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名导演、到民族英雄、再到在法庭上服毒的战争犯波黑内战逆转了他的一生

原标题:从名导演、到民族英雄、再到在法庭上服毒的战争犯,波黑内战逆转了他的一生…

2017年11月29日,荷兰海牙国际刑事法庭,一名满头白发的前南斯拉夫军事战争犯正在焦急不安地等待着法官对他的宣判。 他叫斯洛博丹-普拉亚克(Slobodan Praljak)、今年已经72岁,他与其他5人一起,已经在4年前因为在波黑内战中“永久驱逐波黑”等20多项罪名被判处20年有期徒刑。 他们不服,提出上诉。 29日这一天,是二审的宣判日。 最终结果并没有得到改变:法官驳回了6名被告的绝大部分上诉内容,并缓缓吐出那几个熟悉的字眼:普拉亚克,依法被判处20年有期徒刑。 法官依然在宣读着剩下的判决内容,然而就在这时,普拉亚克突然打断法官,以一种悲伤的腔调说到: “我不是战犯!” 他一边说,一边从身上拿出一瓶液体,打开盖子,递向嘴边。 法官大喊:“Stop please ,please dont…” 法官还没说完,普拉亚克已经将瓶中的黑色液体一饮而尽,他继续喃喃说道: “我刚刚喝了毒药。我不是战犯,我反对对我的定罪。。。” 普拉亚克被紧急送往医院,但最终不治身亡。 有人说,他这是以死明志。克罗地亚总理安德烈·普连科维奇也在新闻发布会上痛心疾首地说道:“他的行为是在为六名克罗地亚族人在道义上受到的不公正控诉。。。我们对裁决表示不满和遗憾。” 也有人说,他根本就是畏罪自杀。当年的波黑战争里,无数人因为他们的煽动而惨遭屠杀。。。 那,斯洛博丹-普拉亚克究竟都做了些什么,以至于人们无法对他的评价和裁决达成一致? ============================ 斯洛博丹-普拉亚克于1945年出生于波黑南部克族聚居区的查普利纳的一个军人家庭。 普拉亚克是个学霸,一开始的职业计划是电机工程师:以4.0分(满分5.0)的加权平均成绩毕业于萨格勒布电机工程学院。。 但比起与油腻腻的电机打交道,普拉亚克更向往文艺高雅的生活: 他继续学习,拿到了哲学、社会学、和艺术类学位。 他先后在波黑的几大城市里当上剧院导演,80年代时他还执导了几部在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有一定影响力的电视剧。 他还是个作家,大学里也聘请他去当教授。 他可以在艺术领域继续有所作为,也可以在技术领域贡献力量。然而啊。他生长在波黑,生长在风雨飘摇中的南斯拉夫联邦。一个有抱负的人处于这样一个早已暗潮涌动的社会环境中,注定要有不平凡的一生。 1991年,矛盾日益激化的前南斯拉夫内战爆发,毫无军事教育背景的普拉亚克志愿参加了新成立的克罗地亚国军。 他向上级表示,他可以领导军队。然而军官们怎么都不相信这样一个文艺界大亨可以上战场指挥厮杀。。。无奈拗不过普拉亚克的坚持,克罗地亚国军给他分了一只由知识分子和艺术家组成的“杂牌军”。。。 就是这样一只别人都认为是去打酱油的非专业军队,在普拉亚克的领导下,竟然在前线成功击退了兵力和装备都占有压倒性优势的南斯拉夫人民军和“克拉伊纳塞族共和国”军。 经此一役,这位名导演成为了克罗地亚家喻户晓的传奇英雄。 前南斯拉夫内战只是这场90年代悲剧的开端,1991年6月起,这个有着社会主义理想的联邦国家开始解体,前南斯拉夫的八个联邦构成单位在选择前途时都各自发生了不少分歧,其中,波黑国内更是气氛紧张得如同随时要喷发的火山—— 波黑的、塞尔维亚族和克罗地亚族三个主要民族就波黑前途发生严重分歧: :南斯拉夫玩废了,我们独立吧,建立个统一的中央集权国家! 克罗地亚族(简称克族):嗯,跟着南斯拉夫是不好混了,我同意独立,但我希望是建议松散的邦联制国家。 塞尔维亚族(简称塞族):说好的一起建设社会主义呢?你们这些忘掉初心的家伙!我反对独立! 塞族在这种情况下便显得有些势单力薄。1992年2月19日,波黑在境内塞尔维亚人的情况下,就独立问题举行公投。公投结果是约占人口62.8%的族和克族支持独立。 3月3日,波黑议会在塞尔维亚人议员缺席的情况下宣布独立。。。 塞族人懵了:这是把我们当小透明?? 但一切都晚了,4月6、7日,欧共体和美国相继承认了波黑独立国家的合法性。 这时候,被无视的塞族人干了件大事来怒刷了存在感:宣布成立“波黑塞尔维亚共和国”,脱离波黑独立。 至此,波黑3个主要民族间的矛盾骤然激化,波黑内战全面爆发。 在波黑内战中,1993年,普拉亚克与他的盟友们曾试图建立“黑波克族共和国”,将莫斯塔尔市设为首都。在这期间他一直扮演着波黑克族军事力量的总指挥人物: 克罗地亚国防部驻“黑波克族共和国”国防部和“克族防卫委员会”的代表、“克族防卫委员会”的总参谋长。。。 普拉亚克任职期间,民间评价对他褒贬不一: 他放行联合国难民问题署人道主义车队进入莫斯塔尔,受到舆论赞扬; 而同时,谴责声也不断:大肆破坏莫斯塔尔古迹、以及所谓的“迫害克族聚居区的族平民”。。。 这场让20万人死于非命、200万人流离失所的波黑内战一直持续了近4年,这其中还不乏西方国家的军事干预。。。 而三个参与战争的族裔在战争中的位置、以及国际对此的舆论也有着微妙的变化。。。塞族曾在聚集的斯雷布雷尼察制造了大屠杀事件;克族、也与几起骇人听闻的屠杀事件逃不了干系。但也许是由于西方势力的介入,最终国际舆论更多地倾向于同情族。 1995年12月,联合国通过决议,要求北约以空袭来制止战争。。。 北约的轰炸声迫使塞族签署了代顿和平协议,这场血雨腥风的波黑战争终于结束。之后,海牙国际法院向犯有战争和种族的塞族战犯发出通缉令,在全球范围内缉拿。 离开战场的普拉亚克又开辟了新的领域:商界。 他创办自己的公司,收购一家重要烟草公司的股份,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做到身家数亿。。。 可是,他却没法从波黑内战的梦魇中逃离: 作为波黑内战时期克族的主要指挥人物,他受到了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的通缉。。。 2004年,普拉亚克向该法庭自首,他受到的指控是: 于1993年5月到11月在“黑波克族共和国”任职期间,对穆族平民进行了种族清洗、永久驱逐波黑、破坏古迹、故意杀人、不人道待遇等20多项罪名。 最终,普拉亚克被判罪名成立,获刑20年。 他不服法庭判决,继续上诉。 后来,就出现了文中开头的那一幕。 那,这些加在普拉亚克头上的罪名是否真的成立? 有一种说法是这样的: 普拉亚克在克罗地亚国军任职期间的行为并没有受到任何的指控,前南国际刑事法庭对其所有的指控都集中于1993年5月到11月在“黑波克族共和国”任职期间。 而这个时期,正是波黑克族与塞族结盟,共同围攻的时期。 而前南国际刑事法庭的立场是“亲穆反塞”,因此,普拉亚克可以说是作为“塞族盟友”被起诉的,由此他便感到冤枉。 而最大的罪名“种族屠杀”,这个就更复杂了。 由民族矛盾引发的战争,往往意味着不可避免的种族屠杀。而这样的种族屠杀通常有三种主要因素在相互作用: 各自立场政治家的野心,流氓暴徒的趁虚而入,以及,冤冤相报的无尽仇恨。 一旦被卷入之后便难以脱身,只得无奈向前。 在这股洪流中,普拉亚克或许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或许是一颗被高层政治家利用的棋子,亦或许只是一个替罪羊。 而对于他的评价,波黑境内的们视他为冷血刽子手,而克罗地亚人依然奉他为民族英雄。 只能说,历史是胜利者决定的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