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无尽头》:八十岁他的青春期才刚刚开始

超现实主义者、乐观主义者、世界主义者……贴在亚历桑德罗佐杜洛夫斯基上的种种标签都无法限制他自由的创作。同样,衰老也并不对他的才情构成任何威胁。这位出生于1929年的智利导演,如今在奔九的路上狂飙突进,拍片、写诗、办讲座、发twitter……已然白发苍苍的他,却如同少年般精神矍铄地活跃在艺术的各个角落。继2013《现实之舞》后,他的第二部自传性电影《诗无尽头》在今年戛纳电影节导演双周登场。

《诗无尽头》的诞生本来就是一个奇迹,拍摄曾一度陷入资金困难的窘境,而在社交网络上混得风生水起的佐杜洛夫斯基突发奇想,众筹让这个原本奄奄一息的项目重新焕发了活力。如今,已经完成影片的佐杜洛夫斯基带着轻松的神情重新回到大众的视野中。《诗无尽头》是一部私人性质浓郁,却带有强烈感官冲击的影像日记。佐杜洛夫斯基在影片中以浓烈的色彩,炙热的场景,回忆了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在首都圣地亚哥与一群超现实主义艺术家厮混的疯狂岁月。充满狂欢色彩的电影是导演对自己青年岁月的深情一瞥,也是他与家庭尤其是父亲的和解。有人四十便迟暮,有人八十青春期却刚刚开始。佐杜洛夫斯基恰好是令人艳羡的后者,精神矍铄,滔滔不绝,像一个老顽童,充满好奇地注意着这个糟糕世界每一个角落的动向。

杂货店、马戏团和午夜时分充满超现实感的咖啡馆……佐杜洛夫斯基在影像的世界里重建自己的青年时代。他甚至叫来了自己习舞的两个儿子,在影片中分别扮演自己和自己的父亲。一时间,拥有亲缘关系的个体打破代际的隔阂,跨越时空界限,在银幕上并作一团。作为上个世纪的cult片大神,佐杜洛夫斯基的影像世界从不掩饰疯狂的色彩,他热衷于用鲜血和战斗,来展现非理性行为蕴藏的巨大能量,也曾毫无顾忌地征用鲜艳的色彩,为人类动物性的本能呐喊助威。《诗无尽头》同样充满着爆炸性的瞬间,光是万人体育馆中那场躁动不已的马戏表演,就已让观众目瞪口呆。难以想象已过耄耋之年的佐杜洛夫斯基在如此庞大的片场指点江山时,是怎样一种遒劲而睿智的姿态。

如果说一切的疯狂都终将平息,那么《诗无尽头》则将诗意融化在每一次情绪的大起大落中。佐杜洛夫斯基的人生故事本身就是一个超现实的魔幻舞台,有那么多澎湃的幻想和鲜艳的色彩。他是拉美超现实主义的最后捍卫者,在电影中,与过去的自己达成和解。(编辑 李二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