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卡里莫夫时代”的乌兹别克斯坦能否保持稳定

新华社莫斯科9月5日电(记者胡晓光)乌兹别克斯坦政府3日为病逝的卡里莫夫总统举行国葬。卡里莫夫是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的缔造者,他的辞世引发外界对该国政局走向的关注。

观察人士认为,不管是乌兹别克斯坦政界和军队,还是与该国利益攸关的外部力量,都希望这个中亚国家在“后卡里莫夫时代”保持稳定。在此背景下,乌兹别克斯坦政权过渡有望平稳进行,其对外政策优先方向也不太可能发生重大变化。

1991年8月31日,乌兹别克斯坦宣布独立。同年12月30日,卡里莫夫当选为乌兹别克斯坦首任总统并连任至今。在他的领导下,乌兹别克斯坦社会稳定、经济发展、民生改善,国际地位显著提高。

俄罗斯独联体问题专家托杜阿认为,卡里莫夫确保了乌兹别克斯坦的稳定。在中亚这样各种矛盾交织的地区,如果国家政权不稳固,就无法维持政治和经济的稳定。

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莫斯科中心专家马拉申科认为,卡里莫夫在乌兹别克斯坦打造的政治体系“足够稳固”,短期内也不会发生变化。

俄罗斯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国际事务委员会成员莫罗佐夫认为,卡里莫夫去世后,乌兹别克斯坦极端势力有可能抬头,但该国政界和军队都希望保持稳定。他预计乌兹别克斯坦权力过渡不会导致中亚地区局势恶化。

乌兹别克斯坦大多数人口信奉教。该国独立后,一些极端分子曾试图以暴力手段颠覆世俗政权,建立宗教国家,遭到政府坚决打击。2005年,乌兹别克斯坦安集延发生骚乱,强力部门在卡里莫夫指挥下迅速平乱,击毙多名极端分子。

虽然极端分子很可能会利用政权过渡时机兴风作浪,但是观察人士认为这股势力短期内难成气候。经过多年打击,乌兹别克斯坦极端分子或被迫转入地下活动,或被驱逐出境,其中有一部分在叙利亚为极端组织“国”作战。

此外,乌兹别克斯坦是上海合作组织(上合组织)成员国。10多年来,上合组织在合作打击极端势力、保持地区稳定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观察人士认为,上合组织将帮助乌兹别克斯坦克服困难,保持稳定。

俄罗斯国家战略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国家战略问题》杂志主编库尔托夫认为,乌兹别克斯坦多年来奉行多元外交,其实质就是“不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俄罗斯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分析中心主任卡赞采夫指出,卡里莫夫特别看重“国家独立”,从一开始就奉行不加入一体化组织的方针,两度退出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并拒绝加入欧亚经济联盟。虽然卡里莫夫去世,但乌兹别克斯坦对外政策不会变化。

俄罗斯地区问题研究所所长茹拉夫廖夫认为,对乌兹别克斯坦来说,与邻国以及中国的合作更为重要。乌兹别克斯坦权力过渡未必会对俄乌关系产生负面影响,因为迄今为止双方的合作并不紧密。

卡里莫夫是中国人民的亲密朋友,是中乌关系的奠基人和推动者。他生前为发展中乌友好和促进两国各领域合作倾注了大量心血。观察人士认为,乌兹别克斯坦今后将继续以发展对华关系为对外政策优先方向,继续与中国推进务实合作。

卡里莫夫逝世后,乌兹别克斯坦总理米尔济约耶夫成为国家治丧委员会主席。卡赞采夫认为,这表明米尔济约耶夫出任下任总统的概率非常高。

根据乌兹别克斯坦宪法,一旦国家元首病逝或不能履行总统职务,最高会议参议院主席自动成为代总统,任期3个月,紧接着将启动总统选举程序。

观察人士认为,米尔济约耶夫和第一副总理阿齐莫夫是竞争总统职位的两大热门人选。

米尔济约耶夫生于1957年,从2003年起担任总理,深得卡里莫夫信任。有报道说,米尔济约耶夫还得到了军方支持。

第一副总理阿齐莫夫曾长期担任乌兹别克斯坦国家对外经济银行行长和财政部长职务,在首都政治精英圈中威望较高。

也有专家认为,乌兹别克斯坦是非常独特的国家,其政权过渡可能会持续很长时间,最终结果也有可能出人意料。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