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父母为报恩将亲生女儿送给糟老头为妻2016年卡普兰案

毋庸置疑,自己接受了他人的恩惠,给予一定的回报以示感谢,这也是理所应当。

比如美国的萨维利亚和丹尼尔夫妻,他们的所作所为非但算不上报恩,反而是不折不扣的禽兽行径。

萨维利亚和丹尼尔夫妻俩是生活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阿米什人,阿米什人是由宗教群体衍生的联合居住群体,他们住在美国政府特批的社区中。

作为因躲避宗教迫害而逃难的宗教团体后裔,阿米什人秉持着200~300年前的生活方式,并且用严格的法律约束族群。

他们坚持追寻祖先逐水草而居的放牧,以及找寻沃土进行农耕的方式生活,低欲望,无浪费是他们的信条。

所以在科技水平高度发达的美国,当人们看到点着煤油灯、吃着手磨面粉制作的糕点、用传统手艺去打铁、纺织、镶嵌和刺绣的阿米什人后,会有一种时空穿越的感觉:

似乎这个地方就是17世纪的北美大陆,而社区外,宾夕法尼亚州高耸入云的摩天大厦,不过是对科技社会抱有期冀的人们的一场未来梦罢了。

值得一提的是,阿米什人极度厌恶机械和电力,虽然在他们的教义里没有提及,但是这一点可以理解成他们在生活中潜移默化养成的习惯,是一种深入骨髓,且难以改变的生活方式。

然而,趋利避害是人类的本能,天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却生产效率低下的阿米什人,终有一天体会到了机械和电力带来的好处:

灌溉系统让苗木远离了烈日的炙烤、运输车辆取代马车大大提高了运输效率、电视机带来了快乐又丰富的娱乐生活;当阿米什人尝到这种甜头后,就会像毒瘾一般难以戒断。

于是,第一批勇于吃螃蟹的阿米什人,将柴油发电机和农用机械带进了阿米什社区,并且顺利享受到了科技红利。

嫉妒和憎恨是人的七宗罪之二,很快,阿米什社区里爆发了激烈的内讧,古板又坚定的原教义主义者对引入科技的行为提出了激烈的批评!

而尝到甜头的新教义主义者,却坚持认为科技只会提高阿米什人的生活质量,有益于种群的延续。

两派都有不少支持者和追随者,长期的争执过后,却始终无法拿出统一意见,这也导致了阿米什社区的分裂。

萨维利亚和丹尼尔就是典型的原教义主义者,他们对这种毁坏传统的行为非常愤怒,却又无力改变现有局面。

说干就干,在又一次和社区新教义主义者爆发了冲突后,萨维利亚和丹尼尔立刻回到家收拾行李,带着9个女儿走去了阿米什社区的大门,沿着原始的土路,向着远方的地平线走去。

冲动过后,作为一家之主的萨维利亚也开始思考,要如何养活自己这一大家子人。

很快,一家人沿着土路来到了一处农村,这里离城市较远,起伏的庄稼让众人感受到了一丝熟悉。

在社区里,萨维利亚一家人有自己的土地,可是眼前高耸的篱笆、分明的房屋和没有丝毫空余的耕地,都在告诉他们这片土地已经有了归属。

上文提到,阿米什人一直过着上个世纪的生活,与现代生活完全脱节,这一家子人就这么离开了那里,很难一下子适应,眼下又没有土地耕种,他们变得十分茫然。

幸运的是,阿米什人没有货币,社区里的通用货币还是美元,所以萨维利亚和丹尼尔身上还有少量的美元。

为了填饱肚子,一家人来到了村里的快餐店,即使快餐的价格吓了夫妻一跳,他们也不得不掏出仅有的美元去果腹。

没过多久,这点少得可怜的美元也耗尽了,再加上萨维利亚和丹尼尔也不会赚钱,这家人几乎到了山穷水尽的绝路了。

就在此时,一家人的大恩人出现了,一名叫做李·卡普兰的农场主发现了一家人。

一开始,李便通过着装猜到了他们的身份,本以为他们只是路过村子,所以就没有靠近这一家人。

不过几天之后,李又发现这一家人似乎无处可去,还总是用生无可恋的眼神狠狠地盯着快餐店的宣传画,他就猜到一家人应该是陷入窘境了。

为了帮助他们,富有的李为一家人购买了汉堡和炸鸡,并以此举获得了对方的好感,在随后的交谈中,萨维利亚将自己对社区的不满和出走的过程,悉数告知了李。

听完了这名老实人的讲述后,李对一家人,尤其是父亲萨维利亚的立场表达了理解和支持,并且又掏出了一打美元交给萨维利亚,希望他们能走出困境。

给完钱后,李又询问萨维利亚,是否拥有赚钱的能力。在得到了否定的答案后,李给出了一个新的建议:

让一家人居住在自己的农场里,并且帮助自己照顾庄稼,作为回报,李会承担一家人的全部开销。

这个提议让萨维利亚和丹尼尔欣喜若狂,要知道李的农场占地面积巨大,还有不少农舍,对于低欲望的阿米什人来说,只要有几间屋子和用来耕种的土地,那么自己和家庭的生存就不成问题。

此时,在萨维利亚的心里,无论未来的生活有多艰难,李都是全家的大恩人,他和妻子丹尼尔打定主意,一定要在李的农场努力劳作,帮助他收获更多的粮食。

上文说到,萨维利亚和丹尼尔住进李的农场时,带着9个孩子,巧合的是9个孩子都是女孩,最大的女儿只有14岁,最小的只有两岁。

虽然阿米什人的女儿们从小就学习务农,但是客观地说,男性和女性生理结构的差异,注定了女性在农耕领域生产效率较低的结果。

再加上女儿们基本处在青春期乃至儿童期,骨骼和肌肉还未发育完全,她们的生产效率可想而知。

萨维利亚和丹尼尔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虽然李从未谈及过这个问题,但是一辈子在黄土里刨食的夫妻,却知道自己一家子人拖了机械化耕种的后腿。

于是,经过夫妻俩的商讨,最后决定,把女儿送出去,给恩人当礼物,而且李还欣然接受了!而那时他们最大的女儿都还尚未成年。

接着,女儿们都陆续被父母送了出去,而这位恩公也来者不拒,与这些未成年的姑娘们发生了性关系。

此后,萨维利亚和丹尼尔就成为了李的岳父母,双方亲上加亲,快乐地生活在一起,萨维利亚的女儿们,甚至为李生了3个女儿。

不过这种违反伦理的情况,很快引起了邻居们的注意,他们发现李经常带着不同的未成年少女散步,并且随时对她们进行亲吻和抚摸。

种种“不寻常”的情况让邻居们选择了报警,然而警方却一直以不干涉私生活为由进行推诿,让这场闹剧持续了数年之久。

农场之内,12名未成年少女(另外3名少女是这9位少女为李生的孩子)居住在地下室或者杂物间里,每晚李会指定某位姑娘进入自己的卧室,当问及到她们和李的关系时,少女们则表示,自己是听从父母的安排,成为了李的妻子。

经过统计,在这些少女中,至少有6名少女明确表示和李发生过性关系,其中最小的一名少女当时只有区区6岁,但是她们都认为李是自己的丈夫,与他发生性关系,生下孩子都是应该的。

最终,警方逮捕了萨维利亚和丹尼尔夫妻以及李,他们将分别以诱拐儿童、未成年人、重婚等罪名受审。

令人欣慰的是,3人有很大可能被送进同一所监狱,所以萨维利亚和丹尼尔夫妻还有足够的机会去“报恩”。

阿米什家庭萨维利亚一家的悲剧在美国并非个例,无知愚昧的神棍父母、别有用心的富有流氓、以未成年为乐的富豪,娈童频发的教会,美国未成年儿童面临的危机十分复杂。

更可怕的是,犯罪者们总有冠冕堂皇的借口,为自己的犯罪行为开脱,只要有钱聘请强大的律师,许多犯罪者会逃脱法律的惩罚,在阴暗的角落继续自己龌龊的勾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