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男篮首位归化球员真的要来了?

传言持续了将近一整年,美国球员凯尔·安德森(中文名:李凯尔)加入中国男篮国家队已经板上钉钉,距离中国篮协官方宣布已进入倒计时。

7月3日晚中国男篮公开训练课后,主教练乔尔杰维奇对媒体表示时,已不再使用“打太极”的话术。

“李凯尔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球员,能够帮助球队,如果他能按时完成流程的话,会尽早加入球队。”乔尔杰维奇说。

这名被球迷送予外号“大锤”的李凯尔,加入中国男篮的流程终将“大锤落下”。中国男篮为什么归化他?他的加入会对中国篮球的未来产生何种影响?

篮球评论员杨毅曾公开表示,中国篮协已经考察归化球员的人选,准备向上报批。

“中国篮协确实开始考虑归化的事了,至于什么时候动的这个念头,确实不好说。”一位知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当时有个大背景,中国男篮现有人员实力,争取巴黎奥运会的参赛资格极其严峻,而且篮球欧锦赛上,例如夺冠的西班牙队、曾击败过中国的波兰队,几乎各队都有外籍归化球员,咱们的近邻日韩,菲律宾也都引进使用归化球员很多年了。以咱们现有水平看,不找归化确实吃亏。”

知情人表示,中国男篮已在上届世界杯于家门口惨败,无缘东京奥运会,如果再拿不到巴黎奥运会参赛资格,姚明的压力会非常大。“毕竟,姚明运动员时期,每届奥运会都能率领中国男篮参赛,甚至亲自担任中国代表团旗手。连续两届无缘奥运会,他也不好向各方交代。”

中国男篮如果真的无缘巴黎奥运会,会有什么后果?前述知情人指出:“在‘体育强国建设’,‘振兴三大球’的语境下,男篮若连续无缘奥运,就显得与时代精神背道而驰;从现实角度看,中国男篮若再度无缘奥运会,各大赞助商投入篮球领域的兴趣势必会有所降低。中国篮协终究还是要为国家队的战绩和各方要求、期待负责,不得不面对诸多残酷的现实。”

公开资料显示,国际篮联确实有相关规定,每个国家队可以归化一名外籍球员参赛。

据了解,李凯尔的经纪公司沃瑟曼高层和中国篮协较为熟络,他们向篮协推荐过李凯尔。同时,篮协也有其他渠道,考虑过一些其他人选。其中有些人选,篮协只是通过中间人与其经纪人试探性地沟通过,也有些人选仅仅停留在看过其打球录像而已,没有实质沟通。

前述知情人士强调:“因为归化确实不是个小事,篮协和体育总局起初还是有顾虑的。姚明曾和一些比较熟的人,‘有心无意’地提到过李凯尔,询问大家觉得他怎么样。”

2022年底连任中国篮协主席后,姚明首次对外正面回应了归化球员的问题。他先定了个“调子”,表示中国篮协对于归化持开放态度。“人选首先要符合国际篮联的规则,也要符合中国的法律和政策,以及能否给中国男篮带来提升,不仅是技战术,也包括文化融入。”

这个节点,中国篮协的归化工作仍处在变数极大的阶段,姚明对外表态也是“模棱两可”:“从这三方面来考虑,目前还没合适的归化对象,欢迎大家推荐。”

后经综合评估,李凯尔现役NBA球员的身份,正值当打的年龄,以及对中国文化的认同感,成为了各方认可的关键因素。归化人选范围也迅速收窄,李凯尔成了“唯一人选”。

今年6月13日,中国篮协副主席徐济成对外表示:“归化对中国篮球有利,但绝不是中国篮协一家能决定的,需要一套漫长的流程。现在走得比较顺利。耐心等待,必有收获。”

姚明在3日后的中国篮球媒体日上继续对外表态:“(归化事宜)到现在为止还在不断推进,请大家等待。篮协希望在球员归化问题上,摸清道路,避免来回拉抽屉。”

6月27日,李凯尔被人拍到现身上海,中国男篮主教练乔尔杰维奇也对外确认前往上海与李凯尔进行了沟通。知情人透露,李凯尔此行正是来中国办理相关手续。随后,李凯尔返回美国开启个人训练,目前尚不清楚何时与中国男篮汇合并加入合练。

据悉,不同于中国足球系由相关企业斥重金归化外籍运动员,李凯尔的归化几乎没谈什么金钱方面的条件。而且,李凯尔的母亲苏珊娜在其中起到了比较重要的作用,她非常希望李凯尔能代表中国国家队出战。

上世纪20年代,宝安县(现深圳市)平湖地区的一名客家中年男子李崇新为了生计,将妻子和儿子李玉楼留在国内,带着弟弟汤姆(中文姓名不详)去海外淘金,登上了前往牙买加的轮船。

远渡重洋抵达牙买加后,李崇新起了一个英文名塞缪尔,另与一名华裔女子组建家庭,并先后生下了很多孩子,其中一个女儿米莉亚姆于上世纪70年代移民美国,她就是李凯尔的外婆。

米莉亚姆的女儿,也就是李凯尔的母亲苏珊娜,对于身上的中国血脉非常感兴趣,一直在投入时间和精力寻亲。经过长期求助官方和民间组织,苏珊娜遇到了汤姆的后代,找到了现深圳市龙岗区的新木新村地址。

中国新闻周刊了解到,上世纪60年代,李崇新的弟弟汤姆依然在按月向老家汇款。虽然每个月只有3-5英镑(牙买加直至上世纪60年代初仍是英国殖民地),但按那个年代的物价水平,对于老家人的温饱生计无疑是一笔较大的补贴。苏珊娜正是通过汇票的信息得到了线年的返乡寻亲之旅。

“那次寻亲之旅,整个平湖街道有很多人过来围观,看热闹。村里有些小朋友听说他是NBA球星,就特意过来去跟他投篮玩一玩,他的亲和力也非常好。”李凯尔辈分上的侄子,深圳市新木股份合作公司副经理李宇雷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

当时,经由村中同辈最年长的表兄李天平介绍,凯尔·安德森依次与30多名家庭成员(李崇新之子李玉楼的后人)相互认识,随后被“赐名”李凯尔,并纳入族谱。李凯尔与李氏家人亲戚一起包汤圆、炒大锅饭,用筷子吃家常菜,喝白酒,甚至会在碰杯时压低酒杯。

李崇新的曾孙(李玉楼的孙子)李文庆目前担任村中另一家股份公司的副经理。按辈分算,李文庆是李凯尔的表哥。“其实五年已经过去了,我们也没有大庭广众之下去做什么宣传,其实我们现在和他本人(李凯尔),和他妈妈,也没再联系了。”李文庆说,“他确实是归宗认祖认回来了,是亲人不假,但本质上还是两个世界的人嘛,他们说英语,我们说普通话。”

“虽然是我太公在海外再婚的后人,不过既然归宗认祖认回来了,能代表国家队打篮球,能提升我们的名声,我们还是非常开心的。”李文庆说自己年轻的时候喜欢打篮球,现在也常看篮球,“NBA、CBA我都看,前些天还看了看中国女篮夺取亚洲杯冠军。”

李文庆表示,如果李凯尔有再次回新木新村探亲的打算,会和李家亲戚们商量,考虑再策划一些方式去招待他。

据了解,李凯尔代表中国男篮的首场比赛,定在了8月20日在深圳举办的“国际团结杯”。届时,李凯尔将首次穿上中国队球衣,与塞尔维亚队交锋。李文庆和李宇雷都表示,如果主办方邀请,会号召李家的亲戚们前往观看。

虽然李凯尔认祖归宗的故事和经历,确是一桩美事,但回归到竞技体育层面,李凯尔究竟能为中国男篮和中国篮球带来什么?

球迷之所以称李凯尔为大锤,是因为认为他与电影《万万没想到》中白客塑造的角色“王大锤”神似,但在NBA球迷中,李凯尔还有另外一个绰号——“人类蠕动精华”,这个绰号来自于他缓慢的移动速度和特殊的打球节奏。

一位现任CBA某俱乐部主教练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李凯尔加入中国男篮,只能说中国男篮打进巴黎奥运会增加了一定的概率,但不是绝对的把握,需要看他和球队的磨合情况,以及临场发挥。世界杯比赛竞争压力还是很大的,我们自己首先不能发挥失常,在至少正常发挥的前提下,还要对比看菲律宾、日本等主要竞争对手的发挥和战绩,因此变数还很大。”

“据我了解,现在确实已有赞助商开始考虑李凯尔,但还没有很深入。”日曜体育创始人张宾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如果李凯尔能带领中国男篮打出一些不可思议的表现,得到巴黎奥运会门票,同时持续展示他对于中国文化的认同和亲和力,相信商业价值有进一步提升空间。”

曾经运作王治郅、巴特尔赴美的篮球经纪人夏松认为,不宜将李凯尔当作中国篮球的“救世主”。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目前看,归化李凯尔除了是争取巴黎奥运门票的‘捷径’之外,什么都不是。”

无疑,这代表了相当一部分体育界人士对于归化的态度。其核心观点在于:依靠走捷径,或许会获得短暂的“治标”成功(即获得巴黎奥运参赛资格),但作用和效果并不会长久,甚至会持续削弱解决问题,也就是“治本”的动力。

当今中国男篮,整体实力较姚明时期和更早“黄金一代”严重下降,已成公认的事实。中国篮球“治本”的问题同样不容回避。

夏松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2008年奥运会前,中国男篮是世界篮坛的一支劲旅,世界各国都对中国男篮存有一定敬畏,但是在2008年之后,这种敬畏感正在消失。“据我所知,一些国家的专业机构,持续在追踪中国球员的动态,作专业分析评估,但对于中国球员的能力和发展上限普遍评价不高。”

“国家队层面,确实是有能力和担当的新鲜血液匮乏。换言之,如果中国男篮完全可以凭自身实力打进奥运会,那还有归化的必要吗?”前述受访CBA教练反问。

姚明不是没有做出过努力,其出任中国篮协主席后,曾大力推动体教融合,CBA选秀大会是姚明掌舵篮协后持续推动的改革之一。理论上,选秀大会应是中国篮球持续扩大选材范围的活水来源。但社会转型,体教分离的痛点难解,导致CBA选秀难觅有实力、有担当的后辈新星。

目前,CBA选秀已启动7年,各队从大学选来的球员中,还没有任何一名球员能在国家队立足,离开职业赛场的也不在少数。

而CBA各队,无论国企还是民企背景的职业篮球俱乐部培养后备人才,整体质量虽然强于高校,但人才涌现率和成才率,也无法和过去相提并论。

“目前看,把篮球青训完全交给学校、企业(俱乐部)、市场,很难培养出国家队需要的,能达到国际级水平的人才。”夏松呼吁,应该在一些条件适当的省份,恢复专业队模式并在过往的基础上进行改良,“找回国家的体制优势,让更多的运动员在更专业、严谨、要求更为严格的基础训练环境中,逐渐成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