦敦英国国家美术馆的首席修复师拉里·基思在修复阿特米谢·简特内斯基的自画像,17世纪简特内斯基进入佛罗伦萨的艺术研究院,也是该学院第一位女性。她在画布上把自己画成未婚女孩的守护神凯瑟琳,在带锥刺的车轮上受酷刑。简特内斯基确实忍受过酷刑。她17岁时曾指证老师阿戈斯蒂诺·塔西自己,此案在罗马审讯了七个月,其间她经受了手指上紧箍拇指螺丝的折磨。

她的目光狂热而平静,非常直接,有时基思感觉画中人正盯着自己,仿佛在恳求他不要毁掉400年前的创作。今年7月以360万英镑(合470万美元)购入的《亚历山大圣凯瑟琳自画像》,成为这家美术馆2300件藏品中仅有的21幅女性作品之一。2019年初修复完成后,将与卡拉瓦乔的画作一同展出。

2019年,其他在文艺复兴时期从事艺术创作的女性也会受到关注。10月,在佛罗伦萨的新圣母大殿博物馆,多米尼加修女普洛蒂拉·拉内利的作品《最后的晚餐》经过修复后将展出。拉内利向资助者卖了太多画作,16世纪的艺术史学家乔尔乔·瓦萨里曾说:“列举所有作品会让人厌烦。”同月,马德里的普拉多博物馆将展出索芳妮斯贝·安古索拉(西班牙国王腓力二世的宫廷画家,曾获米开朗基罗指导,活到了90多岁)和拉维尼亚·丰塔纳(曾11次怀孕,获两位教宗格列高利十三世和克雷芒八世支持,也是最早尝试画女性裸体的女性之一)的作品。

在人们普遍认为女性应该生孩子、不应该从事艺术创作的时代,这些画家“通过作品对自身女性地位发表评价”,爱丁堡大学艺术史讲师吉尔·伯克说。当时的激进运动中,拉内利曾在作品上签下名字,下面是她的格言“为女画家祈祷”。

2019年,许多仰慕者都会为女画家祈祷,祝愿她在天堂安息幸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