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案”歌手找“奴”吊杀6人:看着别人上吊我就舒服

2009年的10月份到11月份,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长沙多家酒店内发生了6起上吊自杀案件。

这几起案件的死亡人员不仅都是上吊自杀,还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他们都非长沙本地人,在自杀时全身裸体,案发现场种种痕迹,都有着莫名的相似,这不禁让警方怀疑是连环杀人案。

这次案件的背后和“”、“歌手”、“吊杀”等一系列名词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一位小有名气的歌手,为何成为众矢之的的杀人凶手,而几位受害者为何甘愿步入深渊?种种现象都为这个案件增添了重重迷雾。

周友平,出生在1972年的湖南省,周家在当地可以称为一个艺术世家,周友平的父亲和爷爷在戏剧领域都有一定的造诣,自幼周友平便生活在较浓厚的艺术氛围之下。

或者是家庭的影响,也或许是周友平自身性格使然,他从小就极其注意个人穿着和卫生。

他的家庭条件很普通,但是周友平日常的梳洗打理缺一不可。周友平的父母有时候都会被他过度注重卫生而感到不解,但都由着孩子去了,毕竟这也不是一个坏习惯。

可随着周友平的年纪不断增长,他较同龄人的一些不同愈加明显。他不仅有着洁癖,更甚是他的一举一动都像个小女孩一般。这样的表现让他渐渐地被男孩子孤立起来,他身边的玩伴多半是一群女孩子。

周友平在和异性相处的时间不断拉长中,自己的性格也出现了更加阴柔的一面。周友平原本以为自己只喜欢和女生在一起玩耍,他在小学期间和一位女同学放学后一同爬山,本以为只是和伙伴的放松消遣,可女同学竟然直接向他表白。

周友平并不理解,为何好朋友会对他说出那样的话语,这次的经历让他开始抵触和异性进行过度交往,也让他不再喜欢深入女生之中去嬉戏打闹。

他开始和先前不喜欢的男生一同玩闹,在他读中学期间,又发生了一件让他羞耻不已的事情。

在一个周末,周友平被他哥哥的同学带到家里去玩,然而他往日的柔弱和整洁,在他人眼中只是可以随意欺凌的小孩。

哥哥的同学开始对周友平动手动脚,而周友平也不知该作何反应,稀里糊涂之下,便被那位大哥哥强制发生了性行为。事后,周友平开始觉得懊悔,但又难以启齿,就这样这件事像个石头一般,砸进他的心里,不敢随意向他人袒露。

周友平的性格,在经历了一件件事情之后,慢慢地变得孤僻,又有些极端。平日中他不再和同龄人游戏欢笑,他整日忧郁的呆在角落,看着来往的人群,脸上并不会有任何波动。

但他并没有放弃自己的学业,反而成功地考入了湖南省的艺术学校,在家庭的影响下他选择了花鼓戏表演这个专业。

家人对于周友平取得的成绩很是欣慰,他们大摆宴席,邀请亲戚邻里前来做客,为将要上大学的孩子践行。

周友平看着大人们的推杯换盏,内心并不觉得有一丝的欢喜,他的喜怒似乎和日常所见没有半点关系,他只想着逃离,不想再在家乡之中,看着熟悉的环境,勾起他过往的所有。

周友平进入艺校之后,他在专业课程的学习上颇为用心,在花鼓戏上赢得了老师的认可。周友平在朋友的介绍之下,加入了一个乐队之中。

周友平读大学的时候,是在九几年,当时虽然已经有了酒吧、歌厅这样的场所,但其中的演出,多半也是以摇滚、说唱的形式存在。

周友平学习的是花鼓戏表演,他在专业课上,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是这个专业在一些乐队表演上并不占据优势。他虽加入乐队,但需要和乐队的成员进行不断地相处和磨合。

经过与乐队成员几个月的相处,周友平的表现让其他成员都有些难以适应,因为他总是会有一些很不检点的行为,对于同性朋友也会动手动脚,惹得他人非常不适。周友平便因其不合群,被劝退在乐队之中。

虽然周友平有着难以合群的性格,但他本身还是很有能力的。他凭借着在各地的表演,为自己赚取了一笔丰厚的报酬,他的生活也渐渐步入了正轨。

在事业上有一定起色后,周友平也到了该成家的年纪。他的父母便开始操心起了他的婚事,周友平长得很是白净,加上他又很注重个人卫生,以他的相貌条件,在女生当中是颇受欢迎的,所以有很多人向他表示爱慕之心,但是周友平却从不理会这些,这让他的父母很是头疼。

起初周友平的家人认为,孩子只是暂时不想谈恋爱,又或者是没有遇到心仪的人。但随着后续的观察,周友平的妈妈渐渐的意识到,他喜欢的不是女孩子,而是男生。

在家人发现他是同性恋者之后,周友平却毫不避讳地,将他有男朋友一事说了出来,这件事情对周友平的妈妈,造成了极大的打击。他们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并以死相逼,想让周友平做个正常的孩子。他不愿意生出任何祸端,便在家庭的压力下和自己的恋人分手。

家人都不理解让周友平的内心,有了新的波澜。但是他并不能改变自己的性别取向,也不能改变自己的恋爱标准,即使他不再对自己的妈妈解释恋爱的事情,但是他仍然在不断地接触“男朋友”。

2006年的6月22日,周友平有了他人生当中第一次案件,他在这一天将自己的男朋友骗到了一家酒店,他事先准备好了等一系列作案所需要的物品,并将那名男子迷倒之后,带走了他身上的全部家当。

被迷晕的男子在清醒后,立即向警方报案。根据他所反映的经过,以及对犯人的描述,警方人员很快就锁定了周友平为犯罪嫌疑人。根据现场的监控,以及从周友平身上查获的,应当归属那名男子的手机。都证明了他确实为犯罪者,而周友平也因此被判处了三年的有期徒刑。

但周友平内心,对于此事一直耿耿于怀。他曾多次向警方解释,他并非平白无故就下手迷晕了那名男子。因为两个人之前也曾是恋爱的关系,那名男子却不是真心想要和他相处,只是为了骗取自己的钱财。

无奈之下,他只好采取这种极端的方式来解决,都只是为了拿回属于自己的那笔钱。然而种种的解释都没有证据可循,法庭对于这些辩解自然无法承认,所以周友平只能承受牢狱之灾。

虽然周友平的内心非常不满,但他在狱中还是尽力做到了良好的表现。因此他被提前释放,在2008年五月份周友平正式出狱了。此次的经历,让周有平更加难以正常的生活,他原本可以凭借自己的才艺去演出谋生,但是他的性格和身体都出现了问题。

周友平开始抵触和他人进行交流,他更喜欢将自己关在屋内。而他的眼睛也被诊断为视网膜脱落,经常模糊,看不清东西。在2009年周友平在家人和医生的安排下,做了一场视力的恢复手术。

周友平被安排进入医院,等待手术,这段时间他过得极其枯燥和乏味。为了安慰自己寂寞的内心,周友平开始不断浏览各种网站,他在一个同性恋网站上,发现了能够满足自己乐趣的各种帖子。

在手术结束之后,他一直在浏览这个网站。医生叮嘱周友平,为了能使眼睛得到最大限度的放松,需要他在家静养一个月,。这段时间周友平浏览网站的频率愈加频繁,在不断地翻阅大量的信息之下,他的内心也越来越焦躁。

于是在九月份的时候,他在这个同性恋网站上发布了一条寻找“奴”的帖子。他给到的条件是:年龄在23岁到40岁之间的北方男性,要求体格壮实,能够接受玩窒息游戏。普通的帖子只会发布对对象的要求,但周友平还在该条帖子下面,加上了有丰厚报酬的话语。

该帖子一发布,便有很多网友在下留言,看到自己的择偶标准,引起了如此强烈的反应,周友平内心有一种强烈的满足之感。

在上百条的回复中,他找到了一位名为冯宇的甘肃人,两个人得到联系方式之后,开始进行了一些简单的交流,很快就约着见面。冯宇从甘肃来到了长沙,和周友平在当地的宾馆中待了两天。

周友平以为遇到了情投意合的人,但他发现在冯宇的行李中夹杂着一张检验单,白纸黑字上面竟然标明了,冯宇已经患有艾滋病。这张检验单让周友平再度陷入愤怒,他不理解为何会受到这样的欺骗,他的信任和喜欢都付之东流,在满腔怒火之下离开了冯宇。

冯宇之后三番五次地,想办法联系周友平,向他表示着自己已经离不开他。周友平看到冯宇发来的种种忏悔之言,心中也不为所动,但他还是选择和冯宇再见一面。此次见面周友平并不像第一次见面那样满心欢喜,与此同时,周友平在计划着一场窒息游戏。

“窒息”在同性恋者之间,是他们追求的所谓的刺激。指将人的脖子用手或者绳子,以自杀式的形式来进行,以寻求将要窒息之时的快感。这个游戏有很大的风险,一般都是点到为止,并不会真正地去自杀。

周友平借冯宇此次示好前来,便假意接受了他的好意,与他再次相约在宾馆之内相会。周友平在和冯宇此次的约见中,他提出要和冯宇尝试窒息游戏。冯宇为了讨好周友平,便不假思索地答应了下来,周友平便拿出一根绳子,放到了冯宇的面前,而冯宇在一场窒息游戏之后,自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周友平看到冯宇失去呼吸后,便默默地离开了现场。

这次的窒息游戏,让周友平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他自己惩治了那些背信弃义之人,又让自己的身心得到了极大程度地满足。他开始喜欢上窒息游戏带来的刺激,于是他开始寻求下一个猎物。

周友平又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到了那家同性恋网站之上,他在众多的留言之中,物色了下一个对象,此人是来自河南的李健。

李建,他自己的家庭中儿女双全,早期他的生活十分的美满幸福。他有着属于自己的一份工作,妻子和孩子都健康平安。后由于各种原因,李建在零七年之后,便失去了自己的工作,变成了一个无业游民。

失去工作的李建,最开始他还在不断尝试寻找其他的工作,但结果都不能让自己满意,他慢慢地开始放弃工作的念头,变成了长期在家待业人员。

家中的生活同样是单调如一,李建如同当时的周友平一样,开始浏览各种网站,他们共同关注了同一家同性恋网站。

李建在看到周友平发布的帖子之后,便不断地留言反馈,希望得到楼主的关注。周友平在茫茫人海之中,发现了李建的存在,便主动向他需要了联系方式,俩人开始互相了解对方。

经过一段时间的交流,他们在网络中感觉到似乎找到了知己,两个人相同的爱好驱使着双方关系的不断发展,周友平在时机成熟后,便要求李建来长沙进行见面。

李健自己也沉迷在,和周友平的谈天说地之中,为了有合适的理由外出,他和妻子说道,有位朋友向他介绍了一份外地的会计工作。

妻子听后非常欣喜,看到丈夫能够再次振作起来,她立刻为丈夫收拾行李,鼓励丈夫继续工作。而李建在向妻子隐瞒真相后,迅速来到了长沙,只为见得周友平一面。

周友平在和李建见面之后,便去了宾馆,期间周友平提出要玩一场窒息游戏,李建欣然接受。

在李健上吊之后,周友平就在旁边看着他挣扎,直到李建慢慢地失去呼吸之后,他也并没有采取任何的措施,只是转头离开。

李建在河南的妻子,原以为丈夫在外地已经找寻了一个不错的工作,还沉浸在喜悦之中。可她却接到了来自警方的来电,告知她的丈夫在长沙意外身亡。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当时走得兴奋的丈夫,却是要去会见远在长沙的男性恋人,更不会想到自己的丈夫,会因为一次出行而结束了生命。

就这样,周友平开始沉迷于这种看着别人挣扎死亡的游戏之中。并不断寻找目标,一次次的将人诱骗上吊致死。

诸如李建和冯宇这样的遇难的受害者,被周友平伤害的一共有六名,还有其他三名侥幸逃开。当警方将周友平抓捕归案时,他虽然承认了这六名男子与他均有关系,并且目睹了他们的死亡过程,但他却不承认是死在自己的手下。

周友平认为,这场游戏是在双方你情我愿的状态下进行的,而且,这六名受害者在上吊的过程中,他们完全有能力自己从绳子上挣脱下来,不需要借助外力的帮助,但此六名男子都没有选择去拯救自己,周友平一直坚持他没有罪。

然而,再多的辩解也不能替他做任何的辩护,六条鲜活的生命确确实实是因为周友平而失去的。法院根据种种证据,判出了周友平死刑,窒息游戏、恋等等,都随着周友平的被捕而告了段落。

当回顾周友平成长的经历,到他最终被判处死刑,我们可以看到他有很多时候,得到的都是他人的不解和非议。

从小他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孩子,而这种不一样得到的不是宽容和谅解,而是不断地指责和嘲笑。同伴们不理解周有平的种种表现,家人也不能够支持他的行为,来自各方面的压力让他的心理渐渐产生了抵触,从而产生了人格缺陷。

在他接之后接触的冯宇更是让他彻底失望,他将自己的喜欢,甚至说对于爱情的希望,都倾注在一个素未相识的陌生人之上,可冯宇的表现却让他再次感受到了欺骗的滋味。

可以说这次经历是周友平最后的挣扎,在此之后他不愿相信真正的情爱所在,他甘愿在畸形的环境中,让那种畸形的“爱”不断蔓延肆虐。

幼时被性侵的经历,以及社会对于同性恋者的不认可,都是造成他闭塞的因素。长期压抑的生活,让周友平内心的愤懑无处释放,而一事似乎成为他宣泄情绪的一个出口。他喜欢那些暴力的方式,极端的手段用在性生活之中,对周友平来说是最好的解压方式。

这种不仅会在同性之间存在,更存在于异性之间。会有“施虐症”这样的患者存在,医学上对于此病也很难进行界定,却是有些性生活是在双方你情我愿的情况下进行的,然而这样的方式同时会造成一些不可避免的伤害。

施虐者以暴力的方式,给对方造成身体或者心理的折磨,以此来满足自己的心理,获得一定的快感。而受虐者则是通过对方为自己带来的痛苦,而获得满足感。但这样的性取向是很难同时满足的,双方总会有一人是仅享受正常性生活的普通人,所以会有一些情侣会因此造成一定的感情不和,甚至难以接受,直至分开。

而周友平的行为可以称为“施虐者”的一方,他通过对方的痛苦来满足自己的内心,造成一桩桩命案。

一位20岁左右的男性,在中学期间便突然产生了杀害自己喜欢女生的念头,他知道自己的想法不对,但没有办法控制,甚至身体常常受此想法支配。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想法越来越强烈,他经常会尾随单身女子走夜路,等等做法在引起被跟踪女孩的恐惧之后,他便会获得快感。

这个念头在他21岁的时候,促使他杀害了一位无辜女孩,他看到独自走着的小女孩,便起了杀心,将她残忍杀害后还脱光了她衣服。他看到女孩惊恐无助的眼神,便觉得满足欢喜,而一条生命便因为他的变态心理彻底结束了。

“”一事并不是单方的事情,此中宣传着畸形的恋爱观念和相处模式,也正是互联网内大肆宣扬的信息造成的一桩桩惨案。

这里警醒广大的网友,要洁身自好,发现自己有不正常的心理,及时与亲人朋友沟通,或者寻找专业的心理医生,避免自己走上极端的道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