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研究整合趋势中的元研究

长期以来,学术研究成果通常以单一而非聚合的方式进行最终呈现和评估,如单篇论文、数据集等。这种学术研究模式正在发生改变。当前,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重视研究整合,即将多种研究成果结合在一起,验证同一个概念假设。这种研究模式既可用于定量研究,也可用于定性研究,其总体目标是让不同的研究成果更具普遍性和适用性。

美国堪萨斯州立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助理教授托马斯·K. 克勒门(Thomas K Kelemen)等人近日于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官网发文表示,在研究整合的过程中,元研究(meta-research)对于研究成果的深入理解和交流颇有益处。元研究对某一学术领域的研究成果进行分析梳理,总结研究现状,反思研究中存在的问题,进而提出新的研究路径,是一种更高层次、更具有反思意义的学术研究,而对元研究本身进行研究也有助于推动其进一步深化与发展。围绕元研究的基本问题和发展趋势,本报记者采访了有关外国学者。

一些新闻的标题经常以“科学表明……”“最近一项研究证明……”作为开头,表明了对科学证据的重视。然而,克勒门等人表示,其中有一点未引起足够关注,就是任何一项研究都存在权衡与局限,而当人们阅读此类研究文章时,很难了解其中的背景知识。显然,在将一系列专业的、高度技术化的知识和信息传播给政策制定者和相关受众时,需要进行一定的转化。在此过程中,从事该研究的学者可以通过各种方式解释其研究成果,但这种做法可能会造成更多的困惑。

例如,在一个司法案例中就出现了经济学家对于同一议题意见不一的情况。在美国“公平录取学生组织”(SFFA)诉哈佛大学一案中,SFFA指控哈佛大学一贯歧视美籍亚裔申请者。两位来自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与杜克大学的经济学家出庭作证,在提供论据的过程中用不同方法得出了相互矛盾的结论,让公众和法官难以辨别真伪。克勒门表示,学界也存在不良行为者,一些研究结果可能是建立在捏造数据基础上的谎言。无论如何,单项研究成果很难被理解和阐释,读者很难具备评估每篇学术文章的能力,在这种情况下,元研究就成为学界的必然选择。

澳大利亚昆士兰科技大学公共卫生与社会工作学院教授阿德里安·巴奈特(Adrian Barnett)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元研究也被称为元科学,即研究之研究、科学之科学。“我们可以把研究做得更好吗?目前研究中存在哪些问题?”对于此类反思性问题,学者们可以通过元研究的方法予以解答。美国斯坦福大学元研究创新中心联合主任约翰·P. A.伊奥安尼迪斯(John P. A. Ioannidis)表示,元研究是对研究本身的研究,其中包括研究的方法、报告、可重复性、评估等。随着科学研究的不断发展,知识创新的机遇以及科研诚信与有效性面临的挑战并存,元研究使用跨学科的方法可以研究、促进和捍卫科学的稳健性。

伊奥安尼迪斯认为,尽管大多数科学家都有自身专注的领域,但在某种程度上,每位科学家都是元研究人员,元研究的鸟瞰视角与专注特定领域的研究方法并未分离。根据伊奥安尼迪斯的经验,新研究的灵感往往来自于在进行特定领域研究时遇到的问题或出现的错误。当该领域的元研究指出其中的具体问题并进行建设性批评时,研究人员就更容易改进和提升。科学仍然是人类进步的主要驱动力,但如何以最好的方式对科学活动进行资助以及激励高质量的科研工作,仍是当前需要解答的课题。放任研究实践面临的偶然性、偏见、方法层面的无知,是一种非常低效的行为。因此,学界需要元研究来避免浪费精力,并进一步优化资源。元研究可以协助传播有效的研究实践并摒弃无用的成果,大大提高有用科研成果的产量和转化率。

元研究考察的是知识生成的过程与规范,其对象是已经发表的研究成果。元研究在许多方面已经成为科学研究的关键。比如,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教授亚当·格兰特(Adam Grant)在著作《重新思考》中强调,在理想的世界中,每一个见解都将来自元研究。事实上,一些引用率较高的文章中就有元研究类,因为这些文章综合了大量文献,更易被学者引用。克勒门等人从以下三方面阐释了元研究具有的优势。

元研究是一种高层次的研究整合。科学前进的步伐缓慢而渐进,这个步调是为了保证研究结果的相对稳定。然而,结果就是任何一项研究都非常细化和集中。面对此类研究,如果没有结合背景进行一定的转化,那么读者是很难理解如此细化的成果的。元研究可以从更高的视角出发,尝试覆盖诸多领域,以确保文章能够保持全局性和普遍性。克勒门等人合作开展了一项元研究项目,系统评估了77项声称使用了工具变量这一统计技术的研究。该研究侧重于如何将工具变量融入科研,以提高结果的稳健性,并采取循序渐进的方法将所有相关内容整合在一起。这种覆盖面的广泛性,确保了研究结果及其影响的可识别性,对于非学术领域的读者来说非常重要。

元研究具有平衡性。同行评议是由刊物编辑邀请具有专业知识的学者,评议论文的学术质量,并提出判定意见。该过程有助于剔除一些不严谨或具有误导性的研究,提高科研质量。然而,为了在同行评议中有更好的表现,研究人员会非常积极地展示即将发表的成果,导致许多研究被迫只展示某一具体方面。在此情况下,研究成果的独特性与研究人员的自信态度,比思想开放和谦逊等特质更受到重视。而元研究的优点之一就是描述性很强,不会关注任何特定的领域,研究人员通常会尝试对某一领域的现状进行平衡的概述。例如,克勒门等人在对工具变量的回顾中,讨论了该方法在多种情况下的操作方式,最终呈现结果尽可能详尽和具有代表性。如此,元研究成为实现科研平衡的最佳方法之一。

元研究具有反思性。科学家经常被称为专家,然而,这一称呼可能会混淆科学家也是有缺点、偏见和盲区的人的事实。个人容易犯错,因此科学的发展道路也经常充满停顿与波折。不幸的是,当一位科学家的发现获得报道时,这一事实可能会被忽视。于是,当元研究以较大的视野比较各种研究方法和研究成果时,读者便可以通过关注科学共识,更容易识别各类研究的不一致性以及其中存在的弱点。元研究要求研究人员是批判性的,着力揭示某一领域的不足之处。好的科学应该是具有反思性的,学界不应该专注于单个专家学者的意见或论据,而要重视能够推动科学进步的集体智慧。

元研究是一个很新的领域,在过去几十年间发展起来。巴奈特最早被元研究吸引,是因为接触到了曾任英国牛津大学医学统计学教授的道格·奥尔特曼(Doug Altman)及其同事有关元分析(meta-analysis)的研究成果。元分析是一种定量分析手段,通过运用一些测量和统计分析技术,总结和评价已有研究。奥尔特曼等人考察了卫生研究领域的研究人员如何呈现研究成果以及其中的差别,并开发了EQUATOR指南,旨在增强研究成果报告的透明性与准确性,提高已发表研究文献的价值与可靠性。对于元分析,奥尔特曼作出了有开创性的理解,并预见到了研究整合的重要作用。目前,元研究主要在欧美国家受到关注,巴奈特认为这一重要研究领域应得到广泛推广。

此外,元研究应该涵盖整个研究过程。巴奈特解释道,从研究人员如何获得资金、提出问题、开展研究、报告研究、对研究进行同行评议,以及如何将研究转化为政策和实践,都应纳入其中。“元”(Meta)意味着研究人员要后退一步,从而获得更广阔的视野,研究过程的任何部分都可以而且应该被研究。作为一名统计学家,巴奈特最感兴趣的领域是如何使用统计数据。他发现,现实中有许多研究人员甚至不了解P值和样本量计算等基本概念。因此,研究人员有必要放慢速度,从元研究视角出发先研究统计方法,避免浪费后期用于数据收集等其他任务的时间。

当然,元研究也存在一些风险和不足。美国东康涅狄格州立大学心理学助理教授克里斯塔林·肖特斯-派得尼特(Kristalyn Salters-Pedneault)表示,研究人员存在的一些偏见可能会影响元研究的有效性与可靠性。首先是出版偏见,例如统计检验显著性更强的文章更容易被发表。其次是搜索偏见,使用不同的关键词或策略搜索数据库将会产生不同的搜索结果。最后是选择偏见,研究人员需要从大量的研究中选择所需的资料,而不同研究资料的可信度和质量可能不同,这会影响元研究的权威性和科学性。这些问题都应引起研究者的重视,以更好地推进元研究的发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