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战前夕不闻人知的联合国间谍案

2004年2月,英国政府做出了一个看似无奈的决定,对被指控犯有泄露国家机密罪的前国家情报人员——29岁的凯瑟琳·甘解除刑事追诉。这个勇敢的女孩曾经是英国政府电子窃听中心(CCHQ)的一名中文译员。2003年1月21日,正在值班的凯瑟琳无意中看到一份由美国国家安全局首脑弗朗克·科扎发出的电子邮件,弗朗克在信中请求GCHQ协助搜集联合国总部的情报。

当时正值伊拉克战争前夕,海湾上空战云密布,联合国总部的气氛也非同寻常。为了安理会批准对伊拉克的战争,美国、英国和西班牙政府都在积极活动,力求使联合国批准对伊拉克实行战争的提议,而安理会成员国中,只有保加利亚向美英西伸出了橄榄枝。此外,还有6个国家一直在犹豫不决。为了在这6个国家中争取到5票,美国国家安全局使出了全身解数,弗朗克亲自出马指挥,向联合国总部派出大量情报人员进行情报活动。

富有正义感的凯瑟琳强烈反对对伊动武,关键时刻,她勇敢地站出来,向记者透露了美英等间谍机关的丑闻,结果英国《观察家报》将英美的这桩联合间行动露了出来,顿时在公众舆论引了轩然。英国情报机关很快就查到了凯瑟琳身上,凯瑟琳被指控犯有泄露国家机密罪,面临着2年的铁窗生涯。

英国政府突然对凯瑟琳撤诉,并非善心大发,而是确有难言之隐,随着法院调查的不断深入,英国间谍机关开始坐不住了,他们担心自己更多的秘密因此被公布出来,必须让法院立即停止调查。最终,政府只得以“证据不足”草草结束了这场闹剧。

凯瑟琳间谍案只是联合国总部间谍活动露出的冰山一角,在这个大厦里,间谍活动一直非常猖獗,似乎已成为公开的秘密。在这里,各个国家的外交人员云集,甚至一些相互没有建立外交关系国家的外交官也得在一个屋檐下工作,为窃听、策反工作提供了相当便利的条件。只要愿意,外交官可以成为双重或者三重间谍,这在历史上并不鲜见,被称为“联合国之父”的联合国创始人之一——奥尔杰尔·希斯就是一名出色的间谍。

二战前,希斯在美国农业部、国会、最高法院和司法部都任过职。1939年,他成为了美国国务院远东科的一名政治顾问,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是苏联间谍。希斯在官场上的发展可以称上是平步青云;1944年八九月间的教巴顿橡树园会议因起草了联合国而著名于世,希斯在这次会议上已经是执行秘书。在随后通过联合国的旧金山会议上,希斯一跃成为大会的秘书长。职位的升迁为希斯的间谍活动提供了便利的条件。雅尔塔会议后,希斯跟随美国首脑到了莫斯科访问,在那里,他受到了苏联外交部副部长安德烈·维申斯基的亲切接见,可见苏联方面对他的工作极为满意。

但是,希斯并非高枕无忧。叛变的苏间谍昌别斯一直在向美国情报机关泄露希斯的秘密。在1939年,昌别斯的告发材料曾经递到了总统罗斯福的手中。不过那时美苏正处于蜜月期,美国情报机构正全力以赴地和纳粹间谍进行着较量,根本没把昌别斯的材料放在眼里。1948年,昌别斯在众议院反美活动调查常委会录口供时,大肆渲染暗藏在美国的苏联间谍活动。这一次,希斯终于引起了美国情报机关的注意。在昌别斯举报的两天之后,希斯被带到反美活动调查常委会进行审查,杜鲁门总统也亲自出席了审讯。希斯表现出了一个优秀间谍应该具有的超人素质,在审讯会上,他坚决不承认认识昌别斯,结果众多议员被希斯搞懵了,连杜鲁门总统也承认:这出闹剧不过是政府想转移公众对通货膨胀的注意力。

然而国会里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打算忘掉希斯这个案子,其中有个人就是抓住不放,他便是共和党议员理查德·尼克松。他决心无论如何要弄个水落石出;既然昌别斯和希斯的供词相互矛盾,就说明有一方没有说真话。昌别斯为了证明自已说的是真话,供出了从希斯那里拿到的材料都藏在他马里兰州家的一只空南瓜里。调查人员按图索骥,找到了这只世界上最著名的南瓜,并且从中找到了昌别斯用来拍照文件的3卷未显影和几卷已经显影的微型胶卷。接下来的事实和尼克松开了个小玩笑。由于昌别斯一口咬定胶卷是1938年拍的,尼克松把它们送到柯达公司的实验室去鉴定,不料却让他当众出丑,专家们认定胶卷是1945年生产的。尼克松只好召开记者招待会表示歉意,谁知柯达公司又来电话说他们“出了错”,胶卷确实是1938年生产的。

南瓜案一直拖了好些年,法院最后指控希斯犯有提供伪证罪,但陪审团不能作出裁决,直到1950年1月第二次开庭才给他判罪;联合国之父被判处3年多的监禁。对杜鲁门总统来说,给希斯判刑是个很大的打击。至于尼克松,他自己也承认,如果不是“南瓜事件”把他弄得家喻户晓,他未必能当上总统。

联合国总部位于纽约市内,美国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联合国毕竟不是空中楼阁,这为美国情报机关提供了很多可乘之机,从联合国刚刚成立至今,美国一直牢牢地把握着这个先机。英国记者詹姆斯·班福德是个对电子间谍话动颇有研究的专家,他写的《秘密机构》一书描写了英国政府通讯总部和美国国家安全局这两家情报机构是如何窃听世界的。书中介绍,美国在联合国的间谍活动正是始于该组织1945年4月的旧金山成立大会,美国人运用先进技术在那里对各创始国代表团进行窃听。美国情报部门不仅截获了这些国家的所有信件还破译了一些国家的密码,其中就有法国。在美国眼中,联合国总部内的各国外交官就像在一起玩牌的赌棍,而美国可以依靠情报手段偷看对手的牌,从而领先一步。当年罗斯福使出浑身解数,务必要使联合国的成立大会在美国举行,多数代表团都很赞赏美国的这一慷慨举动,而罗斯福却另怀鬼胎:他是想让美国情报机关便于监听那些贵宾。

联合国成立大会,外国代表团代码化的电报也由旧金山一家最大的商业电报公司来发送。因为当时还执行军事检查法,所以电报公司必须把所有电报都交给当局审查。为了截获电报,美国还配备了专门的设备,截获下来的电文分别由46条专门电传打字线路传到陆军通信部队密码局设在弗吉尼亚州的总部。当时负责这一行动的是弗朗克·罗列特中校。据他说,工作量相当大,那些译电兵不得不十四小时地连轴转,不过收获也相当丰厚。照罗列特的说法,旧金山大会的成功召开在很大程度上还有赖他的情报工作。不管怎样,反正是证明了即使是在和平时期也很有必要开展情报工作,美国的情报工作就正是战后开展起来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