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董事长贪腐败露“扎小人”报复举报人

中新网北京9月7日电 “我在留置室想象着窗外的天空,才明白自由是最重要的。”这是重庆市华茂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原董事长杨春晓的忏悔录。

这位从一名乡镇做到国企“一把手”位置的干部,最终因贪腐落马。9月6日出版的中国纪检监察报详细介绍了杨春晓的贪腐细节。

杨春晓曾任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丁市区工委副书记;酉阳县铜鼓乡党委副书记;酉阳县人民检察院侦查监督科科长;酉阳县城乡建设委员会党组副书记;重庆市华茂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党支部书记、董事长。2022年4月杨春晓被查,同年9月被“双开”。

2014年11月,杨春晓调任重庆市华茂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党支部书记、董事长。当上董事长后,杨春晓在下属职工、商人老板的吹捧恭维下,开始飘飘然起来,与社会人员、工程老板称兄道弟,朋友圈里的人都称呼他为“老大”。

随着华茂公司日益壮大,杨春晓经手的工程项目越来越多,手中的权力也随之增大,在形形的诱惑面前,他逐渐变成表里不一的“两面人”。当地甚至流传出“进杨春晓家门,需要20万元敲门砖”的“潜规则”。

杨春晓的“发小”陈某得知华茂公司的工程项目多、标的数额大,便屡屡向杨春晓献殷勤,对他提供“家庭保姆”“提款机”式服务。两人约定杨春晓将华茂公司及其子公司的项目交给陈某操作,获取的利润两人平分。

2016年至2022年4月,杨春晓违规帮助陈某在华茂公司及其子公司承建工程项目100余个,项目合同资金共计5亿余元,收受陈某4000余万元财物。他靠企吃企,把公权力当做谋私利的工具,损国家利益鼓自己腰包。

陈某中标的项目越多,杨春晓分到的钱就越多。此后,杨春晓便开始疯狂追求奢侈品和高消费,他向陈某表示“想买一辆好车”,为了笼络住杨春晓,陈某先后为杨春晓购买了两辆豪车。

之后,杨春晓又向陈某暗示,“我作为董事长,表面风光,连一块名表都没有”。陈某心领神会,当天就为杨春晓购买两块名表。在接受审查调查后,杨春晓自嘲地说道:“腕上的名表成了戴上的手铐,名车成了送我去监狱的囚车”。

为了掩人耳目,杨春晓和陈某虚构投资协议,制造出80岁的岳母在陈某工程项目中投资分红的假象。

为能瞒天过海,杨春晓将陈某送的房子登记在陈某名下,并虚构租房协议,将陈某送的车子登记在陈某公司名下,共同上演“租房、借车”的戏码。

因为担心智能手机“不保险”,杨春晓与陈某还专门用老年手机专线联系,发送“早上好”“今天天气好”等特定的短信报平安。

2022年初,杨春晓得知自己被人举报,他想的不是如何向组织坦白,争取宽大处理,而是找到江湖骗子通过“扎小人、诅咒”等,妄想通过封建迷信方式打击报复举报人,逃避组织调查。但终究“纸包不住火”,他“两面人”的面具还是被摘了下来,露出堕落贪腐的可憎面目。

“我曾在检察院从事过反贪工作,想着凭我多年的反贪工作经验,凭我精心设计多重‘防线’,凭陈某的忠诚与我们多次串供、订立的攻守同盟,还有我找到“高人”打击了举报人,能保我‘平安’。”

杨春晓交代,他以为凭着之前采取的这些“措施”,在组织面前能够“安全过关”。

“现在回过头想想,自己真的错得太离谱了,在党纪国法面前‘抖机灵’‘玩套路’必定没出路,可惜现在再怎么后悔,人生都不会重来一次。”报道称,在留置期间,杨春晓声泪俱下地作出了忏悔。(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